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万万没想到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08    作者:猫腻


关飞白万万没想到师兄居然会建议硬打,这种自己都能想出来的对战策略好在何处?

苟寒食没有理他,看着梁半湖说道:“不要管他用的是真招还是假招,为我们不需要见招破招,你和他直接换招。”

关飞白jīng于剑道,很明确所谓以招换招,最终便是以伤换伤,心想梁师弟明明比唐三十六那个家伙强,何至于要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法?

苟寒食看梁半湖低头不语,知道师弟们都有些不解,平静解释道:“唐棠不如你,所以陈长生要帮助他以奇制胜,而你比唐棠强,就不能走奇诡之道,就是应该用最简单甚至最愚笨的方法,去获得一场最寻常的胜利。”

他站起身来,接过七间递过来的手帕把脸擦于净,望向林畔剑眉将飞的唐三十六,说道:“为什么要硬打?因为这个家伙发起狠来真的有些过分,以招换招肯定会付出受伤的代价,但这应该是战胜他代价最小的一种方法。”

梁半湖想了想,说道:“师兄,我明白了。”

洗尘楼的门缓缓开启,槐院少年书生钟会轻而易举地战胜了自己的对手,走了出来。令他有些不愉快的是,楼外考生们的视线依然没有转向自己,还是看着那两个地方,甚至比先前更热切,因为梁半湖和唐三十六都已经站起身来

没有过多程序,梁半湖和唐三十六向那位离宫教士行礼后,便一前一后走进洗尘楼里。

看着紧闭的木门,考生们的神情非常专注,场间一片寂静。

大朝试对战第二轮至此已经举起了十余场,除了狼族少年折袖与苏墨虞那场,便是这场对战双方的实力最强,这场甚至比折袖苏墨虞那场更加受人关注,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参加这场对战的除了梁半湖和唐三十六,还有另外两个

那两个人不会登场,发挥的作用却不弱于亲自下场,就像青藤宴最后那夜一样。

世间有些人,可以通过学识以及思考能力,通过指导直接改变一场战斗的结局,这种人在与魔族对抗的前线就是军师,在绝大多数学院宗派里是那些德高望重的教授或是长老,只有离山剑宗和国教学院这两个地方,扮演这种角sè的是两名学生。

今日大朝试,各宗派山门的师长都不能进行考场,很多人非常羡慕离山剑宗和国教学院的考生。正是因为他们有苟寒食和陈长生可以做现场指导,这两个人都有能力,现场解决很多问题,改变很多事情。

时间缓慢地流逝,洗尘楼内依然一片安静。

陈长生神情不变,双手却握的越来越紧,感觉越来越不好,因为太安静了

忽然间,碧蓝的天空里出现一道红火的颜sè,这抹颜sè来自于洗尘楼内剑光的投影,看着非常温暖,温暖的背后却又隐藏着炽烈的凶险。

红霞满天,美不胜收。

汶水三式,晚云收

楼外响起一片惊呼,唐三十六的剑势,竟然突破了学宫的禁制,出现在洗尘楼的上空,落入所有人的眼帘

苟寒食抬头看着那片晚霞,沉默不语,发现唐三十六在国教学院这些天的进步,竟比所有人想象的更要大。

陈长生的神情却变得凝重起来,因为按照事前的规划,今日不应该有红霞满天。

或者,是唐三十六发狠了,但这说明什么?此时依然沉默无声的梁半湖,竟能逼着他提前发狠,意味着梁半湖犹有余力,而且不知如何,竟是让唐三十六没有能够把前面的十余记剑招连贯成剑势

楼外再次响起一片惊呼与赞叹之声。

满天的红霞骤然变得明亮无比,小溪被照亮,水畔仿佛生出无数株红枫。

夕阳挂紧接着,一川枫

唐三十六的剑意,竟然播洒的如此之远,能够影响到楼外的环境,作为尚未通幽的少年郎,已经足够他骄傲。

然而,陈长生的神情越来越凝重。

因为直至此时,他还没有看到梁半湖的剑,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到。

忽然间,晚霞骤敛,红枫虚化,一道极淡极柔,平和至极的剑意,在洗尘楼上空拂过。

剑意如水,就像清水,无数顷清澈的湖水,把天空洗了一遍。

无论晚霞还是落日或是红枫,尽数被洗的于于净净,提醒人们,先前那些颜sè都不是真实的,是被人执剑为笔画上去,既然是画的,便用了颜料,只要是颜料,便能被水洗去,只要那些水足够多,足够清。

半湖清水,可以濯足,更可以濯缨,还能把这片天洗的于于净净,露出原本碧蓝的颜sè。

洗尘楼外,无数考生仰首望天,没有惊呼,沉默不语。

无论晚霞还是洗天的湖水,都是楼内那两名少年的剑意在小世界里的反射

真的好强。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回复平静,望向远处溪边的苟寒食,点头致意。

苟寒食点头回礼。

洗尘楼的大门开启,梁半湖走了出来,在他身后一步,唐三十六也随之走了出来。

大概便是这一步的差距。

二人的身上都带着伤,衣衫上剑痕清晰。

考官赞赏看了两人一眼,说道:“离山剑宗,梁半湖胜。”

梁半湖与唐三十六对揖行礼,然后走下石阶,向林畔和溪边各自走去。

唐三十六很疲惫,可能是这个原因,所以他不想说话。

他走回林畔,坐到地面上,靠着一株白扬树,闭上了眼睛。

陈长生给他喂药的时候,他也只是张了张嘴,依然不肯睁开眼睛。

轩辕破走到他身边,蹲下看着他,满是淡青胡茬却又很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担忧,说道:“你说说话啊。”

唐三十六闭着眼睛,不肯理他。

轩辕破有些着急,望向陈长生说道:“他没事儿吧?”

陈长生说道:“可能被梁半湖伤的有些重,需要休息,我们不要打扰他了

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尤其是对于少年阶段的男人们来说,当很多人想关心你的时候,你会很抗拒这种关心,不想理会对方,而当那些关心你的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你便会开始提前感到孤单,有些不安。

唐三十六睁开眼睛,看着陈长生恼火说道:“什么叫伤的有些重?我哪儿伤了我?”

落落指着他院服上那些被剑撕开的裂口,又指了指他脸上那道浅浅的血线

“这就叫重吗?你没看梁半湖那家伙,腿都险些被我砍断了”

唐三十六羞恼说道:“我就是有些困我就是想靠着树躺会儿你们别来烦我好不好”

说完这句话,他再次闭上眼睛。

陈长生知道这个家伙向来心高气傲,结果大朝试对战第二轮就输了,肯定非常不好受。

但他不能看着这个家伙沉浸在这种情绪里,他一直认为这样是在浪费生命,没有任何意义。

所有负面情绪,都应该被瞬间击败或者说抛弃。

“你差钱吗?”他看着唐三十六问道。

唐三十六闭着眼睛,冷笑应道:“你见过比我更有钱的人?”

陈长生又问道:“文试成绩应该还行吧?综合起来能进三甲吗?”

唐三十六睁眼看着他,问道:“进三甲问题应该不大,问题是你问这个干嘛?”

陈长生看着他认真说道:“能进三甲,就能观天书,而且你又不差钱,青曜十三司和圣女峰的那些师妹们都喜欢你,那你还想要什么呢?”

唐三十六觉得这个问题似乎隐有所指,认真地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有些不确定地试探问道:“首榜首名?”

陈长生没好气说道:“那是我的。”

唐三十六笑骂道:“你可真不要脸。”

这时候他才确信,陈长生不是准备给自己上人生这堂大课,只是想开解一下自己,而且确实有效,至少他不想闭着眼睛装睡了。

“讲讲。”落落在旁边说道。

唐三十六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万万没想到,梁半湖居然会打的这么蠢。”

落落和轩辕破没有听明白,陈长生却明白了。

梁半湖的实力本就在唐三十六之上,唐三十六和陈长生只能走出奇制胜的路数,试图用对方万万想不到的方法,给大朝试一个惊喜。

然而他们却没有想到,梁半湖竟是用了最简单的一种方法来应对,想不到?不,他根本什么都不想。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看蠢笨的打法。”

唐三十六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你替我想的那些剑招,他根本没想着破,一个劲儿的对攻,傻不拉叽的,毫无美感……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很有用,前面的十几招用倒是用的,但完全连贯不起来,断断续续,弄的我非常不舒服,最后根本没机会用你想的那三记怪招,我只能用汶水三式搏一把。”

“他撑住了,所以我输了。”

陈长生能够想到,参加大朝试的所有人都能想到,梁半湖的对战策略里肯定有苟寒食的很多智慧。

如果说青藤宴上,陈长生与苟寒食可以算是平分秋sè,那么在今天唐三十六与梁半湖的对战中,他败的很彻底。

他对唐三十六说道:“抱歉。”

唐三十六沉默了会儿,说道:“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道歉,如果我比梁半湖强,那么就该苟寒食头疼,你可以更从容地去破他,终究还是因为我实力不济的缘故,说起来,我让你头疼,我才应该是道歉的那个人。”

轩辕破在一旁诚实说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那就说些你能懂的。”

唐三十六笑了笑,然后看着陈长生平静说道:“输了两场了,不能再输了

他们对话的时候,对战还在继续进行,又结束了两场。

马上就要轮到陈长生登场比试。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这场我能赢。”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向洗尘楼走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