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浴血、拔剑、纵云、落须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10    作者:猫腻


一道清风落在崖石上,自然散了。

这便是那记破军拳落在陈长生肩头给人的感觉。

当然,不可能真的是一阵清风,所以他的院服破散,已然化作一道残影的身体,被迫滞了那么一瞬。

只是一瞬。

他左脚踏向地面,崭新的靴子毫无意外地碎裂成丝,坚硬的地面再次出现缝隙。

几乎同时,数记破军拳难分先后的接连落在他的身上,院服破损严重,在空中飘舞,他的身体表面出现几道清晰的拳印,却未能深入。

从这一刻的画面看,根本不像是破军拳落在他的身上,反而是他用身体主动撞上那些强劲的拳意。

啸声再起,陈长生再次化作一道残影,伴着令人耳震的恐怖撞击声,生生撞破由数十道破军拳组成的那片风雨,消失无踪。

只有一只碎靴留在裂开的地面,像石中生出的花,院服的残片,缓缓飘落,像空中飘下的絮。

昭文殿内再也无法保持安静,响起座椅挪动的声音。

莫雨站起,看着光镜上的画面,美丽的眼中满是震惊的情绪。

摘星学院的院长震撼无语,他身边的宗祀所主教难以控制情绪,惊呼出声

徐世绩神情依然漠然如石,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刚刚来到昭文殿的那两名主教大人,微微动容。

薛醒川身体再次前倾,盯着光镜,神情变得异常凝重。

再完美的洗髓,都不能让修行者的身体达到这种强度,哪怕是魔族也不行

为什么陈长生的防御能力如此恐怖?就算他再有奇遇,就算他把百草园里所有的珍稀药草全部炼化成丹药吃了,也做不到这样。

昭文殿里的人们都见多识广,那两位主教大人更是与梅里砂一样,都是国教六巨头中人,但他们却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陈长生的身体实在是强的难以想象,根本无法理解。

所以他们很吃惊。

是的,陈长生的防御当然不完美,相信无法抵挡住法器或是锋利兵器的攻击,但这种基础能力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薛醒川想的更多些,所以他的神情更凝重。

因为他想起了一个很长时间没有听到的名字。

周独夫。

千年以来,大陆公认的最强者。

无论是曾经那位发誓要统治整片大陆的魔君,还是如太阳般耀眼的太宗皇帝陛下,在个人武力方面,都无法与这个人相提并论。

即便从天书降世开始看,周独夫也至少能够排进前三。

很多年前,周独夫还是个少年的时候,远没有举世无敌的实力,但那时候,他便在大陆上非常有名气,因为他拥有比完美洗髓更强大的防御能力。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因为他婴儿时期,因为某次大机缘,曾经以龙血浴身

然而大陆承平多年,龙族已然消失,数百年来,连龙都看不到,陈长生又到哪里去取龙的jīng血?

薛醒川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那种推想比陈长生展现出来的身体强度更加不可思议,也因为光镜上的画面,再次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看着陈长生如一道残影般直扑霍光,他明白了陈长生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中一直没有动。

防御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承受破军拳无休无止地轰击,就算他能承受住,也肯定会受伤,甚至可能会受很重的伤,那样,即便他战胜霍光,也无法在接下来必然更艰难的对战里继续获得胜利。

所以陈长生等,等着对手让破军拳成势,等着那片风雨从覆盖整座洗尘楼地面的范围,缩小到自己身周丈许。成势后的破军拳,必然威力更大,但他只需要突破一层,便能突破所有。他要用单位时间内承受破军拳的数量,来争取时间,从而在整场战斗里,少受几拳。

薛醒川神情再变,心想这是何等样自信的战法。

陈长生是大朝试的焦点人物,包括那两名圣堂主人在内的很多大人物,都对他投注了很多目光,很多人比如莫雨,都以为已经掌握了他所有的手段或者说底牌,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拥有什么,就连主教大人,甚至落落都不知道。

槐院书生霍光的破军拳确实很恐怖,使用的时机也非常完美。

如果是人们印象里,哪怕是以最大期待来预测实力的他,面对这样强大而有准备的对手,想来也是必败无疑。但谁都想不到,他现在的实力,他所经历的奇遇,要比最奇瑰的想象更加夸张。

甚至就连他自己,此时都还不清楚自己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不知道自己曾浴龙血,只能从身体的异变猜想一二,但他知道自己很强。

现在的他,至少有四种方法可以突破如狂风暴雨般的破军拳。

他选择了看起来最直接,也是最笨的一种方法。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种方法。

就像唐三十六和梁半湖那一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苟寒食居然会让梁半湖打的那么蠢,唐三十六如何也都想不到,梁半湖竟然真的打的那样笨。

他可以用耶识步避开对手的破军拳,是的,哪怕破军拳已然成势,他依然可以避开,因为他掌握的耶识步谈不上完整,但也不是人们印象里,青藤宴上落落用过的耶识步,要比人们想象的更加难测高明。

但他没有用。

他也可以抽出腰畔的短剑,用钟山风雨剑的第一式起苍黄,直接与漫天的拳意正面交战。

但他也没有。

因为这才是大朝试对战的第二轮,他还没有遇到那些真正的强敌,他不能把自己最强的那些手段和底牌,露出来。

对面那名叫霍光的槐院书生,还不够资格让他用那些手段。

转眼之间,破军拳被破,局势逆转。

陈长生如一道残影,瞬间掠至霍光身前。

霍光很震惊,但他的境界要远在那名黄山谷弟子之上,加上槐院弟子最重守心静意,骤然遇到这种突变,竟是毫不慌张,一拳击出。

他没有拔剑,因为陈长生来的太快,这一拳是他先前施出破军拳的后续,连贯之间最是自然,所以最快。

他的这拳没有击向陈长生,而是击向地面,而且拳意极为空明。

只听得嗡的一声轻鸣,他脚前的黄沙飘舞而起,拳意幽然于其间。

借着拳意反震,他疾速后掠,赭sè的文士衫,竟也拖出了数道袂影,可以想见他退的有多快,多么坚决。

在后掠的同时,他右手伸到肩后,准备抽剑。

他一直背着把剑。

那把剑很大,形状有些怪异,中间竟是弯的。

这把剑叫做正意,乃是槐院七把弟子规剑之一,极为锋利,内有乾坤,虽然无法排进神兵榜,但亦非凡物。

他坚信,只要自己执剑在手,陈长生的防御能力再如何恐怖,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他略有悔意,先前如果进洗尘楼后,他第一时间拔出正意剑,不理会那名教士的建议,何至于像现在这般退的如此狼狈。

正义明意剑前,群鬼辟易,只要一招,他便能把陈长生斩败。

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剑柄,只需要极短的时间,便能把剑从鞘中抽出来。

抽剑的动作很简单,他练过无数遍,所需要的时间短到甚至可以认为,那段时间不存在。

可是,时间终究是无法毁灭的永恒存在。

再短,终究需要一段时间。

霍光的眼瞳骤然缩小。

陈长生没有给他这段时间。

霍光在洗尘楼外,便接到离宫教士的信息,知道陈长生在第一场对战里表现出了极惊人的速度,对此,他有所心理准备,对这场战斗进行设计时也做了充分的考虑,然而他没有想到,陈长生所谓惊人的速度,竟是……这样的惊人

陈长生太快了,快到他的手刚刚落在剑柄上,便到了他的身前。

正意剑出鞘半尺,陈长生的拳头离他的胸口也只剩下半尺。

霍光知道来不及了,脸sè骤然微白,真元狂暴而出,化作一声厉啸,从唇间迸出

同时,他的右脚向地面轻轻踩落。

是的,不是重重踏下,而是轻轻踩落。

哪怕是如此紧张的时刻,他的脚步依然轻柔,仿佛要踩在一团云上。

先前他一拳空幽击向地面,身前地面飘起的黄沙,看着就像是一团云。

他的右脚,便轻轻踩在这团黄沙蕴成的云上。

很轻柔,很曼妙,很神奇。

他仿佛也变成了流云,向上方飘去。

“好一个纵云”

昭文殿里响起赞叹声。

不知道是宗祀所的主教大人还是谁,竟开始替南方槐院的学生喝彩,可以想象陈长生参加大朝试还有那份宣告,给这些人带来了多大的压力。至于那三名坐在客座上的南方宗派师长代表更是神情满足,捋须不语。

霍光的表现确实值得赞美。一名还没有通幽的年轻修行者,居然能够把槐院身法纵云施展的如此完美,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依然展现出风清云淡的气息,不得不说,槐院对弟子的培养,确实非常了不起。

更重要的是,这一式纵云身法,对这场战斗来说,可能带来极大的转折。

陈长生很快,所以不能停,他的拳头很强,所以不能弯。

直行的事物,想要陡然改变方向,速度越快,需要越大的力量,或者是极高级的驭使真元的法门。

那种法门很少见,览遍大陆各宗派学院,也不超过三数。

京都里,没有哪家学院有这种法门,白帝城一脉,也没有这种招数。

陈长生就算想学都不知道到哪里学去。

所以他的拳头只能落空。

而霍光已然纵云而起。

二人之间将成高低之势,霍光将执正意剑在手。

这场对战的胜负,或者,将会就此改变。

然而下一刻,那几句南方宗派师长代表的手陡然僵硬。

其中一位长老甚至把白须揪落了数根。

昭文殿内,惊呼之声大作。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