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星之海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6-16    作者:猫腻


陈长生顺利地踏上了修行的道路,没有任何故事里常见的困难,如果让别人知道,一定会百思不得其解,他自己反而不觉得有什么,尤其是在确认师父让自己背的三千道藏意味着什么之后。

当然,这终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能够凝神,便能够定星,能够定星,便能够引星光洗髓,能够洗髓便能够坐照自观,能够坐照自观,就能够心意通幽,明天地造化,能够通幽,便能够聚星于体,百病不侵,能够聚星便能够从圣而行,御风万里,最后方能神隐于天地之间,不在命轮之内,或者那时就不需要逆天改命了?

是的,对陈长生来说修行的目的永远是那样的明确,从来没有任何偏移,或者在修行的道路上可以顺便追求一些别的事物,比如看到一些普通人看不到的风景,体会一些普通人体会不到的感受,可以将受过的那些羞辱还赠给那些人,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的目的。

只不过刚刚凝神,连修行第一步都算不上,就开始考虑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隐境界,就连陈长生自己都知道,这想的有些太多了,说出去很容易被人笑话,好在他永远不会对人说。

陈长生相对于同龄人来说,相对比较沉默寡言,处事更冷静,所以在西宁镇的时候,就时常被镇上的人们以为要比真实年龄大三四岁,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一天一夜凝神成功,最重要是因为师父自小就给自己打好了基础,做好了准备,但要说这样就远远超过了徐有容这样真正的天才,并不见得。

第二日清晨依然五时起床,洗漱整理吃饭,昨夜发生的事情没有对他的作息带来任何影响,只有微显疲惫的眼神证明他不像表现出来的这般平静,应该不是小楼里霉味未除尽的原因,而是真的很高兴。

国教学院里依然热闹,工匠和杂役们在正楼那边紧张地进行着修缮与打扫工作,藏书馆这边依然安静,因为他的请求,没有人过来打扰,于是他可以继续自己的修行。

洗髓乃是修行第一境,可以简要地分成三个步骤,凝聚神识是第一步,也是所有的前提,第二步便是寻找命星,对于这听上去有些玄妙的步骤,陈长生并不怎么担心,他真正担心的是第三步,引星光入体洗髓……也只有到那一步,他才能最终确定自己的身体问题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

……

所谓修行,便是将天地的力量借为人的力量,自天书降世后,人类开始修行,发展出无数种修行的方法,尝试过无数种手段,有的修行功法吸收天火,有的修行功法亲近自然,吸收田野的力量,而最终随着国教正式创立,也因为人类无数年的实践最终证明,人类修行渐渐开始以星辰为证。

火山口里高温炽烈的岩浆,确实可以转化成人体内的真元,帮助修行者变得极其强大,田野里那些清新的力量,也可以被修行者所利用,但所有的这些能量来源,都不如星辰。

星辰在夜空里,位置永恒不变,以肃穆的姿态照耀着大陆。生活在地面上的人们,只要抬头望去,便能看到无限星光,从他们幼年直到垂垂老矣,那些星辰始终静静地陪伴着他们。对大陆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星辰是光明,是座标,是能量,也是时间,因为永恒。

人类最终选择化星光为真元,与这些带着文艺气息的形容关系不大,最重要的是星光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能量来源,没有任何杂质,而且要比阳光、地火等物要温和的多。

妖族同样能够吸收星光,而且他们的体质特殊,不需要任何修行功法,可以直接将星光纳入体内,变成他们的力量,所以但凡能够化身的妖族,总是力大无穷。

相对妖族而言,人类不能直接吸收星光,或者说,直接吸收星光的效率太低,为此,人类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修行功法,也正是从那天开始,人类才开始了称霸大陆的道路。

——那就是点亮命星。

夜空里有无数颗星,浩瀚如海,难以计数,数量要远比人类的数量更多,人类当中的修行者,想要洗髓,便需要在那亿万颗星辰里,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那就是命星。

没有人能解释,命星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那颗星辰会与你之间形成牢不可破的关系,为什么隔着无数万里的距离,星辰可以与人类遥相呼应,即便是国教历史上最伟大的学者都无法做出解释。

……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颗星。

但只有凝结神识成功的人,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星,从而形成某种难以言说的联系,最终用自己的神识将那颗星辰点亮,这便是点亮命星。

夜空繁星无数,只要你能发散神识,那么你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而且这种关系就像很多关系一样,是绝对排它的,只要你与自己的命星建立联系,便再也没有人能够夺走。

那么这便有个问题,什么样的星辰最适合做为修行者的命星?

现在大陆基本上有公论,命星越远越好,因为国教无数代学者,对无数修行者进行了跟踪调查,在进行了翔尽的分析计算后,确认这个推论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修行者直接吸收命星的能量,岂不是应该那颗星辰距离地面越近越好?

为了解释这种现象,国教学者从客观倒推,建立了一种模型,在这种模型里,修行者并不是直接吸取命星的能量,还是把夜空当作一面墙壁,把命星当成自己钉在墙上的一根钉子,从而在自己与夜空之间系上了一根线,最终是用这根线来回摆荡,吸收夜空里飘逸的星光能量。

在这个模型里,那道无形的线就像是一条被打湿的棉线,夜空里的星光就像是深春时节漫天飞舞的柳絮,那根线在春风里慢慢地飘荡,便能蘸到越来越多的柳絮,最终落在执线人的手中,如果那根线足够长,从皇宫最高的建筑一直连到天书陵的顶端,那么甚至可以把整座京都的柳絮都搜刮干净。

魔族大学者通古斯对国教的这个理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认为这是一种毫不经济、纯粹属于臆想的妄想,那一代的教宗大人对这种批评毫不留情地进行了反击,说道唯有能够成立的推论,才是最靠近真理的推论。

最终,魔族大学者通古斯向整个大陆发出一封书信,他在信中问道:那根线究竟在哪里?

如果修行者与命星之间真的有根线,那么国教的理论便可以成立,因为通过对自然界的观察,可以很容易发现,线越长,振幅越大,能够产生的能量自然也就越大,就如先前柳絮的说法。

问题在于,从来没有人看到过那根线。

教宗大人在京都对这个问题做出了简要的回答:“既然命星与修行者之间有联系,那么二者之间必然有根线,大陆上的生命之看不到摸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魔宗大学者通古斯又向整个大陆发出了一封书信,说道:“接触不到,对客观的世界没有任何影响,那么这样一根存在与否,没有意义,那么,它就应该是不存在的。”

对于这个直指根本的质问,教宗大人在思考数月时间后,做出了最著名的那个回答。

“那根线,就是命运。”

是的。

无法解释的联系,就是命运。

夜空里的星辰,反映着的,就是人间众生的命运。

……

……

没有人教过陈长生怎么选择命星,他的师父肯定知道,但没有说过。

当然,他知道那位教宗大人说过的那句话,道藏三千卷,不会没有这段名垂青史的故事。

既然与命星之间的联系就是命运,所以他表现的很慎重——他十岁之后,最在乎的就是这两个字。

从清晨到日暮,他一直在熟悉神识的发散过程,他不知道十岁那年的异变后,神魂究竟还保留了多少,但让他有些欣慰的是,神识的发散过程与书上写的没有太多区别。

他闭着眼睛,任由神识离识海而出,在安静的藏书馆里飘拂着,明明没有看,脑海里却隐隐约约出现了四周的环境景象,有些模糊,而且光线有些迷幻,那是一种崭新的认知。

待夜色来临后,他没有像别的初学者那样,依然沉迷于神识对外界的感知之中,没有丝毫留恋,毫不犹豫调动神识越过窗户,向着夜空里飞去,越飞越高,穿越夜归的鸟的最细微的绒毛,穿越渐散的云的最细微的水汽微粒,穿越寒冷至极的风的絮流,终于来到了那无数明亮的光点之间。

那是星的海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