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靠着楼墙,断了过往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9-26    作者:猫腻


陈长生会怎么破金乌秘剑?为什么他表现的如此有信心?就因为离山剑法总诀现在在国教学院里,他对离山剑法了若指掌?不,金乌秘剑属于那位传奇小师叔的传承,以那人与离山剑宗以至整个长生宗复杂的关系,这套剑法根本没有录入离山剑法总诀,陈长生肯定没有看过。苟寒食微怒之余,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更加不解,二楼窗畔观战的那些大人物也同样不解,神情莫名。

陈长生确实破不了这记威力强大的金乌秘剑,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但这不代表他就要认输,因为除了破剑之外,还有很多的应对方法。

他手腕如落叶婉转一翻,短剑破雨帘而去,化作一道细细的雨线,从右下方向上斜斜割向苟寒食的身体。

他没有想过要破苟寒食的这一剑,也没有想过如何去挡,去格,更没有想着去避,他理都不理这一剑,沉默着自顾自的挥剑。

烈日当空,洗尘楼内的残雨变成无数道密密的金线。有数道金线落在陈长生的脸上,却没能让他的眼睛眯一眯。他盯着苟寒食的脸,继续前行,速度骤然再升,如闪电一般来到苟寒食的身前。

他用的是钟山风雨剑,不是威力最大的那招天翻地覆,而是最绝然、最义无反顾的第七式——慷慨一剑。

慷慨是吝啬的反义词,也可以用在更壮阔的场合里,比如慷慨赴死,这个词在某些时候,代表着某种气度,视生死如无物的气度。

陈长生的人以及他的剑,就禀承着这样的气度,完全无视苟寒食剑首那轮太阳,无视离山剑宗最神秘强大的剑法,来了。

如果苟寒食不变招,毫无疑问,下一刻,陈长生便会被金乌秘剑直接斩成两截,而同时,他的剑也会切开苟寒食的胸腹。钟山风雨剑第七式有慷慨气魄,威力上却不及金乌秘剑,苟寒食中了这一剑,可能会死,也有可能身受重伤,问题在于,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二楼窗畔的大人物们看出了陈长生的用意,惊呼出声。苟寒食更是感觉的异常清楚,转瞬之间生出无数念头——陈长生要和他同生共死,拼生死之间的运气,他自然不会接受,因为他更强,本就处于胜势。

离山剑横摆而出,金乌剑势瞬间转作守势。

两柄剑依然没有相遇,松涛再起,周密无比。

陈长生的慷慨一剑,根本没有办法靠近苟寒食的要害。

只听得洗尘楼里响起嗡的一声鸣响,劲意四溅,陈长生倒掠而退,在空中翻了一个圈,落回地面,靴底踏出数道水花。

楼内一片安静。二楼的人们看着陈长生,神情很是复杂,如此强大恐怖的金乌秘剑,居然被陈长生用这么简单的方法便给破了

当然,这实际上非常不简单。如果不是陈长生信手拈来,便是钟山风雨剑最凌厉、最不讲后路的一招,给苟寒食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而且没有流露出任何软弱的情绪,如何能够逼得苟寒食放弃如此大好的局面?

陈长生再次疾掠向前,短剑带着嗤的一声厉响,隔空刺向苟寒食。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先前曾经出现的那些朝气鲜活感觉,仿佛只是错觉,重新变得沉默而木讷,却依然坚定

这是什么剑?观战的人们不停猜着。

苟寒食举剑破空而起,带着恐怖的真元劲意,直接拂散了楼内缓缓落着无数层雨帘,剑意自四面八方而至,袭向陈长生。

陈长生依然神情不变,就像先前那样,看都不看,理都不理,全部心神都在自己的剑上,以专注到恐怖的程度,一剑刺了过去。

洗尘楼里响起一道凄厉的剑啸。

他的剑法不及苟寒食的剑法jīng妙,但他的剑更简单,想法也更简单,看似先发,实则后起,然而最终却是两剑同至,呼啸相交。

两剑依然没有相遇的机会。

依然是同生共死、同归于尽的局面。

苟寒食一声清啸,啸声里充满了愤怒与极淡的一抹无奈。

他手里的离山剑仿佛繁花散开

“繁花似锦”二楼传来惊呼。

在最后时刻,苟寒食临时变剑,却是顺势而行,将雨花尽数转换成繁花,一招开放,瞬间便在陈长生的肩上留下数道剑伤。

这式变剑无比jīng妙,可以说完美地展现了离山剑宗的底蕴与水准,只是毕竟是临时变剑,终究要稍微欠缺些jīng神气魄。

他这招繁华似锦虽然伤了陈长生,却没有办法击败陈长生,同时,他的左上臂也被陈长生的剑割出了一道血口。

陈长生晋入通幽境后,与苟寒食两次对剑,最终都是这般结束,他用的都是同归于尽的凌厉剑招,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能战胜对方。

二人站在洗尘楼两头,平静无视,沉默不语,之间有无数层雨帘,仿佛遮住了很多事情,也模糊了彼此的容颜。

苟寒食神情冷峻,因为他已经确定陈长生想做什么。

陈长生握着手中的短剑,向远处的他点头致意,表示抱歉。

是的,他不如苟寒食,修行再如何刻苦,天赋再如何高,看过再多道藏,他依然不如苟寒食,因为苟寒食的修行也很刻苦,天赋也很高,同样通读道藏,而苟寒食比他年龄大,他比修行的时间长。

就算他苦苦求索,在大朝试里凭借对战不停提升,直至先前以震撼世间的姿态成功通幽,依然不可能是苟寒食的对手。

洗髓,不成功,然后继续洗髓、冒着生命危险初照、然后继续不停初照,直至最后莫名通幽,却依然没有办法在修行境界上胜过强大的对手,这感觉似乎有些辛酸,但陈长生不这样想。

他没有失望,更没有绝望,相反,他对自己获得这场对战的胜利,充满了绝对的信心,因为他现在获得了与苟寒食同生共死的资格。

在获得这些提升之前,在通幽之前,他和苟寒食差距更大,想要和对方一起去死都做不到,他现在至少获得了这种资格。

这就够了。

因为没有人在面对死亡上比他更有经验。

换句话说,没有人比他更怕死,以及更不怕死。

苟寒食不能理解陈长生在这方面的强大,但他能感觉到这种强大,那么他想要战胜陈长生,便也必须拿出自己最强大的方面。

“你试试我的这一剑。”

他对陈长生说道,然后平静向前走去,脚步很稳定而缓慢,眼神变得越来越明亮,仿佛回到当年还是乡塾孩童的那几年。

苟寒食的这一剑很简单,从上至下,便斩了下来。

甚至显得有些寒酸。

但这一剑非常不简单,上仿佛可以至碧空,下仿佛可以深至黄泉,天地之间便是这道剑,这道剑属于真实而细碎的人间。

不过,这一剑是真的很寒酸。

看到这道剑,感知到这道剑的剑意的人,都有些心头微酸。

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曾经艰难的过去。

苟寒食看见的更多,因为这本就是他自创的剑。

他看到了幼年时家中一贫如洗,母亲替族中亲戚洗衣为生,自己没有钱入乡塾,在那个有三角胡的先生门前跪了整整一夜时间。

进乡塾后可以读书,但没有钱置暖炉,窗外的寒风很刺骨,这便是寒窗,他更没有吃饭,只能每天清晨煮锅冷稀饭,冻凝后用刀切成两块,一顿一块,这便是寒食,寒窗十年,寒食又是几年?

挥动这一剑的时候,苟寒食真的想了很多。

贫寒,真是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他为什么能够坚持到进入离山剑宗?坚持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这场对战吗?

是的,他的这一剑就是当年切冷粥时的那一刀。

苟寒食起剑的那一瞬,陈长生的神情便变了。

还没有看到这一剑的时候,他便感受到了这一剑的浑然天成,不,更准确地说是,这一剑是避无可避的人间事。

苟寒食已经用了两道非常jīng妙强大的剑招,他用了两次死亡冲锋来化解,而现在面对这一剑,他竟生出难以冲破的念头。

因为这一剑越不过去,想要同归于尽,首先便要两剑相遇。

陈长生不想手里的短剑与苟寒食的离山剑相遇,因为一朝相遇,便会有变化,这种剑道方面的考较,他无法做到比苟寒食更准确。

开始的时候,是苟寒食不想与他两剑相遇,现在则倒转了过来。

怎么办?

二楼窗畔观战的人们,正自震惊于苟寒食孤苦一剑的绝妙,紧接着,便被陈长生的剑招震慑住了心神,惊呼连连响起

陈长生侧踏,踏破青石上的积水,曲肘带起一道雨水,依然直刺,短剑的剑锋带着淡淡的金光,向着苟寒食刺了过去。

一道淡淡的血腥味出现在洗尘楼里。

这味道来自他与苟寒食身上的伤口,也来自先前那些参加对战的考生们流的血,但更多则是来自他的这招剑法。

“这是国教真剑吗……”一名圣堂大主教神情骤凛,喃喃说道。

徐世绩再也无法保持沉默,厉声喝道:“这招不是已经被禁了?”

摘星学院院长说道:“应该还留在国教学院的藏书馆里。”

陈长生正在用的这招国教真剑,还有个更出名的名字,叫做杀戮之剑,乃是国教学院某位前任院长的秘剑,据说多年前那位堕入杀戳之道的院长被教宗大人强行镇压的时候,竟用这式剑法重伤了教宗大人。

如果说苟寒食的那一剑在于孤寒,在于坚持。

那么陈长生用的这一剑,则在于杀戳,在于疯狂。

如此两剑相遇,谁会占得上风?

洗尘楼里的残雨骤然消散,湿漉地面残着的些微黄沙却跃离而起。

两道剑风缭绕不绝,劲意四处逸散,黑sè的楼檐被风吹的不停轻响。

苟寒食和陈长生已经分开,流了更多的血,受了更多的伤。

没有人看清楚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那两剑应该还是没有相遇。

莫雨的视线下移,落在苟寒食身前的脚印上,确认竟是他先退了,不由有些震惊,细眉微挑,眼中生出复杂的意味,唇角却扬了起来。

楼内一片死寂,人们震惊不断。

秋山君和徐有容没有来参加今年的大朝试,很多人都以认为大朝试难免会有些失sè,然而谁能想到,这场大朝试的决战竟打到了这种程度?

从开始到现在,陈长生和苟寒食对剑已近半百次,然而他们的剑却始终未曾真的相遇过,再然而,他们已经受了无数剑伤,甚至好几次距离死亡只有瞬间,这等心志手段,这等剑道修为,实在是令人赞叹无语。

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修行的?他们怎么能掌握如此多近乎失传的秘剑?苟寒食甚至自创出如此完美的剑法

当然,他们可以凭借境界和修为方面的优势,无视苟寒食和陈长生的这些剑招,直接凭实力碾压,然而如果是境界相同的情况呢?要知道苟寒食和陈长生都不足二十岁,便能知道如此多的剑法,知道何时该选择何招,做出近乎完美的选择,这种能力实在有些令人瞠目结舌。

陈长生更是掌握了那么强势惨烈、只为同归于尽而生的剑招,连接不断地施展出来,更可怖的是,所有人都从他的选择和剑意里看得清清楚楚,这个少年就是想要拿大朝试的首榜首名,为此他连死都不怕

“这样下去是会死人的。”陈留王看着场间诸人说道。

人们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也有些担心。他们当然可以阻止这场疯狂的战斗继续发进行,但是大朝试的首名还没有决出,苟寒食和陈长生怎么可能同意,如果要评定胜负,陈长生一直在靠死亡在寻觅胜机,如何判他负?

好强大的一剑。

陈长生想着先前苟寒食由天而地的那道寒酸剑,默然想着,如果最后关头苟寒食没有收招,或者此时自己真的就败了。

“为什么你最后退了?”他看着苟寒食认真问道。

苟寒食想了想,说道:“我这一剑是用来切冷粥的。”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问道:“然后?”

“当年的冷粥都是我母亲熬的。”

“然后?”

苟寒食说道:“她还活着,所以我必须活着。”

陈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抱歉。”

“你呢?你又是为什么?”苟寒食看着他问道:“大朝试首榜首名,对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比生死更重要

陈长生反问道:“你呢?对你来说重要吗?”

苟寒食说道:“对每个修行者来说,这种荣耀都是重要的,而且我离山剑宗已经连拿了两届首榜首名,总不能在我这个二师兄处断了。”

“原来如此。”

陈长生想了想后说道:“抱歉,大朝试首榜首名对我来说更重要,所以我不能退,我没有退路,你有退路,所以这对你本身就不公平。”

苟寒食说道:“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隐约能感觉出来。”

陈长生举起手里的短剑,斜指向地,说道:“前面对战里,庄换羽曾经对我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想来,他说对了。”

黄沙轻飞,楼外蝉鸣更躁,天空里流云不安。看着他的姿式,感受着他的剑意,苟寒食隐约猜到了些什么,神情微变。

陈长生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我真的没有退路,也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所以我哪怕穿着鞋,我始终还是个打赤脚的小子。”

苟寒食说道:“鞋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本来就很奢侈。”

“所以我要向你说抱歉。”陈长生说道。

在洗尘楼外,唐三十六给他交待过很清晰的战略,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胜之以力,首重攻心,然后才是试剑。陈长生没有这样做,直到此时才开始认真地与苟寒食交流,因为这代表着尊重,之所以这时候开始说,是因为他能感觉到胜负便在下一剑里。

苟寒食问道:“下一剑,我准备用夫子剑,你呢?”

陈长生说道:“离山法剑的最后一式。”

苟寒食知道原来自己没有猜错。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望向楼外的碧空,觉得有些饿,想吃些稀饭。

过了很长时间后,他摇了摇头,把剑收回鞘中,转身离开了洗尘楼。

楼里只剩下了陈长生一个人。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场间,看着对面灰白的石壁,微微偏头,似乎有些惘然。

非常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看了很长时间,才醒过神来,觉得有些累,想要休息会儿。

他向后退了几步,靠着墙壁,慢慢地把短剑鞘中。然后他坐了下来,擦了擦额头,却分不清袖子上的是血还是汗。

(二十号的时候,提前说了后面更新会很少,有读者问做什么去?我在陪老婆旅游,准备去广州参加漫展,和大家见面,同时,很不巧地病着哩。有人问是不是为了月底三天月票双倍攒稿啊?礼貌地回答你,不是哩,这里没有不礼貌的回答。

关于广州漫展的事宜,活动是10月l日到6日在广州举办的cicp动漫游戏展,我应该会在10。2ll∶6-ll∶456号馆腾讯展台82签售择天记礼包10。213∶6-14∶66号馆大舞台现场演出互动10-ll∶15-2∶66号馆签售舞台签售择天记礼包,大家如果感兴趣就来玩啊,更仔细的活动流程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微信公众号:ll18。)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