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崖畔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08    作者:猫腻


大朝试对战第二轮已经进入到后半段,在最引人注目的离山剑宗与国教学院的两场对决中,国教学院一场弃权,一场败,离山剑宗可以说把在青藤宴上丢的颜面尽数找了回来,国教学院则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虽然说对战不是团队战,大朝试最终只会按照个人成绩排名,但年轻的考生们终究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无论是在世人的眼光还是自我的认知中,他们的成绩便代表着他们所属学院或宗派的荣誉。

国教学院第三个出场的是陈长生。因为国教学院公认最强的落落殿下,遇到了已经通幽的天海胜雪,被绝大多数人认为毫无胜算,那么国教学院如果不想在对战第二轮里全军覆没,便要看陈长生能不能过这一关。

虽然他在对战第一轮里胜了那名黄山谷弟子,依然没有人看好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国教学院四名学生当中实力最弱的那个,现在连唐三十六都输了,他又如何能够避免失败?奇迹?如果经常发生,那就不再是奇迹,而是有问题。

没有人看好陈长生的第二原因便是今天大朝试对战第二轮的抽签有问题。

所有人都知道,肯定有人在抽签里做了手脚。

陈长生这一轮的对手是槐院书生霍光。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最好的选择,不是陈长生最好的选择,而是那些想让陈长生失败的人的最好的选择。

从圣后娘娘到贩夫走卒,从远在妖域的白帝夫妇到京都里的说书艺人,中土大陆所有人都关注着京都举行的大朝试,随着青藤宴上与徐有容的婚约昭告天下,又随着主教大人替他发出要拿首榜首名的宣告,无数双目光都注视着陈长生。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打压国教学院和陈长生的那些人,便必须做的更加谨慎小心,至少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问题。如果第二轮就让陈长生抽签遇到苟寒食,谁都会知道有鬼,不说教枢处会不会把桌子掀翻,京都里的那些说书艺人桌上的响板,肯定会多响很多次。

槐院书生霍光,是最好的对象。

这名年轻书生一直在槐院里安心读书,没有出院历练,所以始终没有上青云榜,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似乎很弱。

事实上,槐院无弱者,霍光更是槐院的重点培养对象,准备在大朝试上一鸣惊人,陈长生又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林畔的气氛有些低沉。

唐三十六靠着白杨树,看着陈长生的背影,忽然说道:“打不赢就撤吧,别出事儿。”

先前他对陈长生说不能再输了,是因为他知道陈长生因为某种原因,一定要拿到大朝试的首榜首名,既然如此,当然不能输,然而此时想着即便他再次莫名其妙地胜了那名槐院书生,最终也不可能是天海胜雪、苟寒食这些人的对手,便想收回刚说的话。

在他看来,陈长生还很年轻,还有很多岁月,以他的天赋与学识,不知道将来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如果现在拼命都拿不到首榜首名,何必拼命?为什么不把眼光放在以后,留待将来,何必对自己如此冷酷?

陈长生摆了摆手,没有回头,因为他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虽然还很年轻,但已经没有太多岁月可以虚耗。

他对离宫教士行了一礼,然后走到石阶上。

第一轮对战时,他右脚的靴子碎了,这时候换了双新的靴子。

这双靴子是李女史从她的寝宫里拿来的,很新,但穿着很舒服,大小刚刚合适,应该是落落私下记着了他的尺码。

穿着这双靴子,他觉得脚踏实地,非常有信心。

林畔,轩辕破对唐三十六说道:“要不要歇会儿?”

唐三十六看着远处石阶上的陈长生,沉默片刻后说道:“不用,把晶石给我。”

正如天机老人在青云榜换榜时的点评,他被陈长生影响了很多,比如此时此刻,看着陈长生的身影,他很快便从先前的沮丧情绪里摆脱出来,准备开始冥想恢复真元,因为可能有加赛,他至少要进三甲,不然他真会觉得在陈长生的面前矮了一截。

与境界成绩无关,与心志有关。

洗尘楼开启,陈长生和那名叫霍光的槐院书生走了进去。

二人隔着十余丈,站在铺满黄沙的地面上,静静对视。

如果仔细看,或者能够看到他们脚边的黄沙下面,隐隐有些血迹,应该便是先前对战的考生留下的。

“我听说过你。”霍光打破沉默,看着他说道:“在来京都之前。”

这名槐院书生约摸十八九岁,神情冷漠,和他的那几位同窗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般,事实上,他们的容貌长的并不像,之所以会给人这种感觉,是因为槐院出来的年轻书生,都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味道。

陈长生没有接话,他觉得没有必要。

“我知道在大朝试上会遇到你。”霍光看着他平静说道:“在来京都之前

陈长生这才知道今天大朝试里对国教学院的打压,原来不仅仅是大周朝或者说国教内部有人出手,甚至牵扯到了遥远的南方。

但他依然没有说话,平静地调整着呼吸以及真元的运行。

“为了抵抗魔族入侵,人类世界需要团结,滔滔大势,无人可以阻止,任何人妄图阻挡,都只会被冲进历史的臭水沟中,而你……已经影响了南北合流的进程,所以,你不能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更不能和徐有容结婚。”

霍光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

陈长生终于明白了那种难以形容的味道是什么。

就像青藤宴最后一夜里,那名乡下书生说出的话给他的感觉一样。

这个世界上一直有些人,有些读书人,相信有些很奇怪的道理。

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所以请你去死

铁肩担道义,你死后,家人我来照顾,这个世界也由我来照顾。

陈长生摇了摇头,如果只有前半段,那很值得尊敬,如果加上后面半句,那便不好。

他不喜欢这种味道。

比徐世绩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道,更让他不喜欢。

“放心,我不会用言语羞辱你,因为那没有意义,而且很无趣。”

霍光看着他神情漠然说道,只是眉梢微微挑动了一瞬。

或者在这一刻,他想起先前武试在煮时林里争道时,唐三十六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

“我会很简单地战胜你。”

他看着陈长生,居高临下说道:“抽出你的剑,迎接你的失败吧。”

陈长生依然沉默不语,没有接话,也没有抽出自己的剑。

于是霍光做的这些事情,显得很可笑,就像是对墙壁出剑,对星空颂读长篇抒情诗。

黄沙静铺于地。

霍光的脸sè变得有些寒冷,看着他说道:“如果你不拔剑,你今天便再也没有拔剑的机会。”

随着这句话,一道清晰而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陈长生静静看着他,缓缓抬起右手,离腰间短剑的剑柄很近,伸手便能握住。

最终,他没有握住剑柄。

他收回右手,五指合拢,便成了拳头。

“很好。”

霍光看着他的动作,觉得受到了很大的羞辱,双眉缓缓挑起,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道极jīng纯的真元外溢,穿过赭sè的文士衫,在洗尘楼内带起一道风。

那道风围绕着霍光的身体,如同一道屏障。

他背着把大剑,他没有拔剑,而是像陈长生一样,握紧了拳头,然后一拳击出。

嗡的一声暴鸣。

围绕着他的那道风屏,瞬间出现一个空洞,一个泛着淡青sè光泽、由真元凝成的拳头,从那个空洞里狂暴而出,瞬间穿过十余丈的距离,来到陈长生的身前,更令人震惊的是,那道风屏里又有拳意先后凝结,连接袭至陈长生身前

数十道真元拳意,就像是真正的拳头一般,四面八方,如风雨而来

昭文殿里那面十余丈方圆的巨形光镜,把洗尘楼里的对战画面,清晰地传到殿内大人物们的眼前。

从陈长生和霍光走进洗尘楼开始,大殿便变得异常安静。

主教大人没有继续睡觉,平静地看着镜中的陈长生,表情看不出是不是还像先前那样有信心。

光镜里忽然出现了数十道青光。

虽然不在现场,但只看画面,仿佛也能感受到其间蕴藏的威势。

薛醒川身体微微前倾,惊异说道:“破军拳?”

对于昭文殿里的这些大人物来说,那名叫霍光的槐院书生,不过坐照境界,施展出来的手段,自然不会令他们震撼,但想着霍光的年龄,居然能把最难练的破军拳修到这种境界,还是有些吃惊。

将要迎接这数十记破军拳的,是陈长生。

昭文殿里很多人,在心里默默宣布了他被淘汰。

主教大人的眼睛微眯,浑浊的眼光再次变得锋利起来。

莫雨神情淡然,搁在座椅扶手上的手,指节却有些微白。

陈留王看了她一眼,生出很多疑惑。

(中秋节快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