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剑行草原,仿佛离山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15    作者:猫腻


所有的剑都同意了,包括陵墓正前方的天空里,那把飞的最高、最为明亮以至于很刺眼,同时也最为骄傲的那把剑,也没有反对,但那把剑微颤而鸣,对于那道来到自己身体里的剑意,显得有些轻蔑,浑然不在意对方的来历。

现在离山剑意已经让万剑相通,他需要做的事情,便是通过这道剑意,让这万道剑施展出剑招,既然是离山剑意,要施展的当然也是离山剑法——因为与徐有容的婚约以及在京都里发生的很多故事,在很多人眼中,国教学院与离山剑宗、他与以秋山君为代表的神国七律之间有难以解开的仇怨,但有意思的是,他会的最多的就是离山剑法。

因为离山剑法总诀一直就在他的身边,也因为他从开始修行起,遇到的那些天才的对手都来自离山。

离山剑宗乃是南方教派镇山之剑,世代修行剑道,从古至今不知创造了多少套剑法,有资格被录入离山剑法总诀里的剑招,便足有三万余式,都已经被他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当然,他不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能够把那些剑招需要的剑意全部掌握,但现在有黄纸伞里的那道离山剑意帮助,他施展这些离山剑法没有任何问题,最大的问题依然是他的神识。

他的神识能够分成多少道,能够驭使多少把剑使出那些离山剑法?

雨后初晴的空中,南客闭着眼睛,小脸苍白,黑发飘舞,魂木大光放明,驱使着妖兽向陵墓进攻,同时做着最后一击的准备。看着她以及她身后的兽潮黑海,还有那两座如山般的恐怖巨兽,陈长生也闭上了眼睛。

离山剑法总诀里的三万多记剑招,以无法理解的速度,变成仿佛真实的画面,在他的识海里不停掠过。

陵墓四周,响起一阵细微的摩擦声,然后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叽叽的声音,时而在东,时而在西,瞬间数里,根本无法判清位置,自然更加无法加以攻击,那只yīn险且强大的土狲来了。

陈长生依然闭着眼睛,忽然抬起右臂,向着神道前方某处指去。

随着他手指所向,陵墓前的天空里,响起一阵密集而锋利至极的剑啸。

一百把剑,破空而去。

抚柳望归山道十八弯落涧系马山前

这些剑招都是离山剑宗的山门剑。

从第一式到最后一式,这一百把剑竟分别使出了一百记剑招。

这等于一百名离山剑宗的弟子,同时发出剑招。

按道理来说,陈长生的真元不可能如此充沛,但不要忘记,那些剑正在燃烧自己的生命,这是它们最后的战斗。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还有强大至极的遮天剑意,此时这一百把剑暴发出来的威力根本不是普通的离山剑宗弟子发出的剑招所能比拟,而是离山剑宗内门弟子、甚至是神国七律的水准

一百个梁半湖、一百个七间、或者说,一百个关飞白同时发剑,会有怎样的威力?

就算是聚星巅峰的强者,也无法正面抵其锋芒,那只聚星上阶的妖兽呢?

剑光纵横于神道之前,凌厉而向,深深侵杀进神道前方的地底。一座由剑光构成的山门,就这样矗立在神道之前这座山门巍峨壮观,庄肃神圣,仿佛来自离山

地底响起一道带着愤怒与惘然情绪的吼叫,紧接着,地面翻滚裂开,那只土狲带着一道黑血,化作一道流光,拼命地向陵墓外围疾掠,竟是在一招之间便受了重伤

一百把剑没有追击,在神道之前的天空里缓缓起伏飘动。

山门缥缈,仿佛在云雾之中。

有云雾便有湿气,被剑意切碎的yīn云,随着自然的想法缓缓靠拢,天空里再次落下雨水,只是细微了很多。

南客闭着眼睛,雨丝打湿了她苍白的脸。

弹琴老者浑身是血倒在神道上,已经死了,凝翠昏了过去,画秋也昏了过去,只有那对强大的魔将夫妇还站在,拿着弯折的铁棍与破底的铁锅,站在南客下方,为她护法。

看着神道上那座百剑组成的山门,夫妇二人神情凝重——百剑齐至,聚星上阶的恐怖妖兽瞬间受伤,不要说现在境界被压制在通幽上境,就算恢复到周园外的强大战力,自己能够接下这轮狂暴的剑攻吗?

最令他们震撼不解的是,陈长生的神识怎么会强大到这种程度,居然可以分成百道,用一百把剑使出一百记剑招

这片大陆,以往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吗?

南客身前的魂木越来越亮,天空里那道yīn影越来越低,渐要低至她的身下。

如黑sè海洋般的兽潮,终于来到了陵墓的四周,蔓延而上,开始攻击。无数只妖兽,嘶吼着,咆哮着,跃上陵墓里的巨岩,向着上方快速地攀爬。在很短的时间里,陵墓的下半段便被兽潮所淹没,一片混乱,拥挤的妖兽不停涌动着,显得有些恶心。

陵墓实在太大,妖兽的数量实在太多,到处都是。神道上的一百把剑不停地斩杀,如真正的山门,却没有办法阻止兽潮前进的势头。陈长生还需要更多的剑,那些剑就在陵墓四周的天空里。

站在石台边缘的细雨里,他的脸sè变得有些苍白,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抖。

无数招离山剑法,正在他的识海里不停地闪过。他的神识与那道剑意一起,通过黄纸伞,落在了所有剑的剑身上

万道神识万道剑。

万道剑光万声啸。

无数道凄厉的剑啸在陵墓四周响起,瞬间压过兽潮暴戾的咆哮声,占据了整片日不落草原。

无数道剑破空而飞,杀向兽潮

细雨遮不住草原边缘的落日,那团看似没有温度的光团散发出来的红暖光线,落在那些剑的剑身上。

那些剑仿佛要燃烧起来,在陵墓四周飞舞着,穿行着,仿佛金乌。

金乌归离山

这是一记剑招。

一记威力极大的剑招。

擦擦擦擦

无数声密集的切割声响起,陵墓西南面上的数百只妖兽,被一片金sè的剑雨从中斩断

数十把剑在陵墓北面的天空里散发,剑势带出的尾迹,就像一朵鲜花正在怒放。

繁花似锦

这依然是一记剑招。

草原的地面上,瞬间出现无数道深刻的剑痕。

正在向陵墓涌去的十余只蛟蛇寸寸断裂,肉团在污血里不停抽搐。

还有无数把剑狂暴地穿行着,与那些妖兽锋利的爪牙拼杀着。

妖兽的鲜血与剑的光泽混杂着,喷涂着这个世界。

落日余晖下,微微细寸里,剑鸣阵阵于草海之上。

陵墓仿佛一艘巨大的渔舟。

渔歌三唱。

这依然还是离山剑法。

陈长生的脸越来越苍白,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但他握着黄纸伞,站在微雨里,始终没有倒下,于是,那些剑还在继续战斗。

数百剑来到那座如山般的倒山獠前。

倒山獠发出一声怒嚎,手里的石柱,带着难以想象的威力,向着那片剑雨砸将过去。

草原上响起一阵暴鸣。

剑雨稍一零落,便再次重整,向着倒山獠杀将过去。

山鬼分岩。

星钩横昼。

露华零梧。

这是当初在青藤宴上,七间与唐三十六战时,依着苟寒食的指挥,连续用的三招。

今天被陈长生用来对付这只恐怖的妖兽。

倒山獠如山般的身躯上,出现了数百道清晰的剑痕

看着这幕画面,看着陵墓四周的无数画面,腾小明与刘婉儿夫妇脸上的凝重之sè已然不见,只剩下一片苍白。他们在雪原战场上不知见过多少人类军中强者,再惊世骇俗的画面也见过,今日在周陵之前也见到太多神奇的事情。

但此时,他们依然被震撼的无法言语。

腾小明神情微惘,看着雨中的陈长生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累。麻烦大家投一下免费的金键盘作品票以及推荐票,辛苦大家了,明天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