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初见真实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05    作者:猫腻


十七座碑,成千上万道线条,无数个点,没有任何规律,看上去就像是墨如雨落白纸上,谁都不可能看过的图案。()那么为什么会觉得眼熟?陈长生默然想着,总觉得这幅图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经常见到,但却从来不曾真的仔细看过,究竟是什么呢?

碑文已经简化成了无数个点,识海里那张无形的纸上只有无数个点,怎么看都只有点。

点,点,点点……繁星点点?

即便还在自观,他都仿佛察觉到自己的唇变得有些于。

因为紧张。

前陵天书碑组成的这幅图……有可能是星空吗?

下一刻,他对自己的推测生出强烈的不自信与怀疑。因为他此时眼前的点数量太多,甚至要比夜空里的星辰数量还要多。如果说,前陵的天书陵真的与星空之间有某种联系,那么反而是星空要比碑上的图案更加单调。

按照最简单的逻辑去推论,没道理用一个更复杂的图案去描述更简单的事物。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前陵天书碑真的是在描述星空,再没有办法进行简化。除非,这些天书碑描绘的是很多片星空。

可是,世间只有一片星空。

陈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把思绪向前倒推了片刻,一些线条缓慢地重新在那些点之间显现。如果那些线条用来描述点的运行轨迹,图案上看似无数的点,实际上是一些点在不同时刻的位置,那么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是的,应该是这样。

可现在他又面临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如此的难以解决,甚至让局面变得更加险峻。

因为,星辰是不会移动的

星辰的明暗或者会有极细微的变化,但它在夜空里的位置永恒不变,这是无数年来早已得到证明的事实,大陆无数观星台,绘制出来的星图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观察的重点也完全集中于明暗之间。

从来没有人敢质疑这种观点,因为这是无数人无数年亲眼看到的真实,就像太阳永远从西边落下,就像月亮永远在极遥远的地方,只能被魔鬼看见,就像水永远往低处流淌,这是真理,永远不可能被推翻。

在凌烟阁里看到王之策的笔记时,陈长生对改变星辰的位置从而逆天改命一事有极大的不理解与质疑,便是来源于此,即便在其后的幻境里,他亲眼看到那颗紫微帝星让周遭的几颗星辰位置微移,他依然不相信,因为那是幻境,不是亲眼看到的真实。

只是……荀梅笔记里曾经提过数次,观碑见真实,但他在天书陵里观碑数十年始终未曾见到。最后为了登陵顶见真实,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他究竟要见什么真实?什么才是真实?亲眼看见的,就是真实吗?

陈长生不再自观。

他睁开眼睛,望向那座真实存在的石碑。

夜已深,碑庐还有很多人。与陈长生先前以为的不同,唐三十六、折袖、苟寒食等人,一直没有离开。他们一直在这里注视着陈长生解碑的过程,从清晨到日暮,直至此时夜深星现。

暮时,他们看见陈长生喷了一口血,很是担心。

然后,他们看见陈长生握紧了双拳,挑起了眉头,仿佛发现了些什么,显得有些激动。

现在,他们终于看见陈长生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唐三十六松了口气,准备上前,下一刻却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发现陈长生并没有看到自己。

陈长生还是在看碑,还是在解碑,神情专注地令人心悸,令人不忍打扰。

这座碑,陈长生已经看了二十几天。

晨光与晚霞,微雨与晴空,不同环境里,这座碑的碑文变化,尽数在他心间。

他也曾在星光下看过这座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今夜星光依然灿烂,与前些天似乎无甚区别。

但,他的眼睛却忽然亮了起来。

那抹亮光,来自石碑左下角一道很细的、很不引人注意的线条。

这道线条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只是位置与角度刚好合适,把夜空里落下来的星光,反射到了他的眼里。

所以他的眼睛亮了。

二十余日的专注观察与思索,已经让他快要接近真实。今夜的这抹亮光,终于让他想明白了一切。

如果石碑上的线条随着自然光而或显或隐,可以变成无数文字或图画。那么星辰的明暗变化又是从何而来?那是因为,星辰在动。只是,如果星辰的位置可以移动,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观察到过?

十七座天书碑,再次出现在他的眼中。

那些碑文叠加在一起,最后一座碑上的线条,与第一座碑上的线条,有很多地方都连在了一起。

至少在他的眼中如此。

可事实上,那些线条之间,还隔着很长的一段距离。

之所以他眼中所见并非如此,那是因为他的视线与碑面是垂直的。

碑面便是星空。

人们站在地面上仰望星空,因为星辰与地面的相对距离太过遥远,可以认为,观星时的视线永远垂直于星辰所在的平面。那么当星辰向前,或者向后移动的时候,站在地面上的人自然无法观察到,只是有时候能够观察到变暗或者变亮。

是的,就是这样。

陈长生把视线从石碑上收回,然后才发现碑庐四周有很多人。

唐三十六看着他,有些担心说道:“没事吧?”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位置是相对的。”

这是他在凌烟阁里翻开王之策笔记时,看到的的第一句话,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唐三十六不明白他为什么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下意识里应道:“然后?”

陈长生想了想,指着天书陵上空的满天繁星,说道:“你造吗?星星是可以动的。”

碑庐四周一片安静,鸦雀无声。所有人认为陈长生观碑时间太长,心神损耗过剧,现在神智有些不清。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说话时认真的表情,人们隐约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些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纪晋对着他厉声喝斥道:“你在说什么疯话”

“可是,它们真的在动啊。”

陈长生平静说道,语气和神情无比确定。

因为这就是真实。

这才是真实。

(更新前去首页看了眼,择天记总推荐第一了,真诚感谢,请继续这样忠厚地支持忠厚的我吧,月票推荐票,给啥要啥,谢谢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