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杂物间的大老鼠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12    作者:猫腻


离开北新桥,黑犀牛拉着那辆车去了桔园。

清吏司的下属叩开了桔园的大门。正准备休息莫雨看着站在堂间的周通,微微蹙眉说道:“你不用参加朝会,我可得早起。”

周通看着墙上那幅传世的名画,说道:“先前我与陛下在北新桥。”

这句话说的无头无尾,很是突然。

莫雨的神情却变得凝重起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很害怕。”

周通平静说道,苍白的脸上哪里有半分惧意,但不知为何,有阵法护持的桔园建筑本应温暖如春,现在又是春意,却忽然间寒冷了数分。

莫雨盯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的惨白的眼仁里布满了血丝,显得有些恐怖,问道:“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周通看着她吃吃笑了起来,说道:“你难道不害怕?”

莫雨面无表情说道:“我没时间陪大人您发疯。”

周通敛了笑容,面无表情说道:“整个大陆都知道人类世界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那就是我大周的皇位。陛下就算想把皇位交还给陈氏皇族,也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因为天海家到时候一定会被满门抄斩,虽然都说天海家不等于陛下,但陛下终究姓天海,她怎么忍心看到这幕画面?”

莫雨蹙眉说道:“你也说了,整个大陆都知道这件事情。”

周通说道:“所以陛下一直在犹豫,天海家认为她的犹豫是机会,在陈留王和诸郡里的那些王爷看来,这份犹豫是死亡的yīn影,而之所以陛下会一直犹豫,还有一个原因,是离宫始终没有明确表态。”

莫雨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周通面无表情说道:“我想说的是,教宗大人今夜终于正式表态,他不同意,国教不同意,那么陛下还会不会继续犹豫?”

莫雨没有接话。

大朝试后,很多人都知道了陈长生的师门来历,那是教宗大人亲口承认的——陈长生的老师正是前任国教学院院长,最坚定的保皇派,十余年前与皇族联手试图推翻圣后娘娘的统治。

而今夜,教宗大人让陈长生当了国教学院的院长。

这个决定表露的态度非常明确。

如果圣后娘娘坚持让天海家继承国祚,教宗大人和离宫再也不会像当年那样站在她的一边,而会变成当年的国教学院。

莫雨问道:“你觉得……娘娘已经下定决心?”

周通沉默片刻后说道:“陛下可以主动退位,换取天海家的存续。”

“荒唐”莫雨怒道:“娘娘怎么能退位?而且皇族的承诺如果可信,娘娘何至于犹豫这么多年?”

“如果是教宗大人作保呢?”周通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觉得就算是陈留王登上皇位,难道就敢无视国教?”

莫雨闻言微怔,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如果真这样……”

她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也是好事啊。”

“大周皇位平稳传承,对人类世界来说当然是好事。天海家如果能够保住存续,就算不像当前这般风光,也算不错。”

周通看着她似笑非笑说道:“但对我们二人来说,好在何处?”

莫雨平静说道:“娘娘自然会对我们有所安排。”

周通说道:“说句大不敬的话,陛下总有乘槎游星海的那一日,若真到了那一日,你我如何自处?”

莫雨沉默不语。

周通盯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你听教宗大人的话做了很多事,娘娘为什么不怪你?因为娘娘很清楚你心里的不安,就像我先前说的害怕一样……离宫里的人们从来都不喜欢你我,所以你想缓和与那边之间的关系。”

莫雨迎着他的目光平静说道:“那又如何?真到了那天,你肯定没办法再继续活下去,要你死的人太多,而我……只要活着,别的都无所谓。”

周通看着她似笑非笑说道:“是吗?到时候无论陈家谁当皇帝,你或者死,或者成为他的女人,你真的愿意?那我也就无所谓了。”

莫雨神情微变,有些烦躁喝道:“你究竟想怎么办?”

周通说道:“首先,我们至少要保证陛下不这么快下决定。”

莫雨若有所思说道:“你想打破娘娘与教宗大人之间的默契?”

周通说道:“不敢,我只想让教宗大人的表态失去效用。”

莫雨摇头说道:“你不能杀他,娘娘也绝对不会同意,因为他对大周有功,至少现在不行。”

周通面无表情说道:“功臣良将,我杀的多了。”

莫雨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但他立的是大功。”

由坐照境至通幽境,是修道路上最难的三道关隘之一,因为那是修道者第一次经历生死的考验,稍有不慎,轻则走火入魔、神智不清,重则当场身死,死亡的比例太高,以至于无数年来,竟有很多修道者明明看到了通幽境的门槛,却不敢向那边迈一步。

陈长生在天书陵里解开前陵十七碑,引发星光异象,间接帮助了数十名观碑者破境,只是一夜时间,人类世界便多了如此多的通幽境年轻修道者,青藤诸院加上槐院离山圣女峰,每年加起来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弟子通幽。

而将来这些人里又有多少人能够聚星,成为真正的强者?

就像苟寒食说的那样,所有人都应该感谢陈长生,各学院宗派应该感谢,大周以及整个人类世界都应该感谢他,今夜教宗大人直接任命他为国教学院院长,国教内部竟是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想必明日国教外部也没有人敢反对,便是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这是酬其功劳。

周通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陛下刚才说他是真人。”

莫雨闻言微惊,没有想到娘娘对陈长生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

“有功,不能杀,真人,杀不得,但总得做些事情吧。”

周通摇了摇头,向桔园外走去,不停咕哝着,就像个碎嘴的老婆婆。

莫雨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安。

国教学院的小楼里,那床温暖的被褥真的很好闻。

她不希望以后闻不到。

被褥再如何温暖,也无法让陈长生多停留片刻。

清晨五时,他准时醒来,睁眼,洗漱,然后和轩辕破一起去了天书陵。

负责看守天书陵的军士,应该还不知道国教的最新任命,一应如常。

陆续有人从天书陵里走出来,有旧年的观碑者,更多的是今年大朝试的三甲考生,这些人都和陈长生一样,准备去周园。看着站在石门外的陈长生,人们像那些军士一样,并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国教学院的院长,但都极认真地与他见礼,哪怕有些人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苟寒食送七间和梁笑晓出来,陈长生这才知道,唐三十六依然处于破境后的神游状态之中,只好转身离开,虽说有些遗憾。

当天夜里,折袖扎完针后去藏书馆冥想,陈长生和轩辕破一道开始收拾厨房——唐三十六一时半会不会离开天书陵,他们也可能要在周园里停留够百日时间,厨房长时间无人用,有很多东西需要清理收好。

“我又去不了,真是没用。”

轩辕破背对着他,坐在盆边洗锅,闷声闷气说道。

周园只有通幽境的修行者才能进入。

陈长生看着妖族少年魁梧的背影,想起去年在夜市上看到他时的情形,安慰说道:“没事,只是需要些时间。”

是的,轩辕破的血脉天赋其实很优异,不然当初也不会成为摘星学院的重点培养对象,只不过在青藤宴第一夜上,他被天海牙儿伤的太重,整只右臂完全废掉,虽然在陈长生的治疗下渐渐复原,但需要重新修炼,不过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必然会恢复如初,再加上陈长生对妖族经脉修行人类功法的研究,他肯定会迎来一次极为强劲有力的暴发

紧接着,陈长生很自然地想起天海牙儿,那个曾经令很多人都感到紧张的小怪物,忍不住摇了摇头,总是没有办法驱散那种厌恶感。就像很多女子永远没有办法消除对老鼠的恐惧感一样,无论是见多识广的还是久在闺阁的,即便是聚星境的女强者,都有被老鼠吓到尖声惊叫的传闻。

厨房角落里忽然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响起数声吱吱的叫声,那声音很微弱,如果不是轩辕破和陈长生都是修道者,只怕还听不真切。

“噫?我前天才清过一次,居然又有老鼠?”

轩辕破站起身来,把湿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从灶台里随便抽出根烧焦一半的粗柴,便向角落里走了过去。

角落的杂物堆里,隐约有个东西微微动着。

“挺大啊”

轩辕破瞪圆了眼睛,握紧了烧焦的粗柴,用足全身气力砸了下去。

陈长生心想何至于这般用力,只怕大老鼠被打死,地面也得打出好几道裂缝……忽然间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先前那声音有些熟,他张嘴伸手想要阻止轩辕破的动作,却哪里还来得及。

啪的一声闷响,杂物尽数被砸成粉末,烧焦的粗柴前半部分骤然间失踪,恐怖的力量撞击之下,到处都是灰尘飞舞。

烟尘渐敛,轩辕盯着那个还在地上弹动的黑sè的细长生物,很是吃惊,大声说道:“这是什么玩意?居然还没死

那条黑sè的生物飞了起来,来到了轩辕破的眼前。

轩辕破觉得应该是蛇,或者是无肢壁虎。但……它怎么能飞?

啪的一声脆响,那只黑sè生物甩动尾巴,在他的脸上抽了记耳光。

轩辕破愣住了,看着眼前的画面,嘴巴越张越大,舌头越来越笨,惊慌失措喊道:“龙……龙……龙……龙……龙”

然后,他直接昏死了过去。

(大老鼠这三个字对我是有很大意义的,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早三更?摊手,真记不清楚了,明天见,我要去睡觉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