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与子(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3-31    作者:猫腻


看着离山诸峰冲天而起的剑光,小松宫神情大变,两位戒律堂长老面sè严峻,那位长生宗的姜姓老长脸sè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只有秋山家主始终盯着秋山君一言不发。

秋山君却是看也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对随小松宫等人说道:“还不束手就擒,难道还真准备承受万剑穿心之刑?”

然后他望向那些随小松宫等人闯上主峰的离山弟子们冷峻说道:“至于你们,既往不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看在今日只流血,尚未出现死亡的情况下,如果你们这时候弃剑,我会按照门规底格惩处,可以不将你们逐出山门。”

那些离山弟子随师长闯入主峰,本就心下惴惴,当秋山君出现,并且极其强硬地站在掌门一方后,已经面露犹豫之sè,此时听到这句话,更是陷入剧烈的挣扎之中。

小松宫怒极而笑,手握长剑看着秋山君说道:“真是荒唐到了极点!就算世人都知道将来离山剑宗必将由你执掌,但现在你年不过二十,身为三代弟子,居然敢对我们这些长老不敬,居然敢向我出手!我离山剑宗这些年,真是被苏离给带上了邪路!”

秋山君看着他认真说道:“邪人不走正道,正人身前哪有邪路?”

小松宫更怒,厉声喝道:“先前你师父用剑阵封住诸峰与主峰之间的通道,就是不想诸峰弟子死在我们的剑下!你若敢让万剑大阵向我等出手,今日离山诸峰要死多少人!难道你想让我离山剑宗真的因为内乱而毁于一旦!”

听着这话,群峰之间的剑光微凝,白菜等离山弟子望向秋山君,目光很是不安,因为他们清楚小松宫说的没错,离山剑宗最强大的剑堂jīng锐,此时尽数被困在山腹剑阵之中,支持掌门与秋山君的离山弟子虽然人数居多,但若以战力论,则是远远及不上小松宫这三名境界深厚的二代长老,更不要说今日随他们上离山的还有那位长生宗长老,更有秋山家主与那位境界深不可测的秋山家供奉!

要知道万剑大阵的绝大部分力量,都用在布置传送剑阵之上,就算秋山君与离山三代弟子们绝意与离山共存亡,也不见得能够击退如此强大的敌人!如果双方真的不顾一切展开战斗,就算秋山君能够把万剑大阵的残余威力尽数施放出来,只怕离山上也将血流成河,那些忠于离山的弟子不知道有多少将会命陨当场,而这真的值得吗?

秋山君看着诸峰间的云与剑光,剑眉微挑。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出剑的准备,下一刻他就会出剑,他现在已经把两名戒律堂长老逐出离山,所以现在离山法剑便在他的胸中——离山法剑在前,没有值不值得,只有应不应该。

白菜懂了,不再多言,提着剑走到大师兄身后,平静而坚定地看着那些强大的敌人,数十名离山弟子也懂了,走到石阶之前,准备着最后这场战斗的到来,不理会先前可曾有受伤,不在意肩头还在淌着血,握着剑的手无比稳定。小松宫等人也懂了,他们身后的弟子们也懂了。有的弟子低下了头,有的弟子咒骂出声,有的弟子默默走到场边,有的弟子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剑。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在峰顶缓缓响起。

“你四岁那年,在南灵山里遇到了一只龙蛟,所有的侍从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你没有向独角兽发起攻击,而是任由它把你带回洞府,准备用作将来的食物。直到今天,包括为父在内,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又是如何杀死的那只龙蛟,但我相信,你当时依靠的绝对不是意志与勇气,而是智慧。”

说话的人是秋山家主。他看看着秋山君面无表情说道:“没有想到现在的你,居然被你师父和苏离教成了一个相信匹夫之勇的人,这真的让我很失望,甚至有些后悔当年把你送到离山来。”

秋山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秋山家主摇了摇头,说道:“你醒来本是件天大的好事,无论对你自己还是对整个离山剑宗,因为现在只有你才能避免离山就此灭亡,结果你做了些什么呢?如果你是想着师徒之间的恩义,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无论长生宗还是秋山家,甚至圣后娘娘也没有让你师父死去的意思,我们只是认为,因为苏离和七间的缘故,他不适合再执掌离山剑宗掌门之位,但长生宗长老会里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离山只需要认清楚苏离的罪恶,便能迎来一个崭新而美好的将来,何乐而不为?”

秋山家主的声音渐渐变得强硬而寒冷起来:“我是你的父亲,整个大陆都很清楚,我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你,难道你不明白?你就算再如何天才,二十不到便聚星成功,但今日之事牵涉何其深远,如何是你能够解决的!”

秋山君静静看着他,忽然说道:“父亲,你究竟想为我做什么事呢?”

秋山家主说道:“我们要把苏离和他的yīn影,尽数从离山里清除掉。”

秋山君问道:“你们为何一定要这样做?”

秋山家主面无表情说道:“唯如此,才能确保离山传到你手里时是干净的。”

秋山君沉默片刻,说道:“父亲,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秋山家主说道:“是的,如果你不愿意,不要说离山,便是天下,你也不想要,但你要弄清楚一点,苏离……必然会死在浔阳城里,你如果想离山依然能够像以前那般强大,你就应该拿出真正的通气,正视这个现实!”

秋山君平静说道:“所以我应该交出小师弟,请掌门退位,自己继位,如此方能避免离山内乱,保存实力,图谋将来以至万世?”

秋山家主沉声说道:“难道这样不对吗?”

“如果需要无视事实,才算是正视现实,这样的现实不如无视,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谁也无法无视自己的做的每个决定,一定会心生悔意。”秋山君看着自己的父亲以及那四位长老,说道:“你们已经老了,可以活得现实一些,但我们还年轻,如果我们活下来,必将还有漫长的岁月等着我们,我不想在以后的岁月里想起今日便后悔、痛苦,所以我不会按照你们的方法行事。”

你们已经老了,我们还年轻。

心意无法相通,行事自然不同。

听着大师兄平静而坚定的声音,很多离山弟子忽然觉得仿佛有清泉自天而降,眼睛微湿,剑心则被洗的清明一片。

秋山家主看着自己的儿子,心情异常复杂,复杂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他骄傲,却又伤感,得意,却又愤怒。为了今日这场离山之乱,秋山君与长生宗还有很多天南强者,布置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允许因为一个年轻人而失败!是的,秋山君是他最得意的儿子,是秋山家的将来,但要知道这不是秋山君一人之事,这是秋山家的千年之事!

最终,他做了决定。

他看着秋山君,面无表情说道:“天地。”

这是两个很常见的字,然而随着这两个字的出现,群峰骤静,便是那些剑光都变得黯淡了几分。

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猜到秋山家主此时说的天地二字,出自何处典籍。

那是国教道典里非常著名的一段经文的开篇。

天地,然后是父子。

这是自然至理,这是人间伦常。

无人能抗。

……

……

(太累了,各种难受,能写出来就好,质量也还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