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腰缠十万贯(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28    作者:猫腻


当时湖边的那场对话是这样的。

唐三十六看着轩辕破右臂隐隐可见的如铁般的黑毛,问道:“狗熊?”

轩辕破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无恶意,说道:“熊。”

唐三十六喔了一声,说道:“果然是狗熊。”

轩辕破认真地想了想,狗熊和熊之间的区别,确认他是在嘲笑自己,说道:“唐三十二,你不是好人。”

唐三十六的脸sè变得有些难看,说道:“我说过,不要叫我唐三十二。”

轩辕破很坚持:“唐三十二,不是你自己说在青云榜上排多少就怎么叫的吗?”

“那是为了激励自己。”

唐三十六解释道,同时下定决心大朝试的时候一定要拼命,争取青云再换榜时能进前十。

轩辕破说道:“唐棠这个名字你也不喜欢。”

唐三十六说道:“太像女孩的名字。”

轩辕破的目光落在他胸口,说道:“像你这么尖酸刻薄的人,如果不是太平,真容易被怀疑成是女人。”

说完这句话,他扛着被砸断的半棵树向灶房走去,再也不理唐三十六。

这场无聊的谈话,最终以妖族少年胜利而告终。

他们对话的时候,陈长生就在不远处的雪地里疾走。

他走的很快,行走间有寒风相随,自然不是散步,也不是消食,是在修行——虽说有些莫名所以,但他应该算是过了洗髓这一关,体内开始有真元流动,只是经脉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好在他对这方面早有准备,落落和轩辕破的进步,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

问题在于,他的真元数量实在是太稀少,大朝试之前,又不敢再冒险去点燃一片雪原,如果他想有所作为,便需要想些别的方法,比如充分地利用他身体发生的那些异变——他现在拥有超过普通妖族的力量,拥有难以想象的速度与强度。

最终他决定把希望寄托在身法上,所以他决定继续研究耶识步。

耶识步是魔族不传之秘,他通读道藏,对此有所了解,能够背下那几千个方位,甚至教过落落一些简化的版本,在青藤宴上震惊全场——但当时关飞白的剑上没有附着真元,如果他想在大朝试上战胜那些修行者,只靠简化版本的耶识步远远不够。

雪地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他的脚印,在再次被风雪掩盖之前,构织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有时简洁,有时复杂,如果天空里的雪云散去,人们抬头望向星空,大概能够找到这些图案与满天繁星之间的联系。

就在这时,教枢处的马车到了国教学院,辛教士前来拜访。

陈长生和唐三十六有些意外。大朝试的报名程序早已经做完,都是由辛教士帮忙一手处理,教枢处甚至暗中将其余报名者的资料,也往国教学院送了一份,按道理来说,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大朝试马上就要开始,他还来国教学院做什么?难道就不怕惹出些非议?

金玉律端着茶壶,看着两名少年摇摇头,心想果然都是些好孩子,这种事情都不懂。

辛教士道明来意,原来是报名资料里有所遗漏,需要陈长生拿出花名册和印章再做一次确认。

办完这件事情后,辛教士没有马上离开。

陈长生让轩辕破端来一杯好茶,以示感谢。

辛教士端着茶,却没有喝,走出藏书馆,站到湖边的雪地里,看着对岸,忽然说了一句话:“想抵达彼岸,真的需要无上的智慧啊。”

他感慨完毕,把茶放回轩辕破的手中,看着众人笑了笑,便坐着马车离开了国教学院。

陈长生三人有些糊涂,不知道辛教士弄这遭是什么意思。

彼岸是佛宗的说法,佛宗早已衰败万年,很少被人提起,辛教士这句话是纯粹的感慨,还是有什么深意?

“这家伙,怎么忽然变得喜欢抒发幽思了?”唐三十六说道。

金玉律再也忍不住,骂道:“笨蛋,这么明显的漏题都看不出来?”

“啊?”轩辕破张着嘴巴,心想题目在哪里?

陈长生和唐三十六对视一眼,心想大人们做事真的很不靠谱,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不能说的更明确些吗?

大朝试分为文试、武试以及对战三场,教枢处对国教学院的照顾,基本都是落在陈长生的身上,按照他的具体情况,文试完全不需要担心,对战凭的是实力,没有什么题目,那么辛教士专程前来漏的这道题应该便是会发生在武试里。

“过湖?”

唐三十六走到湖畔,站在被轩辕破砸碎的半颗湖石上,望向数十丈外的对岸,有些不解,说道:“这很简单啊。”

“我自己过去挺难。”轩辕破回头望向陈长生,说道:“但要我把石头扔到对岸去,很简单。”

陈长生明白他的意思,没有接话,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得想想。”

轩辕破砸断的那棵树太粗,很难被劈成柴火。金玉律难得来了兴趣,把那半截树整棵点燃,然后把落落从离宫送过来的一只黑鹿悬在了上面,烤鹿这种东西吃的就是一个霸气,油脂横流,国教学院里很快便被肉香笼罩。

轩辕破站在烤鹿旁等着鹿肉熟,眼睛都不眨一下,唐三十六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盘子,咽喉不时动两下,只有陈长生不在篝火旁,哪怕大朝试马上就要到来,他也没有丝毫放松,严格地执行着自己的原则,像烤肉这种不健康的食物,怎么能吃?

他还在湖畔的雪地里疾行,借助身体的记忆,把耶识步的步法变成自己的本能——辛教士泄的那道题,对于他来说并不难,他现在至少有三种方法可以过湖,只是那样会暴露他的底细,对最后的对战不利,所以他还在想别的方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鹿肉烤好了,轩辕破在对岸的雪地里对着他喊了几声,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吃,然后便看见轩辕破开始用手撕肉,唐三十六开始用刀割肉,金玉律抱出一瓮好酒,却不肯分给两名少年。

陈长生摇了摇头,心想酒肉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的……不过,牛舌倒确实很好吃,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他爬上大榕树,站在树枝前端,看着雪停后的京都中的白屋黑檐,扶着腰沉默了很长时间。

京都之外,此时应该已是万里雪原。

他的身体里也有万里雪原。

可能就在他的掌心之下。

那些雪原都是星辉,随时可以转换成无数真元。

虽然现在他不敢去触碰那些星辉,但知道那些星辉存在,便让他安心很多

他现在就像一个拥有无数家财的贵公子,身上只剩下几钱银子,却不敢解开存放有十万两银票的包裹,因为那个包裹里还有一只恶魔,当你打开包裹的同时,那只恶魔也会跑出来。

如果是普通人,处于这种境地里,只怕早就已经要发狂,他却很平静。

有,总比没有好。

腰缠十万贯,就算没办法花,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站在树枝上,看着雪中的京都城,很是开心。

只是北新桥的井被封了,让他有些担心。

便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雪云里忽然被带出一道白烟。

白烟的最前端,是一只浑体洁白的鹤。

数声清亮的鹤鸣,白鹤扇着如雪的翅膀,落在了树枝上,压的树枝微沉。

它从南方长生宗归来,带来了徐有容的回信。

陈长生记得自己给徐有容亲笔写的那封信,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有些不解对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信,又有些好奇,她会在信里说些什么,还是不要误会,或者好自为之,又或者是给自己一张银票?

好吧,他承认最后那个想象太过恶意,她应该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从白鹤身上解下那封信,他拆开开始阅读,然后沉默了很长时间。

在信里,徐有容提到了青藤宴,向他表示祝贺,提到了大朝试,向他表示祝福,又说今年因为南溪斋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她不会回京都参加大朝试,陈长生在前封信里提到的想要面谈一次的要求,她没有办法满足。

最后她提到了白鹤,问他究竟是做过些什么,居然让白鹤对他如此亲近,又说不要误会,她只是对这件事情好奇,并没有别的意思,又说听闻你要拿大朝试首榜首名,对此她不方便评价什么,请他好自为之。

很好。

不要误会,好自为之。

两个词都有了。

陈长生摇了摇头,把那封信揉作纸团,准备扔到树下被轩辕破砸裂的冰缝里,不料白鹤紧紧盯着他,他只好把纸团放进了怀中。

想着徐有容在信中问到的事情,他对白鹤生出很多感激,亲热地摸了摸它的颈。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对白鹤说道:“你能不能在京都多停留几天?”

冬天刚过去,春意并未真正回归大地,京都街巷里探出墙头的依然是梅枝,不是桃花,树枝桠间只有初生的几抹茸绿,根本没有完整的青叶,就像晨时常有的雾气般,世界还绿的朦朦胧胧,大朝试便开始了。

(下章十点半前争取出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