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而胜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11    作者:猫腻


天海胜雪和落落站在洗尘楼下的黄沙间,二人的家世背景加起来,足以直接震慑住二楼里所有人。当然,二楼里的人也都是些大人物,但他的警告非常清楚,而且那些大人物各有阵营,分属不同势力,都在一个房间里,彼此看着彼此,所以想听也只能不听。

房间里很安静,很幽静,窗外透来的天光并不明亮,坐在中正间座椅上的莫雨,沉默了片刻,神情漠然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准备小歇片刻,实际上是用这个动作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她不准备听天海胜雪接下来的话。

薛醒川微微皱眉,两位圣堂主教也缓缓闭上了眼睛,随着数道轻微的声响,窗外的木栅翻动,天空骤淡,隔音阵法发动,再也无法听到楼下的声音,至于在别处的那些离宫教士,想必更没有胆量偷听,自想办法把自己变成一个聋

过了会儿时间,天海胜雪没有再去确认有没有偷听,也不理会这些事情,望向落落继续说道:“用大朝试首榜首名来证明我的强大,对我活着以及获得更大的权势,没有意义,所以我可以放弃。”

落落说道:“首榜首名是难得的荣耀,可以加重你在娘娘心里的地位。”

“然后呢?”天海胜雪面无表情说道:“天海家第三代的年轻人里,我本来就是最出sè的那个人,变得更出sè,对我有什么好处?决定这个家族最终结局的人,还是我的父亲以及他的那些兄弟。”

落落看着他,问道:“所以你准备用首榜首名来换取你所需要的东西?”

天海胜雪说道:“不错,这便是我先前为什么说,大朝试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我会遇到殿下,殿下需要我的失败。”

落落想了想,问道:“你想要些什么?”

天海胜雪静静看着她,说道:“我希望能够换取殿下您的友谊。”

落落想都没有想,直接说道:“不可以。”

天海胜雪自嘲说道:“看来天海这个姓氏果然已经天怒人怨。”

落落说道:“不,我只是认为友谊这种事情不能交换,只能培养。”

“有道理。”天海胜雪的神情变得认真起来,说道:“那么我能不能有机会与殿下培养友谊?”

落落说道:“这件事情我不能作主,得听先生的。”

天海胜雪想了想,陈长生应该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好印象,又问道:“或者,殿下您有没有堂姐或者表姐?”

落落聪慧过人,哪里听不懂他的意思,不解说道:“我表姐都在大西州,但……如果我没记错,你明年就要娶平国了吧?”

天海胜说道:“您应该很清楚,平国喜欢秋山,我娶她有什么意思,再说了,娶她只能让我死的更快些。”

落落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后说道:“这件事情我不能作主,得听父母的

“那么,我能从殿下这里换取些什么呢?”天海胜雪眉头微挑问道。

落落也有些苦恼,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天海胜雪望向二楼紧闭的窗户,忽然说道:“一个承诺?”

落落神情微凛,说道:“到那时,我不见得有履行承诺的能力。”

天海胜雪平静说道:“我相信殿下的品德,只要到时候您真的尝试履行承诺,我便会承认。”

落落说道:“你这样太吃亏了。”

天海胜雪说道:“用未拥有去换最值得追求,哪怕是只存在于未来的可能,也是值得的。”

落落忽然有些同情他,问道:“何至于此?”

天海胜雪笑了笑,显得有些落寞,说道:“或者,这便是成熟的代价。”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洗尘楼外走去。

落落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

生在帝王家的人们,不是谁都像她一样幸运。

当然,她也有她的不幸或者说艰难,只不过尚未到来。

天海胜雪毫无疑问是聪明人。

他用大朝试的一场对战,换取了将来的某种保障。

正如他和落落最后说的那样。

何至于此。

必须如此。

木栅翻动,天光重入,声音也重新进入幽静的房间,那是天海胜雪离去的脚步声。

一片沉默。

没有人知道天海胜雪与落落殿下说了些什么,实际上就算听到了那番对话,也无法确定天海胜雪与落落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在场的都是大人物,都有足够的智慧,只是除了陈留王之外,其余的人没有落落和天海胜雪这样的家世背景,所以很难明白他们最大的恐惧。

人们只看到天海胜雪直接离开,放弃了这场对战。

莫雨看了眼那两位神情凝重的圣堂主教大人,心想天海胜雪毕竟姓天海,如何能被你们利用?即便是他的父亲也不行。

天海胜雪直接离开了学宫,没有继续参加大朝试,反正他的文试成绩至少前五,谁也不敢把他挤出三甲。

离宫教士站在石阶上,宣读道:“国教学院,落落殿下,不战胜。”

不战胜?

这场无比瞩目的强者对战,居然没有进行?天海胜雪居然直接退赛?洗尘楼外的考生们很吃惊,不知道先前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落落走回林畔。

陈长生看着她,不解问道:“怎么回事?”

落落小脸上的神情些惘然,不是那种未知的惘然,而是有所感触的惘然。

她看着陈长生说道:“先生,我答应他不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和父皇母后,抱歉。”

陈长生怔了怔,说道:“没事,那便不要说好了。”

大朝试对战第二轮正式结束,接着便是第三轮进入前十六的比试。第三轮对战依然是抽签。但与第二轮不同,这一轮的抽签反而不那么紧张,进入第三轮的考生,基本上可以确认在大朝试里排进前三甲,只看最终的具体名次。能够进入三甲便心满意足的考生,自然不在乎接下来会抽到谁,其余的考生志向远大,想要进入首甲终究会遇到强敌,那么接下来会抽到谁也很无所谓。

输了第二轮对战的考生,除了苏墨虞、霍光身受重伤无力再战,还有天海胜雪诡异认输之外,都还留在场间准备稍后的加赛,洗尘楼外还有六十一名考生。考生们的目光大多数时候,都落在林畔国教学院数人处。

国教里那些大人物会不会还在抽签里动手脚,给落落殿下和陈长生安排难以战胜的对手,是现在场间所有人唯一比较好奇的事情,天海胜雪离开之后,场间唯一有把握战胜落落殿下的,便只剩下苟寒食一人。

还有件事情,比较令考生们紧张,那就是谁会抽到那名狼族少年折袖,虽说到了第三轮,真的是抽到谁都无所谓,但绝对没有人想面对折袖,被难堪地击败倒还好说,关键是这个少年太过冷血暴戾,受重伤那便不好了。

离宫教士很快便把写着张听涛这个假名的纸条抽了出来,折袖的对手是关飞白。

折袖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格外冷漠,但从他平静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对这个对手很满意。

关飞白没有说话,很是沉默,看不出来他此时的心情如何。

青云榜第三与第五战。来自雪原的嗜血狼族少年与离山剑宗的神国四律战,无论是哪个名头,都足以⊥这场对战变得刺激起来,以至于那些本来以为不再关心抽签的考生们,都发出了阵阵惊呼。

惊呼之声没有停歇,下一刻陡然更响。

因为梁半湖遇到了七间。

这是什么节奏?

苟寒食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下一刻,他抽到了摘星学院的一位少年强者。

考生们议论纷纷。

大朝试对战第二轮打压国教学院,第三轮便是要对离山剑宗动手了?

这一轮陈长生和落落的对手都相对较弱。

但在以大朝试首榜首名为目标的那些人里,他们的运气并不是最好的。

天道院庄换羽连续三轮遇到的对手,都相对偏弱。

与之相似的还有槐院的钟会。

苟寒食走进了洗尘楼。

这是大朝试对战开始以来,他第一次落场。

天海胜雪离开之后,在考生当中,他的实力境界最强。

这场对战自然也很吸引眼光。

然而这场对战却进行的很平静,很平常,甚至可以说有些过于平淡。

没有过多长时间,洗尘楼的门开启。

苟寒食和那名摘星学院的少年考生,从楼内先后走了出来。无论是他的身上,还是那名摘星学院少年的身上,都看不到任何血渍,似乎都没有受伤,甚至连灰尘都没有,仿佛二人之间根本没有发生一场战斗。

胜者自然是苟寒食。

“我不是他的对手,差的太远。”

落落看着向溪畔走去的苟寒食,有些佩服,有些不安,说道:“就算我这时候通幽,机会也不大。”

“瞎想些什么呢?”陈长生说道:“他是我的对手,不是你的。”

苟寒食的第一次出场,出人意料的平淡。

七间与梁半湖,这对离山剑宗弟子之间的同室操戈,却更加出人意料。

这场对战出人意料的激烈,洗尘楼的隔音阵法,根本没有办法遮掩住那些凄厉恐怖的剑鸣,碧蓝的天空上,出现无数道纵横相交的剑意,即便站在楼外,都能感觉到那两把剑的威力与危险。

最出人意料的是,最终的胜利者竟然不是梁半湖,而是七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