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简单少年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2-12    作者:猫腻


梁红妆神情微凛,被勾画的极细的眉梢向上挑起——最年轻的国教学院院长,国教重点培养的对象,教宗大人和梅里砂主教最偏爱的晚辈,原来就是这个少年——他知道陈长生,不然也不可能猜到,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一些事情,比如:陈长生以十六稚龄通幽上境,他那位极不亲近的远房堂兄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也很是佩服,但他想不明白陈长生先前那一剑。

世人皆知,陈长生的天赋在于修行,在于通读道藏这四个字里隐藏的毅力、勤奋以及悟性,但他的血脉天赋很普通,根本无法与秋山君、徐有容、落落殿下相提并论,那么他的这一剑怎么可能超越通幽境与聚星境间的分际,直接破了他的星域?

难道他在出剑之前就已经看破了自己的舞衣?梁红妆望向苏离——聚星境的星域看似完美,终究不是真正的完美,但也只有苏离这种层级的大强者才能够看破,可先前苏离一直没有出声,甚至目光都一直落在陈长生的剑上,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

“你用的……到底是什么剑?”

梁红妆看着陈长生手里的短剑,细眉挑的更高,越发妖魅难言。陈长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苏离教剑的时候,说得很清楚,这记剑法应该算在慧剑的范畴里,但他总觉得其间隐隐有某种差别。

苏离这时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他看着陈长生,带着不解和疑惑的神情问道:“你真是猜的?”

陈长生点头,诚实说道:“就是蒙的。”

苏离的眼睛微亮,似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少年,继续问道:“概率?”

陈长生在心里估算了一番,有些不确定说道:“七?”

苏离的声音陡然变高:“七成?”

即便剑道天赋傲然当世的他,也觉得这个答案太过惊世骇俗,无论是数百年前他在离山学剑,还是秋山君当初跟着他初学慧剑的时候,都没可能做到这一点。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的,所以不可能发生。

陈长生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我是说百分之七。”

苏离心想这还差不多。饶是如此,陈长生的表现也已经超出了他的推算,感慨说道:“够了,至少已经脱离了蒙的范畴,来到了猜。”

陈长生有些蒙,问道:“蒙和猜有什么不同?”

苏离说道:“猜需要依凭,蒙是瞎混,当然不同。”

陈长生想着先前出剑之前那瞬间的感觉,忽然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猜还是蒙。

他这一剑更多靠的并不是计算,而是直觉。

直觉,很多时候就是大量计算及练习后产生的类似本能的反应。

他隐约觉得自己那一剑、对梁红妆的舞衣的破解,与苏离教他的慧剑有些极细微的差别,却不知道这种差别到底是什么。

梁红妆站在十余丈外,看着二人对话,忽然笑了起来,带着残妆的秀美脸庞上满是嘲讽的意味:“这就聊起来了

苏离看着他说道:“你想聊?那一起啊。”

梁红妆怔住,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略一沉默后,竟真的加入了这场聊天。

因为他有些话想要说,要对陈长生说,至于苏离,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看着陈长生说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凉郡北?为什么会和这个魔头一路?为什么要帮他?”

陈长生在京都听到的以及印象中的苏离大多数时候就是离山小师叔这样一个世外高人形象,这一次万里同行,他发现这种印象并不准确,或者说不足以形容,苏离自己也承认杀过很多人,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直接地指责苏离为魔头。

“他杀过多少人你知道吗?他的剑被血洗过多少次,才会如此锋利,你知道吗?”梁红妆看着陈长生微讽说道:“他杀过那么多人,早就应该死了,结果却一直没死,天道循环,报应却爽了期,到了如今,他终于迎来了死期,你却要回护于他?”

陈长生没有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梁红妆伸手整理了一下舞衣,再次走了过来,说道:“他是南人,你是周人,他杀过那么多周人,你有什么道理帮他?”

这看似不是问题,实际上仔细来想,确实是个问题。

在雪原上,陈长生背着苏离逃亡,可以说是报他的救命之恩,而且也只有苏离才能帮他回去,但现在,横跨万里雪原之后,再多的救命之恩也已经报了。现在已经回到了大周境内,他完全可以安全地离开——离山因苏离而强,国教中人则是因国教而强,现在苏离如重伤落难的雄狮,而只要国教还没有覆灭,以陈长生国教学院院长的身份,以传闻中教宗大人和梅里砂主教对他的赏识,谁敢对他如何?只要他愿意离开,无论薛河、梁红妆还是随后陆续会到来的那些强者,都会在第一时间里礼送他归京。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没有道理继续站在苏离的身边。

陈长生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神情淡然,没有说话,因为这也是他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只不过他没有问,陈长生自然也没有回答。

现在梁红妆问了出来,他想听听陈长生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说道:“我是从周园里莫名其妙到了雪老城前。”

梁红妆微微挑眉,没有想到竟是如此。

“在周园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当我离开周园,看到那座雪老城的时候,也以为自己死定了,然后……苏离前辈救了我,而且我想前辈被魔族设局围杀,或者与我在周园里遇到的那件yīn谋也有关系,好吧……其实没有这么复杂……道理其实很简单,前辈救了我,我自然不能眼看着他去死。”陈长生看着梁红妆认真解释道。

苏离说道:“万里雪原和薛河的刀,你的命早就已经还清了。”

“前辈,帐不能这么算,准确来说,性命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算帐的。”陈长生明确了自己的心意,语句也变得流畅起来:“对于您来说,只是救了我一命,对我来说,这一条命就是我的所有。”

苏离和梁红妆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作为在修行世界里生活很多年、身心皆尘的人,很难接受这种道理。

苏离摇头说道:“我认为你已经不再欠我什么。”

陈长生说道:“我不这样认为。”

苏离微怔。他很清楚,陈长生不是自己的崇拜者,也没有什么意趣相投,更谈不上什么忘年交,所以才会好奇陈长生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开,直到此时此刻,才知道,原来就是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当然,能够坚持这种道理的人,真的很不简单。

“旁人眼中的一条命,实际上是你的所有……那你准备怎么还我?难道你准备这辈子就守在我的身边,给我做牛做马?”

苏离看着他微嘲说道,眼神却有些温和。

陈长生微窘说道:“也不必如此吧?”

苏离笑了起来,梁红妆也笑了起来,一者欣慰,一者嘲笑,意思各自不同。

“就算真的算帐,互相救一次便能抵销,我也不认为已经还清。”

陈长生望向梁红妆说道:“我要还救命之恩,所以我要确认前辈真的安全、性命无虞,才能离开,就像一个在水里奄奄一息的病人,你把他从河里救起,却不理会他病重将死,就这样离开,那怎么能算是你救了他呢?”

梁红妆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陈长生说道:“多谢……阁下理解。”

看着梁红妆媚若女子的容颜,红sè的舞衣,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

梁红妆看着他平静说道:“我要报杀父之仇,是不是也很有道理?”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点了点头。

杀父之仇这四个字,是谁都无法辩驳的道理,是最高的道理。

“既然你坚持要救他,那我只能杀了你。”

梁红妆说道:“事后若教宗大人降罪,也不过一死了之,你知道我是不会怕的。”

陈长生知道对这样的复仇者而言,一旦下定决心,国教的威严并不能改变他们的心意,说道:“明白。”

梁红妆的气息越来越凌厉,没了绸带的舞衣在山风里轻轻飘舞,星域较诸先前更加稳定强大。

他看着陈长生面无表情说道:“你最后还有什么话说?”

陈长生诚恳说道:“还请阁下手下留情。”

甲天要飞一整天,要乘机,趁机,请假一天,当然,这里的趁机是很辛酸的,再祝大家小年快乐。这章最后一句最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