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由周园而至雪原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1-25    作者:猫腻


一把由剑构成的巨伞,遮蔽了周园的天空,挡住了那些自天落下的流火,撑住了那些碎裂将落的空间碎片,那些正在坠落的天空碎片本应没有重量,但附在无形的伞面上,却生出了仿佛无限的重量。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陈长生的双脚深深地陷进了坚硬的岩石里,边缘生出无数道细密的裂纹,裤子瞬间变成了无数碎屑。

下一刻,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天空难以想象的重量与威压,直接通过万剑传导至他的身上,他身体里的每根骨头都仿佛在吱呀作响,随时可能断裂。

恐怖的破裂声继续响起,他的双脚继续破开坚硬的岩石,他再也无法支撑,左膝一软就这样跪了下去,膝头重重地落在岩石上,砸出无数石砾与烟尘。

只听得下方一阵轰隆隆如雷般的闷声响起,烟尘大起,渐要遮住近处的草原与那条早已不复当初模样的白草道,整座陵墓都开始震动起来,然后竟在极短的时间里下沉了数尺

这,就是天空的重量。

陈长生单膝跪在陵墓之顶,天空之下,脸sè越来越苍白,神情越来越痛苦,他浴过真龙之血的身体可以说坚若钢铁,即便是南客的孔雀翎,都没有办法破开他的外防,然而在这道纯粹的、恐怖的重量之下,他的身躯即便是真的钢铁,仿佛也都要给碾成铁片。

好在终究不是真正的天空,只是被能量风暴撕扯下来的天空碎片,虽然极为痛苦,险些被直接碾压的神魂俱碎,但他终究还是撑住了,身体渐渐不再颤抖。

陵墓四周的十一根石柱也已经真正的平静下来,黑sè的石碑之间隐隐有某种气息在流淌。如果不是那块王之策留下的黑石,无论是他还是徐有容,还是周园里的人类修行者和妖兽,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至少还保有着一线生机。

他跪在陵墓的最高处,左手撑着黄纸伞,右手握着插进岩石里的短剑,极其艰难地抬起头来,望向远处,希望那线生机已经到来。

破裂的天空本就很yīn沉,此时被无数道剑影覆盖,周园的世界更是晦暗一片,天地的崩溃暂时停止,草原上的飓风还在狂舞,可以看到很多妖兽已经奔到了草原边缘,也可以看到远处那些燃烧的园林里,隐隐有气息正在高速掠离,是有人已经离开了吗?

然后,他的视线穿过狂舞的风沙落在远方,隐约可以看到,那只鹏鸟抓着那名少女已经飞出草原,消失在天边的山峦里。

你要活着,要好好地活着。

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周园的门可能已经开启了,参加此次试炼的人们正在离开,那些妖兽也有可能逃出生天,然而他却无法离开,一旦他收了万剑,天空便会直接落下来,把他与周园一道碾成青烟。

草原上飓风依然狂暴,他的膝盖深深地锲在陵墓最高处的岩石里,疲惫地低着头,觉得自己的处境,就像国教神话里那个著名的悲剧英雄。

那位在陡峭的山道上,用尽全身气力顶着滚落的巨石的英雄如果稍微松懈,便会被巨石碾死,只能夜夜,永远没有尽头地把生命消耗在与巨石对抗的过程里。

陈长生从未想过自己会进入如此绝望的境况。他不想做悲剧英雄,也没有舍生取义的念头,他没有那么伟大。只是他想活着,也希望很多人活着。

比如那些他认识的人,在意的人。

折袖,如果你还活着,那就活着吧,七间,你也应该活着,还有那个刚刚消失在山峦里、和自己同姓且有一个美丽名字的秀灵族少女……初见姑娘,你要好好活着。

至于接下来他该怎么办?他刚才对徐有容说,自己会看着办,看着办这三个字其实也就是不知道怎么办的意思,但他也是真的想看看会不会出现自己等待的变化。

国教神话里那位著名的悲剧英雄,之所以最后在与那块岩石的对抗里耗尽年华与生命,直至绝望化成一座石雕,是因为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没有一个人去帮助他。之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帮助他,因为他曾经很骄傲,从来不肯去帮助那些卑贱的庶民。

陈长生虽然经常让人无话可说,但没有任何人会认为他骄傲,自信和骄傲从来都不是同义词,而且他向来很愿意帮助他人,比如此时正在向周园外逃奔的那些人类修行者。

得道者,必多助。

像梅里砂主教这样的国教大人物,还有月下独酌朱洛这样的强者,都在周园的门外,只要他再坚持一段时间,这些人肯定会来救他。

陈长生就是这样想的。

只是,究竟要撑到什么时候?还要坚持多久?

天空恐怖的重量,让他的身体无一处不痛楚,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右手举着的伞变得越来越沉重,直至他的手臂渐渐失去了感觉,仿佛废了一般。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插在陵墓顶端石中的短剑里响起黑龙的声音:“你……还好吗?”

陈长生低着头,问道:“你还好吗?”

他更关心它现在如何,先前为了对抗那只金翅大鹏,黑龙的离魂从幽府外的湖水里醒来,然后进入了短剑里,之后竟是没有时间进行任何交流。

黑龙沉默了会儿,说道:“还好。”

陈长生说道:“我也还好,还能……再撑会儿。”

黑龙说道:“我听得懂,这是你们人类语言里的所谓双关,但你知道,相对龙语来说,这种技巧或者说复杂程度,实在是可怜的不像话。”

陈长生疲惫说道:“能说点别的吗?”

黑龙说道:“嗯,有件事情你好像还不知道,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你……”

陈长生说道:“无所谓了。”

黑龙的声音变得有些小心翼翼:“你……不会死吧?”

“不会。”陈长生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黑龙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看来,你真的要死了。”

陈长生有些无奈,说道:“为何这么说?我说了我不会死。”

黑龙说道:“你刚才的回答太快……没走心。”

陈长生懒得再理它,又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黑龙会人类语言,这并不让他意外,只是它的声音为何会如此清稚细柔,就像个女子……

他没有问,因为他这时候真的很累,很疲惫,很痛苦,快要……撑不住了。

这是天空的重量,凡人能够撑几时?

他没有出汗,但感觉体内所有肌肉都已经撕裂,快要脱力。他的神智已经变得有些恍惚,真元已经耗尽,就连视线都变得模糊一片。

万剑俱默,他也沉默了,甚至进入了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呼啸的风声渐渐变弱,狂暴的能量湍流带来的威压渐渐消失,黄纸伞上传来的重量也渐渐消失,天地变得一片安静。

陈长生睁开眼睛,疲惫到了极点,望向四周。

就在这时,一片雪落了下来,落在黄纸伞的伞面上。如此轻柔的一片雪,却让他的手腕一阵剧痛,险些握不住伞柄,周园……落雪了?

不是。

这里不是周园,这里是一片雪原。

他望向远方,只见天空的yīn影下隐隐有座雄城。

这里是哪里?他很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震惊与疲惫,让他无法动弹,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式——他单膝跪在雪原里,左手握着短剑,右手举着黄纸伞。

这里的天空没有崩裂,雪原静美,他这样子当然有些可笑。

脚步声响起,一个人走到他的身边,轻噫了声,说道:“有把剑。”

然后那人伸手把黄纸伞从陈长生手里拿了过去。

(周园剧情至此正式结束,当然,余波还有很多,大家想得到的那些趣事都在后面。周园里的情节我自己非常喜欢,那是去年定大纲的时候,就提前确认了的事情,我写的非常认真努力,但当周园情节进行到中断的时候,我就开始提前想象今天这一章,我要的就是最后那个画面,我曾经多次对现实里的朋友认真地学过这个场景,我演过陈长生半跪雪原送伞的模样,也演过装逼某人潇洒取伞的模样,总之,这个画面就是写作的目的。我写小说编故事,总是为了无数美好的画面,比如将夜里的春风亭,大师兄粉墨登场的时候,也有一声轻噫,诸如此类,所谓打死不改,那就是我了,希望大家能喜欢。金键盘奖评选到月底,麻烦大家投一下免费票给择天记的作品,非常感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