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要你的……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14    作者:猫腻


落阳宗是大陆极特殊的一个宗派,不属国教南北任意一支,因为这个宗派修行的功法,并不以星光洗髓为根基,而是以#为能量来源。这个宗派的山门在西南极偏僻的一座火山旁,宗派里的修行者极少现世,没想到今年周园开启,居然也来了人。

如果是普通修行者,大概会如老者所言,连落阳宗都没有听说过。但她不是普通修行者,作为下一代的南方圣女,无论当初在大周京都,还是后来在南溪斋,除了修行与解读天书之外,她还要接触学习很多大陆各宗派的知识,所以她知道落阳宗。

她更知道这名叫做白海的老者,乃是落阳宗长老,实力强悍,性情……冷酷嗜血。

“原来是……落阳宗的前辈。”

她的声音在中间顿了顿,看上去就像是不知道落阳宗的普通宗派弟子,本着礼数重复了一遍。

那名落阳宗长老白海,看着她颇感兴趣问道:“你是哪个宗派的弟子?”

徐有容行了一礼,神情恭谨应道:“晚辈是秀灵族人,没有宗派。”

白海神情微异,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是秀灵族人,然后说道:“走吧。”

说完这句话,他向徐有容走了过去,很自然,仿佛就是准备去替她扶起躺在落叶里的陈长生。

“好的,前辈。”

说完这句话,徐有容把陈长生从落叶里拎了起来,向对面走了过去,也很自然,就像个听从前辈命令的乖巧少女

无论是她还是白海,都没有注意到,陈长生的眼帘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将要醒来,但终究没能醒来。

落叶上响起簌簌的声音,那是鞋底的碾压,每一道声音响起,便意味着距离缩短了一些。

白海忽然停下脚步,淡然说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把这位同道给我吧。”

徐有容神情平静说道:“多谢前辈高义,我伤不重,还可以撑得住,所以不用。”

此时,二人之间还隔着十余丈的距离。

但没有人再往前走一步。

落叶的碎裂声不再响起,树林里重新变得安静无比,甚至可以说是一片死寂。

过了很长时间,林中才再次响起一声叹息。

白海面带憾sè,看着她叹道:“从相遇到现在,竟是没有任何漏洞,完美至极。”

徐有容看着他平静说道:“你也一样。”

很明确的,她不再称呼对方为前辈,您字也变回了你字。

白海微微挑眉,有些不解问道:“先前隔着百余丈的距离,您完全可以挽弓射我,为何没有?不要说当时您没有看穿我。”

很自然的,他不再以前辈身份自居,你字变回了尊敬的您字。

徐有容没有解释,因为她不想让对方确定自己真元枯竭,无法保证梧箭能够远距离杀伤一名通幽境巅峰强者。

如果再近一些,就像此时一样,只要对方再往前一步,她便会尝试着射杀对方,可惜对方没有。

所以她这时候的心情其实也很遗憾。

白海看着她问道:“您早就看出来我的意图?”

徐有容平静不语,便是默认。

白海问道:“为什么呢?我自认演的很不错。”

徐有容的答案很简单:“感觉。”

白海很是感慨,叹道:“这大概便是传说中的天赋吧。”

说完这句话,他一掌隔空拍向徐有容的面门。

暗红sè的火焰,出现他的手掌边缘。

随着掌势向前,一掌化作了数十掌,罩住了徐有容的四面八方。

树林里的天空都变成了暗红sè。

那些暗红sè的火焰,比普通的火焰似乎要重一些,仿佛拥有某种实质的感觉,就像是地底看似微暗、实际上无比炽热的岩浆。

梢头的青叶骤然卷曲,树皮开始发裂,温度陡然升高。

下一刻,这片暗红sè的火焰,便会把徐有容和陈长生卷进去。

就在白海出掌的同时,徐有容的右脚踩向地面,啪的一声轻响,她和陈长生身体四周的落叶,从地面震起,漫天飞舞。

落叶无法挡住那些带着暗红sè火焰的万千掌影,轰的一声,顿时燃烧起来,变成了一片狂暴的火海。

恰是这片火焰,挡住了白海的视线和那万千道掌影里蕴藏的杀意。

这便是以火制火的道理。

借着火海狂暴燃烧的掩护,徐有容拎着陈长生,化作一道残影,闪进了树林外的山崖之中。

那里是白海的火掌唯一无法覆盖的地方,也是她早就已经看好的地方,山崖如果是实体,自然无法进入,但那片崖壁上有一个山洞。

在这场暗藏杀机的对话开始之前,她便已经发现了这个山洞,同时做好了计算,一旦没有办法抢得这场战斗的先机,她也给自己准备好了退路。

这个山洞便是退路,但是,没有后路。

树林里的火海微乱,白海破空而至,神sè沉肃,再次出手。

万千道带着暗红sè火焰的掌印,骤然间凝作一道笔直的火线,直接向洞中的徐有容后背轰去。这位落阳宗的长老,知道自己今日想要杀的少女是何等人物,哪里敢有半点留手,更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出手便是威力最大的落阳掌,而且将自己的毕生修为尽数施展了出来。

徐有容转身,看着那道蕴藏着恐怖能量的火线,神情依旧宁静,手翻一腕,把桐弓向地面插去。

崖洞里的地面很坚硬,啪的一声脆响,石面寸寸破裂,桐弓的底端深深插进地面,比她的人还要更高。

只是瞬间,无数道树枝,从桐弓上生长出来,无数青叶,在梢头生出,在被火线灼烧的变形的空间里微微招摇,带来一道极清新的气息,布满整个洞口。

这个过程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漫长的时间凝缩在了片段的时光里。

百年树木,多少年才能建成一座宫殿?

这是一棵孤单的梧桐树的生长,也是一座宫殿的建成。

桐弓变成了梧桐树,也建成了一座桐宫,是的,就是大周皇宫里那座桐宫,那座曾经把陈长生困了一日一夜的宫殿。

梧桐,做为百器榜上独一无二的双神器,原来还有这番妙用,南溪斋的前代圣女们,竟是把桐宫附在了桐弓之上

桐宫是一种阵法,用来困敌,极为强大,用来防御,则无比坚韧。

轰的一声响,那是火势迅速扩张的声音,也是火浪遇着石墙的撞击声。

崖洞洞口,火势燎天而起,青翠的梧桐树叶仿佛都要燃烧起来,然而那道火线,却无法逾越这颗梧桐树一步。

这是凤凰栖的梧桐,凤凰就是火,它的血是火,身躯也是火,相伴无数万年,梧桐树里尽是火意与火jīng,又怎么会怕火?不要说是落阳掌带来的火焰,就算把这柄长弓丢进落阳宗的地火涧里,也不能损其分毫。

青枝伸展,把崖洞隔成两个世界,把炽烈的地火与白海拦在了外面。

隔着火焰,徐有容看着白海,神情平静,没有说话。

白海的神情很凝重,但没有因为自己召唤出的火焰无法突破她的桐弓防御而有任何挫败感,看着她说道:“我落阳宗建在幽火山谷里,那里除了炽热恐怖的地火,最多的便是瘴,那些瘴气与地火相生相克,我很想知道,您的这柄长弓能不能顶得住它。”

说完这句话,他收了落阳掌,走到梧桐树前,毫不犹豫地再次一掌拍了下去。

这一次没有炽烈的火焰生出,只有一道淡而诡异的气息,伴着无数尘粒般的事物,从他的掌心里喷出,落在梧桐树的树于与青叶上。

只是瞬间,青翠的梧桐树便仿佛在风沙满天的北方停留了数年时间之久,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再也不复先前那般生机盎然。

那些灰是由极细的尘粒组成,每颗尘粒,都是白海在幽火山谷里呼吸吐纳数百年所采集的火瘴之jīng。

外在的逐渐黯淡并不重要,可怕的是那些尘粒正在不停侵蚀着桐弓的本体,梧桐树青翠的树叶上面,已经出现很多细小的灰sè斑点,而且那些斑点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树皮上同样也出现了很多可怕的裂口,还在不停向里面深入。

如果是平时,凭借堪称磅礴的真元数量,徐有容便可以⊥桐弓不染微尘,更不要说她的真凤之血又岂能被区区毒瘴所染?

但现在,她只能依靠桐弓自身来对抗这些来自地涧深处的幽火毒瘴,桐弓能撑多长时间?

隔着梧桐树的枝叶,她看着那位落阳宗的长老,平静问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白海说道:“进入周园的所有人都是为了利益,我自然也不例外。”

徐有容道:“你确定……从我身上得到的利益,超过需要冒的风险?”

白海微笑说道:“我非常确定。”

徐有容淡然说道:“我可以给你无穷的好处,你想象不到的好处。”

当今大陆,修行宗派众多,各有珍秘,落阳宗这样的奇门更是如此,但她绝对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对方不得不信。

白海说道:“能得到圣女峰和大周朝的双重感激,自然难得,可惜的是,如果不把您逼入现在的绝境,又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好处?”

徐有容说道:“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谁?”

“是的,天女大人……我没说错吧?听说圣女峰所有山门,无论慈涧寺还是南溪斋的弟子,都这样尊称你。”

白海看着她微笑说道:“昨夜在我在暮峪下面,看到了您展开的火翼。”

徐有容说道:“知道是我,你居然还敢对我不敬?你修行已逾两百年,难道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贪欲,以至于疯狂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神情很平静,仿佛根本没有什么怒意,但自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白海平静说道:“贪婪使人疯狂,但我并不是真的疯子,如果是在周园之外,我这时候肯定是跪在您面前,亲吻你鞋前的地面,可是……这是在周园里,而且您已经被那位魔族公主殿下重伤,如果我错过这个机会,我一定会遭天谴。”

徐有容看着眼前一片青叶,平静问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这件神器?还是别的?”

白海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我要……我要您的血。”

(最后这句话,险些被我写成那句歌词了,事实上,我写的时候,确实唱出来了,大家明天见,对了,明天周一,股市开盘,大家小心呀,再就是,不玩股票的盆友,也不要忘记给择天记投推荐票。)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