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孩童雪话以及吵架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4    作者:猫腻


陈长生和徐有容也在白草道上,一路前行,无论落雨还是晴朗,那把黄纸伞始终都是撑开的。到了现在,徐有容大概已经猜到,他能够确信剑池的位置,从而带着自己走上这条通往星海墓陵的道路,应该与这把伞有关。

而当天空忽然落下飘舞的雪花时,这把看着有些破旧的伞,才发挥出了它最原始的功能。悄然无声,极厚的雪片落在伞面上,渐积渐厚,白草道更是如此,积雪渐渐没过脚踝,再也很难看到草枝的腰身。

陈长生和徐有容有些奇怪,明明先前还是一片春和景明的画面,为何此时却忽然落下雪来。

二人眼前的草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道旁近处的草丛原来早已经枯萎,草间的水泊被冰冻成了实地。

雪间夹杂着寒风,黄纸伞能够承雪,却无法遮住所有的风,温度骤然下降,寒意笼罩四野。

徐有容失血太多,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寒意,身体微微颤抖起来。陈长生感觉到了,不敢再继续前行,把她放下后,解下衣裳替她穿上,然后把袖口与衣襟下摆全部系紧。看着他身上那件单衣,徐有容有些担心,准备拒绝他好意,然后想起来他是雪山宗的隐门弟子,修练的是最正宗的玄霜寒意。

她没有向他道谢,如果要说谢谢,这一路行来,两个人就不用说别的了,轻声说道:“愿圣光与你同在。”

陈长生没有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徐有容说道:“没什么,还有多远到第二座庙?”

陈长生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如果把时间流速的差异抹掉,应该……快了。”

确实很快,他们便在风雪里看到了第二座祀庙。

同时,他们知道距离周独夫的陵墓,还剩下九百里。

风雪里的祀庙,非常破旧,异常寒冷。

到处都是白sè的雪,无论屋檐还是庙前的石阶。

于是石阶上的那一大滩血迹,便显得有些惊心动魄。

徐有容靠着柱子,低头静静坐着,脸sè苍白,看着虚弱不堪。

陈长生看着她,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以后……不要这样。”

就在他们走进这座风雪庙里的那一刻,一只雪貂从庙旁的雪堆里钻了出来,向陈长生的颈间咬去。

雪貂这个名字听着很普通,可如果放在周园外的世界,那是足以令通幽境的修行者也感到畏惧的名字,这种妖兽智商极高,极为狡猾,而且有不输于狼族的耐心,最可怕的是它的体内蕴藏着剧毒,只需要一滴便可以毒死数百名人类。

有些难以理解的是,陈长生和徐有容虽说都是重伤未愈,但他们散发的气息,应该会让这种极聪慧的妖兽了解他们不是普通的通幽境修行者,更不要说南客已经通过那块黑木,向整个日不落草原传达了自己的意志。

可是这只雪貂依然毫不犹豫地向他们发起了攻击,似乎他们的血肉对它来说,拥有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就在这只雪貂卷起风雪,忽然出现的时候,一直伏在陈长生背上,仿佛在沉睡的徐有容,忽然睁开了眼睛,伸手将这只雪貂变成了一道青烟。

为此,她很艰难才重新积蓄起来的一些真元,再次消耗一空。

“以后不要怎样?”她看着陈长生问道。

陈长生一面拨弄着火堆,一面想着措辞,说道:“不要这么……逞强。”

徐有容说道:“你觉得我是在逞强?”

陈长生看着渐渐变大的火苗,听出她的情绪有些问题,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总之,以后不要随便出手。”

先前在那只雪貂发起攻击的瞬间,他已经抽出了短剑,只是没有徐有容快。

徐有容没有再说什么。

她之所以不惜消耗真元,也要抢先出手,是因为她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

很明显,那只雪貂是嗅到了她体内残余的天凤真血的味道,才会变得那般疯狂。

陈长生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之所以对她说这些话,是因为他有些内疚,他觉得这是自己的责任。

很明显,那只雪貂是嗅到了他体内血液里的味道,才会变得那般疯狂。

燃烧的柴堆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这座庙比前面那座庙更加破旧,被陈长生劈成木柴的神像都带着雪,有些湿。

庙里一片安静,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忽然,徐有容盯着他说道:“你觉得我是在逞强?”

陈长生依然没有抬头,说道:“如果你觉得这个词不好听,我可以换一个。”

徐有容沉默了会儿,说道:“无所谓,这个词我从小听了无数遍,早已习惯。”

陈长生把烤好的雪貂肉,递到她的身前,看着她苍白的脸sè说道:“如果累,就闭着眼睛歇会儿。”

徐有容接过雪貂肉,却没有即刻吃。

累这个字和逞强这个词,让她想起了很多事情。

在如此虚弱的境况下,那些回忆并不是太美妙,让她真的觉得很累。

从很小的时候,天凤的血脉觉醒,她便承载着无数人的希望,家国族这三个字都在她的肩上。

怎能不累,但是怎能放下。

她把貂肉搁到身前的草上,低头轻声说道:“有些事情是放不下的,所以哪怕是逞强,也要这样一直做下去。”

陈长生看着她的模样,生出很多怜意。

这个少女的修道天赋极高,想必承受着整个秀灵族的希望,然而秀灵族在这千年里遭受了那么多苦难,数次险些灭族,如今故土已被魔族占领,大陆上诸多强大的势力冷眼旁观,秀灵族想要复兴,谈何容易。

她要背着整个部族前行,何其辛苦。

他安慰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有些事情,确实不是想放下就能放下。”

其实他何尝不是一直在这样生活,那是死亡的yīn影,比任何压力都要沉重,而且与能力没有任何关系,只与命运有关。

徐有容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可是实际上我只会修行,别的事情非我所长,亦非我所愿。每每想起长辈们的殷切希望,想起那些复杂至极的事务,我非但没有任何信心,反而越发真切地觉得自己的无用与怯懦,甚至渐渐自卑起来。”

这些话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无论是圣后娘娘还是圣女老师,无论是离山剑宗那些亲近的少年,还是南溪斋外门的师妹,又或是青曜十三司的同窗,更不要说京都东御神将府里的父母,但这时候,她却对陈长生说了出来。

如果不是重伤之后太过虚弱,如果不是在这片无人能够走出去的草原里,如果不是死亡近在眼前,以她的骄傲和强大的jīng神,必然不会说出这些话。话音方落,她便生出了淡淡的悔意,但话已出口,无法再作理会。

陈长生心想秀灵族里的那些长辈说不定就是把你视作下一代的族长在培养,自然需要你熟悉族中的事务,只是你如此聪慧,修行天赋又如此惊人,想来能力必然是极强的,何至于因为这些事情居然自卑起来。

看着他的神情,徐有容有些不解问道:“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事情自卑过?”

反正都已经开始说了,反正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还以为自己是秀灵族的初见姑娘,那么多说几句又何妨?

陈长生很认真地想了想,想要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找到一些相似的感觉,却始终都找不到。

他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卑过,甚至想起在东御神将府里准备退婚时所受到的羞辱,也只有一些无奈和恼火。

“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自恋的一个人。”

徐有容看着他微笑说道:“可是你觉得自己真的这般完美吗?”

陈长生心想唐三十六才是自恋的人,说道:“世间根本就没有方方面面都完美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个自己没有见过面、却听过无数名次的人——秋山君。

他摇了摇头,把那个名字从自己的脑海里甩出去,继续说道:“但不完美不代表就要感到自卑。”

徐有容无法理解,说道:“如果怎样努力,都无法在某些方面胜过对方,难道不会因此而生出羞耻之感?”

陈长生不解说道:“为何要有羞耻之感?”

徐有容说道:“那岂不是不知羞耻?”

陈长生有些惊讶,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姑娘竟是这样的人,问道:“你有病吧?”

柴堆里的噼啪声已经没有了。庙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外面的风雪声,以及徐有容渐渐变重的呼吸声。

她有些生气。她有足够的理由生气。

从小到大,从京都到圣女峰,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大声说话,更不要说用这般严重的词语教训丨就连圣后娘娘和圣女老师,都不会这样。因为她一直走在通往完美的道路上,无比严格地要求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被指责的地方。直到今时今日,在这座风雪旧庙里,这个年轻男子说道:你有病吧?

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她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所以她看着陈长生,强自平静问道:“你想死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