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日常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12    作者:猫腻


洗尘楼开启,梁半湖与七间走了出来,离宫教士宣布七间是胜者,引来场间一片哗然,他们自己却没有什么反应,低声说着什么,似根本不在意衣服上到处都是裂口,到处都是血迹,衣袂间还残留着圣光治疗后的残余。

他们走下石阶,向溪边走去,一路继续低声说着话。

有些考生离的近些,才听见原来这对师兄弟竟是在互相参讨先前的对战,这一招你用的不对,那一招师兄你出的太缓……

这些年,神国七律是很多年轻一代修行者的偶像或者说目标,这七位离山剑宗弟子的战例,在世间流传,是很多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像当年七间输给庄换羽一招那场试剑,因为是神国七律罕见的败迹,更是被翻来覆去的研究评论

但很少有人看见过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战斗。

直到今天,人们才知道离山剑宗年轻一代为何如此强大,神国七律的光芒为何如此耀眼。

同门相战,竟是毫不留力,却不记恨负气,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只是寻常事。

日日行此寻常事,便是非同寻常,离山如何不强?

唐三十六看着溪畔那四名离山剑宗弟子,有些失落说道:“原来我输给梁半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七间也远比我强。”

这里的输与强指的不是境界实力,而是别的一些东西。

陈长生说道:“我们可以向他们学习。”

唐三十六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学?你难道没有发现,梁半湖输了也很高兴,而且是真的高兴。”

“嗯?”

“大朝试上,他们可以尽情出剑,而不用担心残废或者死亡,这让他们很高兴。”

“所以?”

“我不是这种怪物,我学不了,我认输。”

从清晨进入离宫到随后进入青叶世界里的学宫,从昭文殿到洗尘楼,出现在考生们眼前的离宫教士并不多,但实际上,整座离宫,更准确地说是整个国教系统都在为大朝试服务,有很多考生看不到的教士做着各种各样的工作,在大朝试上想死是件很难的事情。

再次走进洗尘楼时,陈长生特意看了眼楼上,没有看到任何人,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对战第三轮,他的对手是个小姑娘,正是当日在神道侧对他嘲讽羞辱最终被唐三十六骂哭的那名圣女峰小师妹,叶小涟。

圣女峰和长生宗一样,都是南方国教体系里的两大宗系,下辖很多山门,叶小涟来自慈涧寺,在教枢处为国教学院提供的资料里,非常清晰地注明,这名小姑娘修行资质不错,待年龄到后,可能会直接进入南溪斋,当然,她只能进外门修行。

修行资质再好,叶小涟的年龄太小,作为大朝试年龄最小的参赛者之一,她的境界很不稳定,按道理来说,很难进入到对战的第三轮,但她的签运极好,第一轮便胜的极为顺利,第二轮的对手是一位通过预科考试才能参加大朝试的民间学子,她的境界与对手相仿,真元不及对手深厚,最后是依靠随身推带的山门法器,才侥幸赢下这场,她出了洗尘楼后便扑进师姐怀里哭了一场,惊喜难抑。

第三轮抽签,她听到了陈长生的名字,她知道自己的好运终于结束了。

叶小涟看着陈长生,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紧张不安的神情,微微发白。

那日在神道上,她骂过陈长生是想吃凤凰肉的癞蛤蟆,她一直认为陈长生就是个没用的废物,然而谁能想到,陈长生竟是连接过了两轮,在上轮更是战胜了槐院的霍光,和她签运极好的情形不同,靠的当然是自己的实力。

叶小涟知道自己不是陈长生的对手,想着曾经得罪过此人,心情更加紧张

便在这时,二楼传来考官的声音:“准备好了,便开始吧。”

陈长生望向叶小涟,点头示意。

被他看了一眼,叶小涟竟是难以抑止地害怕起来,眼圈微红,衣裙微颤。

陈长生微怔,心想这是怎么了?

叶小涟真的很害怕,身体不停地颤抖,手腕上那串铃铛也随之颤抖起来,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清脆的铃铛声,让她清醒了些,她鼓起勇气,把手腕上的铃铛掷向了陈长生。

她与陈长生隔着十余丈的距离,那串铃铛竟是瞬间到了陈长生的面前。

这串铃铛是慈涧寺的山门法器梵音铃,与千里钮之类的传说级别法器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也有极强的威力,比落落在首轮对战里遇到的天道院的那把伞弱不了太多,不然她也不可能在第二轮里凭借这个法器直接战胜对手。

这串铃铛不知道是由什么金属制成,系线里隐隐带着道凌厉的剑意,清脆的声音里隐藏着某种气息,可以于扰到修行者的真元运行,只是叶小涟的运气似乎真的在前几轮便用完了,她此时的对手陈长生最弱的便是真元数量,他也最不需要真元来战斗。

他右手化拳向前击出,然后手指在空中散开,就像朵花般绽放,准确至极地抓住了这串梵音铃。

梵音铃在他的手掌里不停地颤抖,看上去就像在挣扎,向四周传递着巨大的力量,同时那道于扰真元运行的气息也越来越凌厉。

陈长生体内的真元运行确实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问题在于,就算梵音铃什么都不做,他的真元运行本来就难以通畅,他的经脉本来就是断的。

他不用真元,只凭身体的力量,便把这串梵音铃紧紧地握在了手里。

当当当

梵音铃剧烈地颤抖,挣扎,想要跳出他的掌握,却始终不能。

数息时间过后,梵音铃终于安静下来,停在了他的手掌里。

叶小涟看着这幕画面,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战斗,用手掩住嘴巴,惊讶至极。

梵音铃是慈涧寺的师长交给她的,她很清楚,这串梵音铃飞舞时带着多大的力量,很难被控制,她有想过陈长生能有很多方法,很轻松地让梵音铃失去功效,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陈长生竟直接用手掌把梵音铃握住了。

清脆的铃声消失,洗尘楼里一片安静。

叶小涟震惊无语,完全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陈长生也没有继续出手,握着那串铃铛,望向二楼。

二楼那个房间里依然幽静,不知道是震撼于陈长生非人的力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没有人说话。

莫雨神情漠然说道:“难道你们真以为他会羞辱一个小姑娘?他又不是唐棠。”

这句话揭破了某些隐秘的用意,也做了定断。

一名离宫教士出现在二楼栏畔,望向叶小涟问道:“认输?”

叶小涟点了点头,眼圈微红。

陈长生把梵音铃搁到脚边的黄沙上,转身向洗尘楼外走去。

他没有对这个曾经羞辱自己的小姑娘口出恶言,也没有理她。

叶小涟怔怔望着他的脚步,忽然觉得有些无助。

先前她已经做好了被陈长生击败,然后羞辱的准备,却没想到他没有这样做。

出了洗尘楼,陈长生走回林畔。

叶小涟走回师姐身边,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

“怜香惜玉啊?”

唐三十六看着陈长生冷笑说道:“那我成了什么人?”

陈长生问道:“那如果换作你,会怎么做?”

唐三十六想了想,发现自己也没办法做什么。他不喜欢那个叫叶小涟的小姑娘,言语刻薄可以,因为吵架靠的是文字功法和肺活量以及不要脸的程度,但总不能说真把她打一顿吧?那岂不成了以强凌弱?

接下来出场的是落落。

参加大朝试的四名槐院书生,现在还剩下两人,她这场的对手便是除了钟会的另外那人。

她和那名槐院书生走进洗尘楼。

二楼里响起脚步声。

有些大人物走到窗边来观看这场对战。他们真的很好奇,落落殿下现在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竟能让天机阁专门换了一次青云榜的榜单。第一轮的时候,落落遇到的对手太弱,第二轮天海胜雪直接弃权,那么这一轮总要打了吧?

落落从身畔解下落雨鞭,看着那名槐院书生说道:“你先出剑。”

她在国教学院里对着陈长生恭谨有礼,乖巧有加,偶尔会撒撒娇,对着别人时的气势则完全不同,当初在青藤宴上,无论是天道院教谕还是离山的小松宫长老,都完全不被她放在眼里,更何况这名槐院书生。

她并没有刻意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只是雍容平静,言语淡然,便自有一种贵气与威势。

那名槐院书生神情微变,缓缓自鞘中抽出长剑。

他的动作很缓慢,但长剑离鞘的声音却极于脆。

锃的一声

一道明亮的剑光,瞬间掠过十余丈的距离,来到落落的眼前

落落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睫毛都没有颤抖一丝。

起苍黄

她手里的落雨鞭狂舞而起。

钟山风雨剑挟着无比磅礴的真元,轻而易举地湮灭那道剑光,然后向着对面的那名槐院书生袭去。

学宫是个小世界,天地感应更加敏感,随着她施出钟山风雨剑,碧蓝的天空里异象出现。

不知何处飘来了一片乌云,笼罩住了整座洗尘楼。

然后开始下雨。

就像对战开始之前一样,洗尘楼的黑檐再次被洗了一遍。

她用的是落雨鞭,雨点便是鞭头。

雨点落在檐间,落在黄沙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就像是鞭子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雨势渐骤,暴雨倾盆,洗尘楼内雨帘密集,再也无法视物。

其间偶尔一道剑光闪起,瞬间便被暴雨吞噬。

片刻后,楼内响起一道极其清脆的声音,啪

暴雨骤停。

那名槐院书生无力地倒在墙角,浑身伤痕,血水与雨水混作一处。

他脸sè苍白,有些发青的嘴唇微微颤抖,眼睛里满是绝望。

那是被绝对的强大碾压后的绝望。

(一,前几天把慈涧寺写成虎涧寺了,找时间来改。二,梵音铃当当当的时候,大家知道我想唱首怎样的歌。三,叶小涟怔怔望着陈长生的脚步,竟然是那样的无助,她是个小孩子,所以这当然就是那首歌。明天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