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抽签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08    作者:猫腻


陈长生没有注意到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落落来离宫后,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但一朝回到过去的那些辰光,他很快便适应而且很习惯,而且他正在思考某些事情,有些走神。

文试的成绩他有自信至少排进前三,问题在于苟寒食应该也能进前三,就连天海胜雪的文试成绩也不会太差,如此算来,他要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便至少要在对战里进入最后一轮,那么还需要连续胜五轮。当然,如果苟寒食和天海胜雪以及文试最后交卷的那四名槐院书生,很快便被淘汰,那么他面临的压力很小很多,问题在于,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庄飞白、梁半湖、七间也是潜在的强敌,还有今天显得特别沉默的庄换羽,最令陈长生感到不安或者说警惕的,还是那名离群而立的单衣少年。

这名狼族少年没有文试成绩,那么无论对战成绩如何,都不可能拿到首榜首名,不会与他有直接的竞争关系,可万一他在前面数轮的对战里遇到这名少年那该怎么办?没有人想提前遇到这名少年,相信苟寒食和天海胜雪也是这样想的。

短暂的休息很快便结束了,李女史带着婢女收拾食盒,离开了场间,大朝试对战第二轮即将开始,洗尘楼外渐渐变得安静下来,与首轮对战之前的气氛相比,更加紧张压抑,因为前十五名考生也将加入到对战的行列里来。

武试里最先通过曲江的十五名考生都很强,有离山剑宗四人,摘星学院有两人,圣女峰一位师姐,天海胜雪神情冷漠地站在最前方,庄换羽平静地与一位同窗站在一处,那名叫折袖的狼族少年依然孤单地站在外围,只有一人谁都不认识。

大朝试对战第二轮与首轮相比,基本规则相同,只有两点比较大的差别,首先便是对战双方不再由序号靠前者指定,也与考官无关,而是采用抽签的方法,而且随后的数轮对战,每轮都会再重新进行一次抽签,考生会遇到怎样的对手,完全交给命运安排。

其次,从第二轮开始,对战的败方不会再被直接送出学宫,而是会留在场间,因为已经到了前六十四位,为了确定最后大朝试的名次与三甲人选,考官评分无法保证绝对的公平,败者极有可能需要进行加赛。

对战开始前,首先要进行抽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抽签甚至比对战本身更加重要。如果能够抽到一个相对较弱的对手,等于说提前通过一轮,可如果运气不好抽到了苟寒食这样的对手,又该怎么办?

数十双目光,随着主持抽签仪式的那位离宫教士的手离开签箱,落在那张写着考生姓名的纸条上。

“国教学院,轩辕破。”那位离宫教士接着抽出第二张纸条,看了一眼后说道:“对阵离山剑宗,苟寒食。”

洗尘楼前一片安静或者说死寂,过了很长时间,考生们才反应过来,发出无数声惊呼。

在所有人看来,既然秋山君出乎意料地没来参加大朝试,那么今年大朝试的最强者毫无疑问便是苟寒食,很自然地以为他的名字会很晚才会出现,谁能想到,第一轮抽签,考官便抽出了写着苟寒食名字的纸条。

那些惊呼里的情绪很复杂,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很多喜悦,少数惊呼声里,能够听到幸灾乐祸的情绪。

就像没有人想对上那名狼族少年,更没有人想对上苟寒食。

现在人们不需要担心了,因为对上苟寒食的是轩辕破,国教学院的轩辕破

林畔很安静,陈长生和唐三十六看着轩辕破,眼神里没有同情,只有询问的意思。

这种时候,同情没有任何意义。

轩辕破神情茫然问道:“怎么办?”

唐三十六说道:“你没看见我们都在等着你做决定?”

轩辕破望向落落,说道:“先生,我听您的。”

落落望向陈长生,说道:“先生,您怎么看?”

陈长生望向唐三十六,说道:“要不你拿个主意?”

唐三十六想都没想,直接举起手,对着负责抽签的那名离宫教士喊道:“我们弃权”

场间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国教学院方面竟在签表刚出的时候,就直接选择了弃权,这未免也太于脆利落,或者说厚颜无耻了些吧?人群里传出嘲笑的声音,轩辕破低着头,模样有些沮丧。

陈长生安慰说道:“保留些实力,稍后加赛里也能占些便宜。”

唐三十六负责对外,看着那些嘲笑不止的考生,说道:“弃权就是投降?真有本事,我们把这个签让给你们,你们去和苟寒食去打?”

让签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发生,但他的话提醒了在场的很多考生,如果目标是进入大朝试三甲,那么在第二轮里遇到像苟寒食这样无法战胜的强者,弃权或者才是最好的选择,想着稍后可能自己也会弃权,考生们自然安静了下来

抽签继续进行,平静的场面,在离宫教士抽出唐三十六和梁半湖这两个名字后,再次被打破。

考生们望向林畔,没有人嘲笑国教学院,而是开始同情国教学院。

唐三十六神情平静如常,情绪却极为糟糕,用只有身边的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妈的这叫什么运气?”

轩辕破遇上苟寒食,那是运气差到了极点,他对上梁半湖,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抽签才刚刚进行不久,国教学院的两个人,便对上了公认最强的神国七律里的两个人,无论怎么看,国教学院今天明显是在走背字。

国教学院的坏运气没有就此结束。

写着陈长生名字的纸条,被离宫教士抽了出来,紧接着,教士抽出了他的对手。

槐院霍光。

场间一片哗然,此时哪怕是对国教学院观感再差的考生,也没有心情去幸灾乐祸。

最震撼的事情,发生在最后。

落落的对手是……天海胜雪。

洗尘楼前一片安静,教士抽取签纸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

人们看着林畔国教学院数人,震惊无语。

国教学院数人,自己也很震惊无语。

至此时,人们可以确信,这样的抽签结果绝对与运气无关,而是对国教学院刻意打压,因为这种概率太小了。

轩辕破遇着苟寒食,只能弃权认输,唐三十六盛名在外,号称少年天才,但实力境界与梁半湖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应该也没有什么胜利的可能,至于第三场……那名叫霍光的槐院书生虽然没有入青云榜,但按照他在武试里表现出来的水准,应该是槐院四生里第二强,比两名已经进入青云榜的同窗更强,只在青云第九的钟会之下,陈长生就算再有奇遇,也不可能战胜对方。

最明显的证据是落落的抽签结果,青云榜第二的她,在今年的大朝试里唯一忌惮的便是已经通幽的苟寒食与天海胜雪,她偏偏就抽中了天海胜雪,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场所有考生里,只有天海胜雪的家世背景与她差相仿佛,至少可以在对战里相对自如地发挥自己的实力。

与洗尘楼前相同,昭文殿里也是鸦雀无声。

主教大人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有些浑浊的目光,落在光镜上显现的签表上,渐渐变得寒冷起来。

莫雨眼帘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留王微微挑眉,面有怒意。

薛醒川有些意外,转身看了徐世绩一眼。

徐世绩面无表情,保持着沉默。

殿内其余的大人物,也都保持着沉默。

昭文殿内的大人物们,没有愚笨之辈,哪里会看不出来,这次抽签是人为的结果?很明显,教枢处对国教学院的偏爱,最终引发了国教新派的不满,在隐忍多时后,终于在大朝试最后的对战环节,开始进行反击,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有没有得到圣后娘娘或教宗大人的亲自授意。

“用南人来打国教学院,这模样真不好看啊。”

天道院院长茅秋雨叹道,起身向昭文殿外走去。

听着这句话,殿内有些人,比如离宫附院的院长还有两位国教主教的神情变得有些尴尬。

茅秋雨身份超然,他说便说了,走便走了,却也无法改变抽签的结果。

大朝试必须继续,抽签也在继续,最受关注的自然是与国教学院有关的那四场,关飞白、庄换羽等名声在外的青年高手,抽到的对手相对偏弱,只有苏墨虞的运气,竟似比陈长生等人还要更加糟糕,因为他的对手是……那名叫折袖的少年。

听着那名离宫教士的唱名声,在场的考生才第一次知道那名狼族少年的全

那名少年叫斡夫折袖。

斡夫这种姓氏极为少见,一听便不是中原人,应该是塞外的小部落。

唐三十六拍了拍苏墨虞的肩,说道:“认输吧,谁让你刚才和我们站在一起,坏运气这种事情,是会传染的。”

真的是运气吗?当然不是,洗尘楼前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然而就像首轮一样,找不到被操作的证据,你便没有办法反对。

你只能认输,或者尝试获得一场不可思议的胜利。

唐三十六建议苏墨虞选择前者,自己却准备选择后者。

落落和陈长生也是这么想的。

(今天一章,个人原因,这几天的更新少些,抱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