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八方风雨,起于黑石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0-14    作者:猫腻


没有的,自然无法改变。

没有命运这种东西,那么自然也就没有逆天改命这种事情。

陈长生看着笔记上最后这段话,沉默了很长时间,心情难以言说,有些欣慰,更多的却是惘然。王之策的话语,就像是一道雷,在他的识海里炸响,然而遗憾的是,那并不是春雷,没法带来滋润大地的春雨,相反,更像是一记钟声,让他从虚妄的希望里清醒过来。

这段话确实很有力量,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不,不会只有这本笔记——凭借着这几年来与生死对抗而养成的强大意志力,陈长生没有用多长时间便平静下来,确认这并不是凌烟阁一夜的全部。

当初修建凌烟阁的时候,他的师父计道人便已经是京都里的重要人物,那些功臣重病将死的时候,都是师父替他们看病,那么必然知道更多的秘密,让他历经千辛万苦进入凌烟阁,绝对不仅是看看王之策的这些话语。

他把看完的笔记塞进短剑的剑柄里,望向青石墙上的那个盒盖,看着那些繁复莫名的铜线与密密麻麻的铜柱,越发觉得这画面与夜空里浩瀚的星海非常相似,他没有沉醉于这片海里,伸手拿起盒盖,也塞进了剑柄里。

笔记与盒盖不小,怎么看都不能塞进剑柄里,但就这么被他硬塞了进去,就像是一株大树被不足一尺方圆的流沙吞噬,又像是一座大山被一个小小的黑洞吸进了别的世界,在夜明珠柔和的光线照耀下,画面有些诡异。

做完这两件事情后,他把手伸进青石墙里,在盒中仔细地摸索,果不其然,片刻后,他在里面找了一块黑sè的石

这块黑石约摸半指长短,微显细长,只凭肉眼望去,便能感觉到它的坚硬,从他指尖传回的触觉也证明了这一点

陈长生坐到墙角下,把这块黑石举到夜明珠前,仔细地观察——这块黑石能够与那本笔记一道,被王之策藏进凌烟阁里,肯定不是凡物。

黑石表面光滑,带着如雾般的水sè,上面没有任何裂纹,通体黝黑,看着就像是墨一般,但更像是没有星星的夜里的海,黑石表面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得久了,却仿佛有如墨般的海浪起伏,生出无数种浓浅不一的黑来。

陈长生的目光落在黑石上,如落黑sè的海洋。

黑sè的海洋,就是夜空。

他的意识来到了夜空里。

本来漆黑一片的夜空里,忽然亮起了无数颗星辰。

他此时就像是定命星的那夜一样,进入了某种无物无我的状态,任由意识在夜空里飘浮,在那些星辰之间自由穿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看到了极遥远的夜空某处,出现了一颗红sè的小星星。

陈长生平静地看着那颗星星,觉得很舒服,因为那是他的命星。

那颗星辰平静健康,生机盎然,向夜空里不停散播着明亮而纯净的光线,根本不像是将要熄灭的样子。

他忽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就算五年后自己真的死了,这颗星星却会依然亮着。

这个事实让他有些安慰,接下来,却生出更多怅然和酸楚。

在这颗红sè星辰的四周空间里,还有无数颗星星。

他望向那些星辰,发现那些悬在夜空里的星辰也正平静冷漠地看着自己,或者说,看着属于自己的那颗红sè小星星。

他忽然不安起来,生起强烈的恐惧情绪。就像在凌烟阁里一样,他望向那些画像的时候,总觉得画像里的那些人们正在看着自己。

那些人已经死了,却仿佛还活着。

这些星辰无言,却仿佛要诉说些什么。

他的意识并不知道,他的身体这时候还在凌烟阁里,靠着青石墙壁坐着,无比僵硬,就像是一座雕像。

被他两根手指捏着那颗黑石,忽然间变得明亮无比,生出无限光热,那些光无法穿透凌烟阁的门窗,那些热也只有他的身体能够感知到。

凌烟阁里的陈长生,开始不停地出汗,那些汗水瞬间便被再次蒸发,最终变成一团白雾,围绕在他的身边。

一道难以形容的奇异香味,也在那团白雾之中,幸运地被雾的边缘封锁,没有传出去一丝。

一道难以言说的奇妙气息,从黑石的深处生出,顺着他的手指,进入他的身体,穿过他的幽府,最终落在了他的识海里。

陈长生的脑海里响起轰的一声巨响与先前读王之策笔记最后一段时的感觉不同,这记雷声更像是真实的雷声

他的识海里掀起无数惊涛骇浪,仿佛要把穹顶都掀开

靠着青石墙壁的他,眼帘不停颤动,越来越快,汗水也流的越来越多,身周的白雾越来越浓,直至掩去了他的容颜。

在这团白雾的深处,他紧紧闭着眼睛,眼帘还在高速的颤抖,那道响彻识海的春雷过后,无数画面出现。

那是一座宏伟的教殿里,到处都是光明,无数教士跪倒在地,教殿两侧的数百座雕像,在光明里仿佛也显得谦卑起来。

如潮的光明深处,一位穿着神袍、戴着神冕的老人手里紧紧握着神杖,对着教殿上方的满天繁星,大声地说着祷文,在神座的前面,跪着一位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随着献祭仪式的进行,星光的投影落在他的身上,同时一道异常磅礴的气息,从他的身体回到星空里面。

在星空的最深处,有变化发生,那些变化是如此的细微,有的星辰变得稍暗了些,却只是飞蛾伸出翅膀挡了挡太阳,有的星辰稍微偏离了些位置,却只是洛水涨了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哪怕是人间历史最悠久的观星台,也很难观察到这种变化,就算是天机阁也不能。

在那片夜空里,星辰微移,或暗或淡,无数细微的变化合在一处,其间无形的力量结构也在发生着变化,最中间有颗淡紫sè的星辰渐渐变浓,浓至艳丽,紫到了极处,然后骤然间暴发出极大光明

紫微帝星,就这样出现,而在人间,天凉郡兵马东出歧山,连克十七城,解洛阳之围,夺京都之陵,太祖皇帝正式登基。

若于年后,京都百草园内响起惨烈的厮杀声,寂静的夜被打破,夜空被撕破,那些曾经改变过位置与亮度的星辰渐渐黯淡,血流成河,兄弟相残,太祖皇帝那么多优秀出sè的儿子,最终只活下来了一人。

数年后,一场牌局结束,与数名美貌的侍女胡混结束,太祖皇帝来到结满结藤的棚下,看着夜空里的那些星星,脸上露出惨痛的笑容。

夜空里的那颗紫微星依然耀眼夺目,只是已经不再属于他,而属于他的儿子,那位以仁孝著称的齐王,也就是如今的太宗陛下。

星河继续发生着变化,占据中野之地的二十四星宿,依次闪耀,似乎要将千古以来蕴集的能量,在这短短的数十年时间里全部释放出来。

二十四星宿的光明是那样的夺目,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被这些星宿围拱在正中间的紫微帝星,已然悄然改变了身姿,在地面望去只是稍移一丝,实际上已然北趋,直侵那片黑暗的夜空之中。

魔族大军惨败归北,人类世界一片太平,京都修建了一座凌烟阁,一个枯瘦的画师,伏在地面上不停地作画,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癫狂。

太宗皇帝陛下最疼爱敬重的皇后娘娘病死了,娘娘的兄长、那位在凌烟阁功臣画像里排名第一的赵国公被赐死,但在史书上,他的死因与他的妹妹一样,都是因为洛溪川最常见的那种病,紧接着,世间唯一敢与太宗陛下对骂的郑国公病死了,对太宗陛下最忠诚的秦重和雨宫不知因何原因而死,但他们死的很平静,甚至可以说很高兴,没有任何怨言。

大周正在盛世,那些名臣神将们却在逐渐凋零。

某个深秋,王之策参加完一位同僚的葬礼,默然走进皇宫,来到凌烟阁里,看着墙上那些画像,最后走到自己的画像前,他静静看着画像中的自己,仿佛在提前参加自己的葬礼,还笑着说了音容宛在四个字。

他把一个盒子藏在了画像旁边的青石墙里,然后转身离去。

画像上的王之策,看着走出凌烟阁的王之策,微笑不语。

陈长生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就在这一瞬间,一直包围着他的那团浓雾骤然收敛,就像是塌陷一般,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落在他的身上,穿过院服,经由皮肤上的那些毛孔,进入他的身体。

那些雾气本就是他流出的汗,此时回到他的身体里,也变成了水般的事物,化作无数条小溪,开始滋润那些在大朝试里于涸的河谷,然后向着断裂的山脉尽头的深渊坠下,没有回声响起。

与苟寒食一战燃烧殆尽的雪原上空又落下雪来,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鹅毛般的雪片,看似缓慢却极迅速地让整片荒原重新变成白茫茫一片。

然后有八方风雨,自四面而来,或横或竖,或起于碧空,或起于地面,簌簌作响,淅淅沥沥,向着空中那片湖水袭去,画面无比壮丽。

甲天的一章更新会在极深夜,因为白天要跑长途,另外,今天看到有些人指责我只会抄袭唐史,对此我表示无语……看到现在才看出来我在写唐吗?摊手,笑笑。想到我这个回答可能导致那些人会问我为什么不于脆直接写唐好了,我建议他去问一下那些规定不准改变历史,也不准戏说的有关部门。我是要写玄幻好吗?切)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