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死之间回京都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16    作者:猫腻


陈长生就要回京都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庄换羽沉默了很长时间,就像前些天刚听说陈长生还活着时一样。

周园一行人离开汉秋城,回到京都后,折袖被朝廷从离宫处要了过去。所有人都以为陈长生随着周园的崩塌一道死亡,回到离山后的七间依然昏迷不醒,而且男女之事,在世间最能引出是非,他相信再也没有人会相信折袖与七间的辩解,所以他很喜悦,觉得生活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轨迹上,只不过,他偶尔会想起梁笑晓——那个在他面前用离山法剑最后一式自杀的年轻天才,于是他的身体便会开始变得寒冷起来,无论盖多少床棉被都无法变得暖和些,仿佛有个魔鬼的yīn影始终静静站在他身遭的空气里。

然而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陈长生没有死。

他出现在天凉郡北的荒野里,据说与那位传奇的离山小师叔在一起。接下来,听说薛河神将去了,但陈长生依然没有死,他们去了浔阳城,再接下来,梁王孙和画甲肖张出现了,朱洛和观星客,两位八方风雨出现了,陈长生居然还没有死……你怎么就不死呢?

庄换羽站在院落里,看着上方那片漆黑仿佛深渊的夜空,脸sè苍白,自言自语说道:“你怎么就不死呢?”

他看着夜空沉默了很长时间,喃喃说道:“没有人会相信的。”

数月之前,继王之策悟道的那个夜晚之后,大周京都再一次沐浴在如银般的星光里,那是因为陈长生在天书陵里观碑修行。那夜之后,整个大陆都知道了他为人类世界立下的功勋,也知道了离宫对他的真实态度。

——陈长生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国教学院院长,教宗大人选择他作为自己的传人,他是国教的继承者。

没有人相信国教的继承者会与魔族勾结,因为魔族不可能给他更大的利益,如果起初他就死在了周园里,或者为了一些生者的利益,有些人可以尝试着相信一番,但苏离活着回到了离山,陈长生活着回到京都,那么这一切都将告一段落,梁笑晓用自己的死亡营织的yīn谋,眼看着便要破局。当然也有人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比如那位可怕的周通大人。

因为周通知道陈长生是计道人的学生,他认为计道人为了报仇,不要说与魔族勾结,就算是葬送整个人类世界都在所不惜。但庄换羽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随着陈长生南归的消息越来越多的传回京都,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小院,天道院青葱的树林里再也无法看到他潇洒的身影,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当初在周园里看到折袖背着七间进入畔山林语后,梁笑晓会那般决然地死去。

除了死,还能怎么办呢?

他低下头,看着院落里的那口幽井,看着反射着晦暗星光的深处的井水,忽然间打了个寒颤。

他自幼在乡间与母亲相依为命,清苦度日,苦读不辍,来到京都进入天道院,因为父亲是天道院的副院长,而且他的修行天赋极高,所以受到了很多师长的疼爱,同窗的敬爱,但他从来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即便是寒冷的冬日,也坚持用冰冷的井水洗浴。

现在已是暮春,京都很是闷热,甚至已经有了夏天的感觉,他却觉得井水有些冷。

那种冰冷的感觉让人恐惧,绝望。

看着幽深的井口,庄换羽的脸sè变得越来越苍白,过了很长时间之后,他终于转身离开了井畔。

这是好些天来,他第一次离开自己居住的小院,一路上遇到的天道院学生看着他,面露诧异之sè,纷纷让到道旁,行礼问安。庄换羽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有与这些同窗说话,直接走到了天道院深处的一幢建筑之前。

这里是天道院院长的寓园,当初茅秋雨便住在这里,后来茅秋雨去离宫接任折冲殿大主教,这里便成了新任院长的地方。

天道院的新任院长姓庄,是他的亲生父亲。

站在安静的寓园外,隔着疏疏的梅枝,看着建筑里的灯火与那个男人的身影,庄换羽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脸sè却不再像先前那般苍白。

他的父亲当年抛弃了他们母子,进京赶考,与汶水唐家那个女子暖昧不清,很是负恩忘义——这是庄换羽坚持相信的故事,这是他对自己父亲一直以来的看法。所以他对父亲一直怀着极大的仇恨与恶意,从而,在面对父亲的时候,他总会生出最大的勇气。

他不知道今夜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但他发现,因为对窗后那个男人的愤怒,自己内心的绝望与寒冷竟好转了很多。

接着,他离开天道院,走到了离宫的石柱前,停下脚步,不再继续向前。

他是天道院的高才,也是国教重点培养的下一代,他有足够的资格进入离宫,但他没有,因为他来离宫不是为了游览风光,却看那最后几株夜樱,他来离宫是想见一个人,可是就算他走进离宫,也没有办法看到那个人,就像他虽然是天才的庄换羽,也没有资格接近那个人。就像以前在天道院里一样,他只能偶尔在茅秋雨院长的寓园里看到那位仙女般的师妹,然后看着她像仙女一样的远去。

站在离宫前,静静看着夜sè里的清贤殿,想象着那位师妹在教宗大人青叶世界里的生活,庄换羽开始回忆。

他想要梳理一下过去数年的时光,弄清楚这些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数年前,他与她在天道院里相遇,然后,在青藤宴上再次相遇,他本以为可以相识的时候,却见着她牵着一个叫陈长生的少年的衣袖。

是的,原来一切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在周园的湖畔,当梁笑晓陡然偷袭,魔族强者眼看着就要把陈长生、折袖与七间杀死的时候,他在山林里,没有拔剑,没有相见。

是的,因为他当时害怕了,他还是个少年,他想活下去。

但现在想起来,何尝不是因为他心里对陈长生始终有很深的嫉与恨?

他真的很想陈长生死。

你怎么就不死呢?

京都忽然落雨了,离宫自然也不例外。

暮春之气顿时被雨水一洗而净,湿漉的青石板竟隐隐生出了寒气。

庄换雨没有撑伞,就这样站在雨里,沉默了很长时间。

有离宫教士前来询问,发现是他,联想到陈长生明日便要回到京都的消息,以为猜到了些什么,不再打扰。

在雨中撑着伞,来来去去的教士与青藤六院的学生们,看着浑身湿透的他,眼神很是复杂,有些怜悯,有些同情,当然,也有嘲弄。

庄换羽回到了天道院的小院里。

衣衫尽数被雨打湿,哪里还会在意冷热,但不知道为什么,最终他还是没有跳进那口幽深而寒冷的井。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守住了一些骄傲,他用的是剑。

他选择死在自己的剑下。

……

……

庄换羽的死讯很快便传遍了整座京都。

与皇城不远的那片灰sè院落,是最早收到这个消息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清吏司。

周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挑着灯笼,站在菜地里的一株青蒿前,试图找到昨天夜里把自己养的那棵兰花咬至半死的蒿杆子虫。

庄换羽之死自然与陈长生归京有关系。站在陈长生一方的人们,想必会觉得扬眉吐气,那些曾经试图通过此事攻击陈长生甚至国教的人们,难免会有些失望。

周通应该是世间唯一真正认为陈长生可能与魔族勾结的人,但非但没有任何挫败感,反而笑了起来:“死的好啊。”

他是真的很开心,虽然不至于笑到前仰后合,但手里的灯笼都摇晃了起来,以至于青蒿杆的影子在菜地里变出很多残影,仿佛一道栅栏。

从浔阳城之事结束,确认苏离活着,陈长生也还活着,京都里的风声顿时为之一变。

离宫方面和军方,给清吏司施加了极大的压力,要求他放了折袖。

释放折袖,这是一个礼物,迎接陈长生归来的大礼。

周通当然不会放人,如果不是陈长生的身份太过敏感,他一定会把陈长生也关进前院的大狱里。

所以他认为庄换羽死的好,死无对证的死,死无对证的好。

当然,他很清楚,以陈长生现在的身份地位,庄换羽的死没有太大意义。

但一定会有人利用这件事情。

……

……

新雨浥轻尘,京都春意不曾变淡,反而更深,明媚至极,甚至显得有些粘腻。

有车队回到了京都。

陈长生坐在车里,感受到剑鞘里传来的波动,知道黑龙即将醒来,很是安慰。

然后,他听到了车外传来的一道声音。

“叛徒!”

很多人都知道车里的人是陈长生,看惯热闹的京都百姓,也忍不住在街道两侧来看热闹,议论纷纷,声音嘈杂,无比热闹。

在这两个字响起之后,京都的大街瞬间变得无比安静。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