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那个男人的陵墓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12-26    作者:猫腻


徐有容和陈长生是刻意这样说这样做的。

这不代表他们真的很平静,像表现出来的这般不在意,而是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冷静下来。

徐有容的脸上带着满足而平静的微笑,在死之前终于看到了这座传说中的陵墓,接近了周园真正的秘密,当然值得高兴。

陈长生看了数眼黄纸伞,确认没有任何动静,那道剑意在他们看到这座陵墓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道剑意已经完成了指路的工作?剑池就在这座陵墓近旁?陵墓四周是一望无垠的白sè草原,对面的十余里外,隐约可以看到几座旧庙,那不是祀庙,应该是配庙,没有湖也没有潭,剑池会在哪里?

陈长生没有思考太长时间,背着徐有容便向陵墓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了那条仿佛天道一般的石制长道之前。

踏上石道,有灰尘在鞋底溅起,不知为何,他渐渐加快了速度,到最后竟跑了起来。

徐有容抱着他的脖子,微笑想着,毕竟是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再如何冷静从容都只是假象,也对,雪山宗承奉的是玄霜巨龙的血脉,而玄霜巨龙是龙族里出了名的喜欢金银财宝,而这座陵墓肯定有无数宝藏,他的脚步如何能不匆匆?

陈长生的伤势渐愈,虽说依然疲惫,但速度很快,没用多长时间,便背着徐有容奔到了这条数千丈的神道尽头,来到了这座巨大的陵墓中腹。看着面前那扇高约十余丈的沉重石门,他深吸一口气,双掌向前推去,却发现出乎意料的轻松。

悄然无声,陵墓的门便被推开,越来越宽的缝隙里,喷出些细微的尘砾。

陈长生抽出短剑,横在身前,走进了陵墓里,很是警惕。

徐有容靠在他的肩头,同样亦是神情凝重,手指不停屈伸,默默地计算推演。

这座陵墓,可以说是东土大陆最神秘的地方,里面埋葬着那位曾经让整个世界都恐惧的男人。

现在他们自然已经知道,那片神秘的日不落草原只是这座陵墓的陵园。

连陵园都如此辽阔危险,更何况是陵墓主体。

谁也不知道这座陵墓里有什么。

刚刚走进石门,不过数步距离,忽然间,远方的黑暗里忽然亮起一抹光明,仿佛没有星星的夜里,有人在原野里点燃烧了一堆篝火。

陈长生盯着远方,时刻准备着战斗或者转身逃走。

下一刻,陵墓深处亮起第二抹光明,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光明依次出现,向着他们而来,变成两条明亮的光线。

最终,光明来到他们的身前,原来是镶嵌在甬道墙壁上的夜明珠亮了。

那些夜明珠通体浑圆,晶莹透明,每一颗都有碗般大小。

这些夜明珠比不上落落给他的那颗完美,但绝对不比甘露台上的那些夜明珠小,而且这条甬道很长,通往陵墓深处,墙壁上的夜明珠至少有数千颗,真的难以想象,当年周独夫替自己修建陵墓的时候,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多颗几乎完全一样的夜明珠。

在夜明珠柔和的光线照耀下,他背着徐有容向陵墓深处走去。

这条通往陵墓深处的甬道,应该便是皇帝规制陵墓里的冥道,意为通往幽冥。当然,在国教典籍里,这条甬道一般都被称为明道,意为通往星辰海洋里的无限光明神国。就像陵墓外那条长达数千丈的跨空石道,被称为神道,是相同的意思。

在漫长的甬道里行走,只能听到脚步声的回音,纵使有夜明珠照亮前程,还是显得有些yīn森恐怖。

陈长生忽然感觉到心脏处隐隐传来一道寒意,分出一道神识自观而入,发现幽府外的那片寒湖里,黑龙似乎有醒来的征兆,不由微微一怔,唇角露出笑容,心想真不愧是传说中最喜欢珠宝晶石的玄霜巨龙,即便沉睡之中,也感知到了这些夜明珠的存在。

徐有容看着他脸上忽然露出微笑,很是不解,又觉得有些诡异,轻声问了问。

陈长生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又笑了笑,看着有些傻。

出乎他们二人预料,这条甬道没有任何机关,也没有遇到那些守陵的凶兽,就这样走到了陵墓的最深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明道的尽头又是一扇石门。

陈长生的手掌放上去的时候,很自然地想起了当初青藤宴时自己被莫雨困在桐宫里,走到黑龙潭底,推开那扇石门时的画面。当时他抱着必死的念头推开那扇石门,没曾想到,在石门后遇到了黑龙,而这次相遇在其后已经数次挽救了他的性命。

推开这扇石门,又会遇见什么?

伴着极轻微的磨擦声,石门缓缓被推开。

这扇石门已经数百年没有开启过。

门后是一个数百年都没有人来探访过的世界。

数十丈高的石柱,撑着穹顶。

空间显得无比巨大。

陵墓的深处,原来不是墓室,而是一座宫殿。

在宫殿的最深处,有一座黑sè石棺。

陈长生背着徐有容走到那座黑sè的石棺之前,才发现这座黑sè石棺无比巨大,就像一座黑石山。

站在黑sè石棺前,他们两个人的身影很是渺小。

这座石棺是由黑曜石制成的,表面暗哑无光,透着股幽然的意味,看不到任何缝隙和拼凑的痕迹,竟极有可能是由一整块黑曜石制成。

陈长生默然想着,难道这真的是一座黑石山?

黑曜石棺的表面没有任何花纹,也没有任何表明棺中人身份的文字,唯如此更加显得肃穆。

此时正静静躺在黑曜石棺里的那个男人,不需要任何花纹来为自己增添光彩,不需要任何记述来替自己歌功颂德

那个男人少年的时候,曾经被称为洛水第一强者。

后来,他在洛阳城外大败太宗皇帝,于是被称为中原第一强者。

后来,他远赴南方,连败长生宗及槐院无数高手,碾平了南溪斋的山门,撕掉了当代圣女的面纱,从那之后,他被称为人类第一强者。

后来,他于无数魔族强者环峙之中,重伤魔君,飘然远去,于是,他被称为大陆第一强者。

这里的大陆第一强者,甚至没有时间的限制,不局限在当时那个年代,而是往前看五百年,往后看五百年,他都是最强,没有之一。

所以他又有一个称号,千年第一强者。

环顾宇内无敌手,可能是那种寂寞的心情,让他就此消失,只留下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

最后,世人称他为,星空下第一强者。

他用一整座黑曜石山来做棺木,用一片日不落的草原以为陵园,用一个世界来作自己的封土,哪里还需要树立墓碑,在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他是周独夫。

他只能是周独夫。

站在黑曜石巨棺之前,陈长生沉默了会儿,简单行了一礼,便背着徐有容继续前行,没有作更长时间停留。

徐有容有些无法理解他的平静,问道:“你应该知道这座黑石棺里的人是谁。”

陈长生像背书一般说道:“星空下第一强者,不败的传奇,大周太宗皇帝陛下的结义兄长。”

“如果只是强大,并不足以⊥他被世人记住这么长时间。”

徐有容说道:“人类能够战胜魔族,其实有个最重要的原因,一直被史书和人们刻意地忘记,那就是周独夫击败并且重伤了魔君。”

陈长生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步伐,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也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所以,他除了是传奇,更是一位英雄。”徐有容说道:“我所遇见过的年轻修行者,绝大多数都视他为偶像,狂热地崇拜他,如果让他们能够来到周独夫的棺木前,肯定会认真跪拜,哪里会像你这般淡然。”

“如果是别的时辰,我大概也会那样。”陈长生说道:“但现在我们没有时间去抚古追昔,而且他毕竟已经死了

徐有容问道:“所以?”

陈长生说道:“再如何英雄,再伟大的传奇,只要死了便不能再醒来,没办法告诉我们怎么活下去。我们现在的处境很糟糕,在这种时候还只想着悼念前辈,那么我们很快就会成为被悼念的对象,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很快被人忘记。”

说完这些话,他们已经来到陵殿后方的石阶,面前有一排门。门前的地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看不到任何痕迹,就连风的痕迹都没有,看起来,这座陵墓确实从来没有打开过,更没有人进来过,他们是第一批来客。

就像这座陵墓的陵门一样,这些石室的门也没有锁。

走进第一间石室,一阵带着腐坏味道的浊风扑面而至,他屏着呼吸,眯着眼睛,借由身后漏过来的光线,望向室内。只见石室内有很多朽坏的木架,至少数百件法器凌乱地散在各处,从形状上看,那些法器必定不凡,只是因为闲置时间太久的缘故,法器上的气息已然消散,和破铜烂铁没有什么分别。

忽然间,徐有容轻声惊呼了起来。

陈长生顺着她的眼光望过去,只见最角落的那堆烂木头里,隐约有个什么东西。

(极恼火的就是违禁词,周独夫在择天记里要出现这么多遍,累倒罢了,关键是看着不美观啊再就是雪貂如何在被徐有容变成青烟之后,又成为陈长生手里的烤肉这个问题……完全无解我只能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貂儿死三遍下一章依然是晚上七点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