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三棵松(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16    作者:猫腻


(三棵松和五棵松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已经好些年不看篮球了。因为受到了很多关心,所以说一下,前天和大前天的请假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其实就是……是病了,小病,普通感冒加鼻炎,但真是很难受。请病假往往是容易被指责为装病,这会让我极不爽,所以我现在习惯请事假,只不过现在还在难受着,非常难受,全身酸疼,昏沉,就连头皮都在疼,所以写的很慢,向您解释一下。)

作为在人类世界德高望重,在黎民百姓眼中有若神明的八方风雨,在苏离的口中就是八个废物,更不要忘记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说过对方是老混蛋。这还罢了,听他的口气,似乎说杀便能杀死这些大陆的最强者,真是何其狂妄骄傲,即便他是传奇的离山小师叔,场间听到这番话的人,依然觉得太过夸张,甚至荒唐。

朱洛的脸上没有露出因荒唐而生出的嘲弄神sè,也没有愤怒,还是那般的漠然,作为绝世宗的宗主,他的道心修的便绝情灭性,这四个字并不是冷酷暴虐的意思,而是仿佛明月照雪原,孤清冷绝,不为外物神识所惑的意思。

他看着苏离说道:“你没有机会了。”

是的,苏离就要死了,无论他全盛之时有没有能力杀死八方风雨,甚至威胁到那五位圣人,他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未曾发生的事情只能成为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迷团。

但苏离不这样认为,他看着朱洛说道:“待我养好伤,我首先就去汉秋城杀你。”

他这话说的极其随意淡然,仿佛根本不知道朱洛是来杀自己的,仿佛不知道浔阳城就是他的葬身之地,仿佛下一刻他就会回到离山。

朱洛披在肩头的长发被微风拂动,双眉同时微动,终于露出一丝讥诮的意味。

“不对,不应该是去汉秋城杀你……而是去汉秋城杀你全家。”

苏离纠正道。然后他望向人群前方的梁王孙,说道:“这一次,我要吸取曾经的经验教训丨再不能犯这些错误。

“前辈,您这样是不对的。”

陈长生牵着缰绳,回头望向他说道。是的,杀人全家这种事情怎么都是不对的,哪怕斩草不除根,可能会带来日后的燎原野火。

一路南归,苏离以为自己很了解陈长生这个小孩子,但到了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完全了解对方,沉默片刻后笑着说道:“那就不杀他全家,只杀他。”

这番言谈听上去就像是笑话,事实上本来就是笑话。

即将死去的苏离,说将来要杀朱洛全家,他哪里还有将来?

朱洛看着他,肃容说道:“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难道你不能正经一次吗?”

先前浔阳城的主教大人华介夫对陈长生说过类似意思的话。

“平静地迎接死亡就是正经?那我不会喜欢这正经,死在沙场上、万山里,还是死在舒服的床上和美人的怀抱中,我当然选择后者。”

苏离说道:“说起来,我真的不理解你们这些老家伙究竟为了什么而活着……如果说利益,我看不出来你能从这件事情里获得多少利益看来你也挺惨,毕竟这里是天凉郡……那些老家伙可以躲在自己的洞府里、都城里,你却没办法躲。”

朱洛沉默片刻后说道:“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的。”

自始至终,这位德高望重的天凉郡大人物,都没有在浔阳城现身的意思,因为哪怕是他也不愿意亲手杀死苏离,至少双手不能沾上苏离的血。

直到王破出现,刀破雪空,群豪避退,他不得不出现。

苏离看着他嘲讽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怎么解决呢?虽然说南边也有很多人一直想我去死,但怎么说我也是天南的偶像人物,如果你的双手沾了我的血,那么南人的愤怒就要由你朱家和绝世宗来承受了,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朱洛没有说话,像他这样的人物,道心无法,世事洞明,哪有算不清楚时局的道理,只是正如他所言,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在天凉郡,那只好由他来解决。

“活了几百岁,终究还是要被人当刀来使。”

苏离看着他同情说道:“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白痴?你爸在九泉之下得知朱家会因为你今天的决定日渐衰弱,会不会后悔生出你这个白痴来?”

锋利刺耳,字字诛心,却不仅仅因为这是污言秽语,而是因为这些话没有错。无错之言,便是剑,以苏离的本事,哪怕朱洛道心定如磐石,也要被留下些痕迹。

朱洛看着马背上那个已然虚弱,连手臂都快要抬不起来的家伙,说道:“滔滔大河分两岸,哪怕只看不语,也总要选一边。”

这说的是苏离,说的就是为什么整个大陆都要杀苏离。

十余年前,大周在国教学院血案之后,正处内乱之中,长生宗与梁王府联手,意欲北伐,苏离却不愿意,甚至凭手里一把剑把这件大事给破了。百余年来,无论天海圣后还是教宗大人,都想着要南北合流,可苏离还是不于,凭着手里的一把剑,站在天南生生阻着天下大势无法向前。

在这两件事情上,无论苏离怎么选,他都不会陷入当前的危局,然而他却偏偏什么都不选,他的态度非常骄傲而明确:“我若是砥柱,就该站在大河中央,我若是浮萍,就该顺水而下,我是苏离,我凭什么要站在岸边?”

朱洛不再多言,说道:“离山会继续存在,只不过不再有你。”

这是尊重,也是宣告。

浔阳城的街头,安静无声,yīn云渐盛,又有雨点缓缓飘落。

“没有我的离山,还是离山吗?”

苏离面无表情望向南方,想着离山上此时可能正在发生的事情,心情沉重。

这不是狂傲的宣言,而是担忧。

整个大陆都认为,苏离就是离山,他自己其实并不这样认为,他自幼拜入离山剑宗,知道离山自有剑魄jīng神,但事实就是,这数百年来,他就是离山顶上的那棵青树,洒下荫凉庇佑离山弟子,如果他不再了,离山将会如何?离山现在肯定有事,是什么事?离山的弟子们能撑得住吗?这是他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

“终究,我还是不如黑袍……在这方面。”

苏离收回眼光,望向朱洛说道:“他杀的人虽不见得有我多,但对人性yīn暗面的认识却确实在我之上,神圣领域里依然有滚滚红尘,他太清楚你们这些所谓人类世界的守护者的心意,可是你们究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

朱洛说道:“有时候,历史的河流需要倒退才能更有力量地前进。”

“攘外必先安内?”苏离看着他嘲讽说道:“那你劝陈氏皇族里的那些人不要想着当皇帝可好?或者你去劝天海主动退位如何?”

朱洛沉默片刻,说了一段道藏里的经卷,隐有深意。

“我最不喜欢你们这些神神道道的作派。”

苏离根本不想理会这段道藏里有多少深意真理,说道:“太不好玩。”

“确实不好玩。”

一直没有说话的肖张,大摇其头,脸上那张被雨水打湿的白纸发着啪啪的声音,像是在抽谁的耳光,然后他转身背着那把铁枪,向长街那头走去。

他来浔阳城是杀苏离的,这时候有人来杀,苏离必死,他还留着做什么,像苏离这样的人物,哪怕重伤不能还手,杀死他也是有意思的,看着他去死却不好玩。

梁王孙没有走,那数百名修行者也没有走,他们站在越来越大的雨水里,沉默不语看着街中的那数人,他们要等着看苏离怎么死。

苏离摸了摸身下骏马湿漉的鬓毛,说道:“你们可以走了。”

这六个字当然是对陈长生和王破说的,他虽然极为厌憎平静迎接死亡或者说回归星海这种调调,但终究还是要讲些气度,毕竟他是离山小师叔。

人的一生要怎样度过,苏离想过很多次,最终也没有得出结论,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凭着自己的喜恶行事,但人的一生怎样结束,他早已有结论。

死在八方风雨的手中,虽然和他的想象有很大差距,但也算勉强可以接受了。

陈长生牵着缰绳,低头看着靴子前的雨点,沉默不语。

事已至此,再做别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是这个世界要杀苏离,现在在雨街那头的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他的剑再快再强,都不可能拦住对方。

王破也没有说话。

但他开始卷袖子。

他的动作很慢,很专注,很仔细。

他把右臂上的衣袖卷至肘间。

如此一来,挥刀应该能更快上一分。

苏离神情微凛。

先前他那番诛心的言语,说朱洛这些八方风雨想找机会杀死王破这样的晚辈,就是想保住王破的命……他手上的鲜血太多,朱洛事后可以找到很多借口,但要杀王破则不同,在没有足够坚定的理由之前,任何对王破的举动都可以被理解成嫉贤妒能,因为不想被惊才绝艳的后辈取代地位,从而不顾人类的整体利益痛下杀手。

只要王破不主动出手,在数百道目光的注视下,朱洛便没办法对王破做些什么,甚至他和其余的八方风雨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还要格外注意王破的生命安全。

但王破没有让路的意思。

他卷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臂,准备出手。

雨街愈发安静。

苏离静静看着王破。

朱洛静静看着王破。

王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开始用衣袖擦拭铁刀,神情平静专注,动作缓慢认真。

朱洛忽然笑了起来,因为他终于真正的怒了。

从他的笑容里感觉不到怒意,但浔阳城感觉的非常清楚。

天空里的yīn云压的更低,雨水瞬间变得滂沱。

这就是神圣领域的威严,仿佛天威。

然后他敛了笑容,看着王破面无表情说了一句话。

“你,准备向我出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