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国教学院的棍子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2    作者:猫腻


虽然唐三十六现在浑身恶身,衣衫破烂,和传闻中的模样有很大的差别,但如此尖酸刻薄的话语以及眉眼间那股漫不在乎的劲儿,还是让天海牙儿很快便认出了他的身份,脸sè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当初他之所以去天道院参加青藤宴,就是因为唐三十六曾经对整个京都放过话,要废了他。

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是,因为天道院师长们的约束,唐三十六没能参加那一场青藤宴,天海牙儿借故发飙,直接废掉轩辕破的一条胳膊,继而却被落落直接打成了残废。

二人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正式相遇过,但这并不妨碍天海牙儿把自己残废的责任归到唐三十六的身上。

他盯着唐三十六,脸sè苍白,眼睛里满是怨毒,恨不得把他吃了。但他没有做什么,相反,听着唐三十六最后那句话,联想起传中这个家伙的性情,他的心里生出一抹不祥的预兆,用尖利的声音抢着说道:“我是对陈长生说的!和你无关!”

有种你就来打我呀!

天海牙儿无赖无耻险恶,敢对所有人包括陈长生说这句话,可就是不敢对唐三十六说。

因为他知道唐三十六真的可以拉下脸来出手。

唐三十六微怔,有些没想到这个家伙的反应如此之快,再想不出什么好方法,干脆不讲理说道:“我不管,反正我要和你打。”

说完这句话,他对陈长生说道:“帮我把袖子卷卷。”

他这时候左手端着碗豆浆,右手拿着一根半油条,确实没有办法自行把袖子卷上来。

卷袖子是谁都明白的某种带有象征意义的动作,是某种出发的信号。

天海牙儿面sè微白说道:“我可不会与你打,反正我是残废,你要不怕丢脸,就自己动手好了。”

陈长生正在思考要不要真的替唐三十六把袖子卷上去,忽然听着这句话里的不怕丢脸四字,心想这下好了,不用自己再想什么。

果不其然,听到不怕丢脸四字,唐三十六非但没有任何犹豫,眼睛却亮了起来,说道:“脸是什么?”

天海牙儿看着他不安说道:“你想做什么?难道你真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我这个残疾人?”

烟雨笼着百花巷,雨势并不大,甚至渐渐的小了,在负责维持治安的离宫教士与羽林军的那面,已经围了很多京都民众。

天海牙儿在京都里的名声极为糟糕,但他毕竟是个十四岁不到的少年,而且已经残废了近一年时间,双腿细的像麻杆一样,看着很是可怜,如果有人对轮椅上的他出手,只怕会惹来很多非议。但唐三十六哪里会怕什么责难非议。

他看着天海牙儿微笑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做一件事情。”

天海牙儿盯着他的眼睛,声音微颤道:“什么事情?”

唐三十六说道:“我最喜欢拿根棍子追着掉到河里的狗不停地打。”

天海牙儿明白了他的意思,打了个寒颤,颤声喊道:“快来人啊!汶水唐家的独孙打人啦!他要对我这个残废下黑手啦!”

唐三十六也不着急,任由他喊着,待天海牙儿声音终于停下时,才对巷外的人群说道:“大家看清楚了,我可没有出手。”

他确实没有打天海牙儿,连天海牙儿的衣服都没有碰一下。

说话的时候,他还特意举起自己双手里的豆浆与油条,示意众人,自己就算想打人,也做不到。

然后他神情骤冷,一脚狠狠地踹到了天海牙儿的胸腹间!

啪的一声闷响!

天海牙儿连着轮椅一起被踹到地面的雨水里,跌的头破血流。

唐三十六的踹得太狠,残废的少年像虾一样缩着身体,脸sè苍白至极,痛的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国教学院院门前,百花巷外,一片死寂,没有人说得出话来。

谁都没有想到,前一刻他还面带微笑,举着豆浆与油条,二逼呵呵,下一刻,他便真向轮椅里的残疾少年下了狠手!

天海家的侍卫,还有周自横都没有想到,所以根本来不及阻止。

劲风呼啸而起,天海家的随从侍卫赶到场间,把天海牙儿护住。

周自横手里的那把纸伞早就丢了,右手已然握住剑柄,一脸怒容盯着唐三十六,似乎下一刻便会出剑。

唐三十六依然理都不理这名聚星境的强者,看着四周的人群,把手里的豆浆与油条举得更高了些,说道:“大家看清楚了,我真没出手,更没下手,我是用踹的。”

确实如此,他没有对天海牙儿下黑手,他下的是黑脚。

周自横怒啸一声,剑锋出鞘而起,剑意陡然大升,在国教学院门前回荡。

这道强大剑意的目标,自然是唐三十六。

在天书陵里观碑悟道,勤勉修行,唐三十六的境界提升极快,如此年龄便不可思议地修行到了通幽上境,但他不可能是聚星境的对手。

可是,他还是看都没有看周自横一眼,继续向国教学院的院门里走去。

走进百花巷,看到周自横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个人很想被世界看见,那么从始至终,他就是不看。

这当然是羞辱。

周自横是折冲殿的教士,是天海家的客卿,还是宗祀所的教习,无论哪个身份,都注定他有资格骄横。

骄横的人哪里受得住这份羞辱,所以哪怕此时已经知道了唐三十六的身份,他依然要出剑。

剑没能出。

只听得场间一阵密集的绷弦声起。

数十名羽林军在唐三十六身后布阵,手里的神弩平举,锋利而带着气息波动的弩箭,是那样的恐怖。

一名副将满脸冰霜站在后方,手里握着剑柄,盯着周自横的眼睛,警告意味非常清晰,只要他动,那么就死。

唐三十六和陈长生进了国教学院,院门闭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就像一记清脆的耳光声。

天海牙儿被侍卫随从们扶着,脸sè苍白,痛苦不堪。

周自横站在微雨里,脸sè苍白,看着那名副将寒声说道:“我想知道,薛神将知道这件事情吗?”

众所周知,负责整个京都安全的羽林军由大陆第二神将薛醒川统辖,而薛神将向来忠于圣后娘娘。

今天羽林军在国教学院门前展现出来的态度,对天海家带着明显的敌意。

那名副将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周自横,说道:“我外公家就这根独苗,我不拦着你,难道你想全家都被弄死?”

说完这句话,他挥了挥手示意下属们散开,然后走到国教学院对面的那间客栈里,继续喝茶发呆。

国教学院里,轩辕破和陈长生很热情地夹着唐三十六走进了藏书楼。

“你们的热情,让我感觉到相当的不适应。”唐三十六看着他们脸上的神情,感觉有些奇怪。

陈长生看着他一脸欣慰,轩辕破也是如释重负的模样。

“你不知道,这些天那个残废了的小怪物天天在院门外面骂脏话,我们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就指望着你回来。”

陈长生看着他感激说道:“果不其然,你一回来便把这些事情都平了,不然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三十六有些得意,又有些恼火,说道:“你们就任由人堵着院门开骂?出息!”

陈长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确实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

轩辕破在旁说道:“天海牙儿仗着残废瞎骂,脸都不要了,我们能怎么办,难道真把他打一顿?”

唐三十六心想自己刚才不就踹了他一脚,踹的很愉快,为何不能?

陈长生无奈说道:“那家伙现在就像是一坨屎,怎么处理,都不免脏了自己的手,所以只好等你回来。”

唐三十六说道:“为何一定要等我回来?”

陈长生转身去看窗外风景。

轩辕破比较老实,说道:“你这方面的经验比较多,再说了,我们都知道你比他还要不要脸。”

唐三十六闻言微怔,然后大怒:“什么意思?你俩给我说清楚了,这什么意思!难道在你们看来,我也就是一坨屎?”

轩辕破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解释,想要开解两句,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长生安慰说道:“我们的意思是说,你胡搅蛮缠和不怕脏的能力刚好用来对付这种人。”

唐三十六把这句话在心里重新建构了一遍,更加生气,说道:“这不就是撑屎棍?哪里更好了!”

……

……

当然不会真的生气,只是打趣,陈长生和轩辕破确实是在等唐三十六回来,因为他们两个都不擅言谈,更不擅思维谋划,落落自然有这个能力,但她的身份太过敏感,所以想要解决国教学院当下面临的问题,还是只能指望唐三十六,事实上很少有人注意过,国教学院以前的很多问题,就是唐三十六解决的。

听陈长生把国教新规讲了一遍后,唐三十六想了想,然后把手里的油条摁进豆浆里,说道:“淹死他们。”

陈长生和轩辕破没有听懂,淹死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