第一百零四章 想起一个人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12    作者:猫腻


(圣后出来的那章,我写了一个注字,在她大笑的时候,后来忘记把注的内容写出来了,我当时想说的是,请大家对照林青霞在电影东方不败里无声而笑的画面。

……

……

“是的,忧思过重。”

除了失眠、焦虑之外,陈长生又说了几个症状,与她的情况完全吻合,最后好像还提到了什么不调。

“够了!”

莫雨脸面微红,说道:“我承认你说的都是对的,直接告诉我,怎么治。”

陈长生有些奇怪,问道:“御医就算不能马上治好你的病,暂时缓解没有问题,你难道没有看?”

莫雨没有说话。

陈长生摇头说道:“讳疾忌医可不是好事。”

“你懂什么?”莫雨看着他,忍不住说道。

做为圣后娘娘最亲信的女官,大周朝不知多少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有些病,她可以看,有些病,她不能看,最初她自诊这病可能与心脉相关,她便断了请御医的念头。

忧思过重?她有什么忧思?

整个大陆都知道,她全家被抄斩,这就是她最大的忧思?

难道她对圣后娘娘还有怨怼之心?

所以,她不能治。

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忧思过重,以至于不能成眠。

直到今日被陈长生一言点破。

她盯着陈长生的眼睛,想了想杀死他还是相信他冒的风险更大些。

“你能替我保密吗?”她问道。

她和陈长生是敌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陈长生的承诺。陈长生想的要简单的多,既然开始问医求药,他们之间的关系便不再是敌对关系,而是医患关系。

为医者,自然要替患者保密,他点了点头。

“怎么治?要不要把把脉?”

莫雨想起他是计道人的徒弟,对他的医术生出些信心,抬起手伸到他的眼前,说道:“最好不用煎药。”

陈长生知道她为什么说最好不用煎药,因为有药渣便很难保密——想着这个看似风光的女子,实际上活的如此谨小慎微,每天如临深渊,不知为何,他对她的恶感减轻了些。

他伸出手指在她腕间轻轻一搭,没过多长时间便做出了自己的诊断,说道:“不用吃药也成,只是慢些。”

莫雨放松了些,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放松心情,多散散步,薏米熬粥混三七厚切,再然后……”

陈长生看着她眉眼间,那里残妆已净,却仍有一丝燥意,犹豫片刻后说道:“有些病症,待嫁人后自然就好了。”

莫雨微怔,然后才明白过来,双颊骤然生出红晕,眉间却是煞意大作。

她狠狠地瞪了他两眼,什么话也没说,身形微虚,便告消失。

陈长生走到窗边,看着消失在秋林深处的女子身影,摇了摇头。

走在林地厚实的落叶间,听着簌簌的声音,莫雨觉得心有些乱,微寒的秋风穿林拂面,她的脸却依然那般滚烫,先前被陈长生说不调时,她已极为羞恼,最后被他道破自己还是处子之身,更是羞怒交加。

如果陈长生是个年高德劭的老御医,自然无所谓,但怎么看,他都只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年。

落叶随着脚步而破,秋风随衣袂而动,穿过国教学院里的秋林,来到宫墙前,她渐渐冷静下来,回首望向林后那幢若隐若现的小楼,想起先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她居然对一个少年抛媚眼,还说了那么多不知羞耻的话勾引他?虽然现在已经知道那个秘密——少年不是自己的敌人,她面对他的时候很放松,可是……今天做的这些事情也太离谱了吧?

刚刚降温的脸颊,瞬间再次变得滚烫,美丽的双眼里羞恼之意大作,如果让人知道她今天在国教学院里对陈长生做的这些事情,只怕整座京都城都会疯狂起来。

忽然,她变得安静下来,在树林里在宫墙前站了很长时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萧萧落木飘在裙摆上,渐渐积厚,把她的身影衬得有些消瘦,孤单的厉害。

……

……

随着秋意渐深,冬天自然不再遥远,大朝试越来越近。

国教学院再次迎来了很长时间的一段平静,陈长生很珍惜这种平静,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修行与阅读上,轩辕破同样如此,唐三十六虽然很怀念院墙外的繁花世界,但遇着这样两名同伴,只好被迫勤奋起来。

藏书馆里,陈长生每夜引星光洗髓,虽然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修行没有任何进展,但他毫不气馁,从冥想到收纳的每个环节都做的一丝不苟,没有任何错漏之处。

轩辕破右臂的伤势逐渐好转,而且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如果能够在冬至前完全伤愈,在陈长生的指点下开始修行藏书馆里的那些宗派功法,说不定真有可能赶上大朝试的时间。

唐三十六修行不辍,真元数量与纯度不停得到提升,坐照上境的境界越来越稳固,早已来到通幽境的门槛前,但就像青云榜上那些同伴们一样,没有准备万全之前,他绝对不会冒险迈出那一步。

从坐照上境到通幽境,这道最陡也是最凶险的生死关,哪怕再天才的修行者,也会准备非常长的时间,即便是秋山君当年也用了整整一年时间,那还是在离山剑宗可以为他提供无数丹药帮助培元固本的基础上。

现在看来,唐三十六肯定是国教学院里第一个面临那道门槛生死考验的人,作为国教学院的第一个学生,陈长生当然不会眼看着他一人奋斗。事实上,陈长生已经做了很多准备。

首先是丹药。这些天,他和唐三十六趁着夜色偷偷潜进百草园里三次,取了很多世间罕见的药草与灵果,待需要的时候,他便会按照老师计道人教的方法开始炼药。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炼出不逊于离山剑宗、天道院这些地方的丹药。其次便是法门,他虽然洗髓未能成功,却也开始阅读坐照内观的相关书籍,希望到时候能够助唐三十六顺利过关。

在百草园里偷药草的过程很紧张,有些违背他的某些原则,但在生死重于一切的大原则面前,他根本没有想太多,只是看着石桌上那盏油灯的时候,他很自然地想起那名中年妇人。

然后他想起了落落。

如果不是落落在院墙上开了那扇门,如果不是落落曾经在百草园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是落落留在国教学院的金长史在他们偷药的时候暗中帮他们盯梢,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某天夜里,陈长生在阅读一篇坐照入通幽的前人笔记时,又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还是落落。

瞬间,他的衣背便被冷汗湿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