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出剑(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20    作者:猫腻


陈长生决定,不能等王破败后再出手。站在雨街上,变成先后两道墙,看着挺悲壮,实际上无意义,先前他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他当时根本没有自信,只是想着尽人事听天命——他再如何天赋惊人,终究修行不过一年有余,不要提体内依然断裂的经脉,只说这点时间,从想要与八方风雨战斗,这真是很荒唐可笑的事情。

他原本以为自己稍后就算出剑,也只不过是为了尽些心意。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因为每一名修行者倒下,便让他的信心增添一分,通幽境的修行者已经无法威胁到他,刚才甚至有个应该进入聚星初境不久的修行强者,竟被他在雨中一剑斩落

如果不是雨街那头的战斗层级太高,太过耀眼,或者会有更多人注意到陈长生做到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天书陵里获得的提升,在周园里的收获、跟着苏离南归一路学剑,王破在暴雨里的形象,在这一剑里得到了完美地呈现

看着在风雨里苦苦支撑的王破,看着他身上不停流出又被暴雨迅速冲淡的血水,渐强的信心与渐复的真元让陈长生的心里涌出极强烈的渴望——他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刺朱洛一剑,哪怕对方是传说中的八方风雨,他还是想刺出那一剑。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出剑,这一剑应该刺向何处,但他以为,既然自己决定出剑,那么在出剑之后,自然就会懂得这一剑应该怎样运行。

陈长生走过那数名倒在雨水里的修行者,离开苏离马前向王破走去,在行走的过程里他开始静心明意,眼睛变得越来越明亮。

对方是朱洛,从圣境界可以轻松碾压他的燃剑,月华之前,萤火如何能够明亮?雨街上如月光般的剑意飘缈不定,根本无法计算,慧剑自然也是无法用的。那么他该出什么剑?什么剑才是他最强大的一剑?

陈长生知道自己最强大的剑是什么。

在周陵上,他曾经向着遮蔽半片天空的yīn影刺出过那一剑。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不能施出那一剑,他想试试。

他的神识落在龙吟剑上。此时的龙吟剑以鞘为柄,合为一体,神识落下的瞬间,便唤醒了剑里的那些魂。

他唤醒了万道残剑,准备再借剑意一用。

黑龙也醒了过来。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的真元狂暴地燃烧着,身体变得无比滚烫,不停落下的雨水触着衣衫便瞬间变得蒸汽,笼罩住了上半身。断裂的经脉发出难以承受的声响,剧烈的痛苦从身体各处传进识海,狂暴的真元终于成功地突破几处阻塞,运至手腕间,他已经做出了出剑的准备。剑里的无数剑意与黑龙的那缕离魂也沉默地做好了准备。

然而就在这时,陈长生忽然觉得周遭的雨街变得幽暗了些。是因为缭绕在自己眼前的这些雾汽吗?

不是因为雾,是因为有人遮住了在雨街里弥散的光线。

陈长生忽然觉得很冷。

他的身体早就已经被寒雨打湿了很久,按道理来说,应该麻木了,但在这一刻,他却仿佛能清晰地感觉到一缕寒风在颈间拂过。

寒意由心底生起,他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法动弹。

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那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更准确的说,他忘记了一个人。

一个不能忘记的人。

他背着苏离穿过数万里雪原,从魔域回到人类的世界,一直有个刺客跟着他们。

那个刺客很著名,所以苏离有些瞧不起对方。当然,也只有苏离才有资格瞧不起那名刺客。要知道,那名刺客在天机阁的刺客榜上排名第三。从来没有人敢瞧不起他,瞧不起他的人大概绝大多数都已经死了。

陈长生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资格瞧不起那名刺客,而且一路上苏离时常看着远山的沉默不语,从那些画面里他知道,就连苏离内心深处对那名刺客都有些忌惮。

苏离和他一直都很警惕,无论是与薛河还是与梁红妆惨烈地厮杀时,哪怕被逼入绝境,哪怕看着随时都可能死去,他们依然没有忘记那名刺客的存在,准备着后手。直到刚才,陈长生终于忘记了这件事情。

——就在他最有信心,感觉自己最为强大,战斗意志最为坚决的时候。

他向着朱洛走去,却离开了苏离。

他不知道那名刺客就在他与苏离之间,被大雨淋着,躺在地上,正是先前一名假装被他击倒的修行者,而那名刺客此时正站了起来。

连续数十个日夜的隐匿等待,刺客终于等到了一个最完美的机会。

那名刺客没有蒙面,平常的容貌,随处可见的眉眼,雨水落在他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他的模样也很难在人心里留下痕迹。

这是一个很平凡无奇的人,就像路边的石头,废墟里的瓦片。

陈长生感受着身后的动静,身体僵硬无比,想要转身,但知道来不及了。

确实来不及了,那名刺客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不会再给苏离任何机会。

那名刺客在雨中飘掠至马前。

他的身法看着很寻常,但很快。

然后他出剑。

他的剑很寻常,剑法看着也很寻常,但很快。

总之,一切都发生的很快。

但这名刺客的境界很不寻常,那把寻常的剑的锋尖,悄然无声地耀着无数星屑。

一道强大至极却又幽寂至极的气息,随剑同出。

聚星上境

一名聚星上境的刺客?

这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理解范畴。

已经修行至聚星上境,为何还要以杀人为生?

这名刺客为何要杀苏离?

这名刺客该有多么可怕

大雨不停地落下。

陈长生双手握剑,站在雨街上。

在他身后,那名刺客像幽灵一般,向苏离出剑。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一切似乎都已经来不及改变。

雨声如怒。

忽然一道有些轻的声音响起。

那是剑与血接触的声音。

(最近身体不好,事务又特别多,更新很少,请大家多包涵,争取二十二号之后能多写些,但最近写的很用心,希望大家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