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逆流而……(上还是不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1-18    作者:猫腻


呛啷一声,河畔剑光骤敛,一道飞剑归鞘。

陈长生和折袖望过去,只见出手的是位中年修行者,一身麻衣,双眼湛然有神,身旁还有个年轻道人,应该是此人的同伴。

进入周园的数百名修行者,都已经进入通幽境,大多是各学院宗派的中坚力量,像这样能够一眼瞧出年岁的人不多,在陈长生想来,如果不是散修,那么便应该出身于一些小的宗派。

他想的不错,这位中年修行者名叫伏千松,乃是天南一个叫做清虚观的修行者,甚至是清虚观的观主,一身修为已然通幽中境,放在离宫或者长生宗这种地方,或者并不特殊,但在寻常宗派里已经算是了不得的高手,那名年轻人则是他的大弟子,刚刚进入通幽境。

看着陈长生和折袖忽然出现,那名清虚观的年轻道人顿时紧张起来,右手微微颤抖,似乎随时准备召出飞剑。

那名中年修行者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陈长生的身份,举手将弟子拦下,然后向陈长生揖手,说道:“见过陈院长。”

清虚观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宗派属于国教体系,按照周园里的规矩,这名中年修行者对圣女峰的弟子动手,毫无心理障碍,面对陈长生却变得恭谨起来,因为他毕竟还要在周园外生活,哪里敢对陈长生无礼。

听完这名中年修行者的自我介绍,陈长生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对方手中那块残缺的法器,心想都说周园里的宝贝与传承都已经被发现的差不多了,为什么圣女峰的这两位少女却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找到?

“那是我慈涧寺前辈八十年前便在周园里找到的法器,只不过当时离开的匆忙,不及带走,所以藏在了河畔树下。”

叶小涟看着那名中年修行者愤怒说道:“这本就是我家的东西,你居然偷袭强抢,要不要脸?”

中年修行者神情微显尴尬,他今年五十余岁,入通幽境多年,对两名刚入通幽境不久的少女居然还要用出偷袭的手段,传出去难免有些不好听。

清虚观作为国教的旁支,并不怕南人事后报复,哪怕是传说中的圣女峰,因为周园的规矩是圣人们定的,既然已经撕破脸,当然要尽早让对方退出周园,但陈长生和折袖出现,他只好把剑收了回来。

八十年前慈涧寺的前辈道姑,进入周园探秘,找到了一样残缺的法器,却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带走,而是藏在树下,出园后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后代弟子,让他们进入周园后去取出来,可以想象得到,这个久远的故事后面肯定还隐藏着很多秘密,甚至有些令人感慨。

陈长生望向那名负伤的圣女峰少女,问道:“童师姐,你没事吧?”

和长生宗相仿,圣女峰也辖着很多宗派山门,比如叶小涟便是慈涧寺的,小姑娘修道天赋颇佳,或者明年便能进入南溪斋。南溪斋并没有世人传说的内门外门之分,只不过徐有容是指定的下一代南方圣女才会有些特殊,按入门位序来说,徐有容应该称这位童姓少女为师姐,陈长生不知为何很自然地也称她为师姐,从天书陵一直叫到了此间。

那位童师姐在叶小涟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捂着左肩的手指间溢着鲜血,脸色有些苍白,摇头说道:“应该无碍。”

在天书陵里,她能够在一个月时间里观碑参悟破境通幽,修道天赋可以说是非常出色,叶小涟居然也能破境通幽,则是运气真的很好,但真正重要的原因,还是陈长生那夜引来的星光。

今年大朝试的考生们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像摘星学院、离宫附院、宗祀所的那些弟子,对陈长生羡嫉之余有几分真心感激,而像她们这两名圣女峰女弟子和南方其余宗派的弟子,对陈长生的情绪则要复杂的多。

没有南人喜欢陈长生,但必须承他的情。

叶小涟只是个小女孩,想事情要幼稚的多,也直接的多,当初在神道上羞辱陈长生,其后态度渐渐改变,在天书陵那夜之后,便只剩下敬畏与感激,此时看着陈长生的背影,她觉得心情安定了很多,仿佛找到了靠山。

她扶着师姐站在陈长生身后,盯着那对清虚观的师徒。

中年修行者自然不在意她眼中的愤怒,只在意陈长生的态度,他相信以自己通幽中境的修为,陈长生再如何天赋过人,就算他身边那个气息冷漠的少年可能便是传说中的狼崽子,也不可能胜过自己,但他作为国教旁系一员,怎能不忌惮陈长生的离宫背景。

趁着陈长生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他当机立断说道:“周园极大,我师徒二人还要多番寻找,陈院长,这便告辞了。”

那名童师姐望向陈长生,带着歉意说道:“周园取宝,各凭本领,我本无颜请陈师兄相帮,只是那件法器,乃是寺中一位前辈心爱之物,此行之前专程托人带话,请我们帮她拿回去,还请……”

话至此处便止,因为她也觉得这番请托有些没道理。

陈长生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做。那对清虚观师徒偷袭夺物,自然算不上光彩,但周园规则便是如此,而且对方乃是国教一属,对自己丝毫不缺礼数,相反,他虽与徐有容有婚约,但与圣女峰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南北本就殊途,难道他还能帮南人对北人动手?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麻烦的选择题。

只觉得,当年替周园定下这些规则的圣人,真是令人讨厌。

便在这时,一道肃杀至极的剑意,从远处的山林里传了过来。

那名中年修行者神情微变,对陈长生揖手为礼,便准备带着弟子离开。

童师姐轻叹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叶小涟却睁大眼睛看着陈长生,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就这样让人走了,心想你是圣女峰的女婿啊,却浑然没有想到,自己这般想,那已是让陈长生取代了秋山君在她心中曾经仿佛不可取代的地位。

陈长生看着向河对岸涉水而去的那对师徒,终于做出了决定。

然而就在这时,树叶微摇,庄换羽出现在河滩上。

他看着陈长生,神情冷漠,没有说话,意思却很清楚。

他会看着陈长生究竟会怎么做。

……

……

(谢谢大家,我去喝酒去了,会少喝点,身体确实不如当年了,但是,人生还是要找欢娱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