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共商何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2    作者:猫腻


“你们不用管,我来解决。”唐三十六没有对他们解释太多,直接说道:“如果这事都解决不了,我就不叫唐三十六。”

这句话说的极有信心,但陈长生和轩辕破却更在意别的三个问题。首先,这碗豆浆里落了很多雨水,该有多淡,其次这根油条被他在手里拿了这么长时间,该有多脏,最后就是,唐三十六改名字是很常见的事情,这种承诺听上去怎么总觉得有些不怎么靠谱?

他本来就不叫唐三十六,他叫唐棠。而且他现在进了通幽上境,必然要离开青云榜,进入点金榜,只是不知道会排第几,想来总不可能那般凑巧还是三十六,再就是上次青云换榜后,他借口位次不大好听没有改名,这一次总不能还以相同的理由唬弄过去。

轩辕破觉得唐三十六这话说的太没诚意,摇着头走了出去。

陈长生想要问清楚,但转念一想,自己确实不懂这些,何必自寻烦恼,问道:“你觉着自己这次会改个什么名字?”

“我想怎么着……也得进前三十吧?”

“那是点金榜,不是青云榜。”

“那又如何?我现在可是通幽上境!我只要不懒,分分钟追上你。”唐三十六得意说道。

他的脸上有很多灰尘,但依然能够看到肤sè白了些,而且瘦了很多,很明显在天书陵里的修行极为辛苦。

这样的年纪就能进点金榜,而且有自信进前三十,在以往是极其罕见的事情,他确实有足够的资格骄傲。

陈长生真心替他高兴,说道:“要继续努力啊。”

唐三十六听着有些不是滋味,说道:“你还真把自己当院长啊。”

陈长生笑了起来,准备道歉,唐三十六却忽然叹了口气。

“怎么了?”

“一想着你和徐有容在前面跑那么快,我这么了不起的成就居然也不能震惊天下,只能震惊一下汶川里的那些亲戚,确实没劲。”

说完这句话,唐三十六站起身来,看了看藏书楼四周,忽然问道:“落落殿下不来迎我倒也罢了,折袖呢?”

在他的心里,狼族少年折袖是他用重金替国教学院买来的优质生源,现在国教学院面临的问题正好需要他解决,可不能让他走了。

陈长生说道:“有件事情我没有来得及和你说。”

唐三十六转身望向他,问道:“什么事?”

陈长生说道:“折袖现在在周狱里。”

……

……

从陈长生与折袖离开天书陵、进入周园直到今日,这个故事看似有些长,讲完却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就连豆浆里的油条都还没有泡烂。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唐三十六说道:“别的事情先不管,但折袖……我们是花了钱的,必须得尽快弄出来。”

折袖是国教学院花了钱的,那他就是国教学院的人,是国教学院的人,国教学院就要护着,这是一个很朴素的道理。

而且周狱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在里面多停留一日便如同在地狱深渊里停留一年。

陈长生也很担心折袖,只是国教与朝廷正在对峙中,离宫内部又出了问题,偏生梅里砂主教的身体不好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某种意义上,周通像你们没办法的天海牙儿一样,只不过比天海牙儿可怕无数倍,强大无数倍,为了达到目的,再凶残恶心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谁都知道他是圣后娘娘的一条疯狗,娘娘要他咬谁,他就咬谁,对付这样的人,什么谋略算计都没有用。”

“可他为什么要咬住国教学院不放?”

“因为教宗大人已经表态,大周的皇位应该归还皇族,但娘娘很明显不这样想。”

陈长生低着头说道:“其实……我不是很能理解,皇位有什么重要的。”

唐三十六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说道:“那是大周皇位,那是至高无上的权力,那是谁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陈长生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可我真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我只觉得为了这些事情而付出时间与jīng力,真的很没道理。”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干净,没有丝毫作伪,不由微微动容:“你真是这样想的?”

“是的。”陈长生说道。

“陈长生,你真是个怪物,而且是真正的怪物,并不是天海牙儿那种变态。”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你不能理解我们这些人,我也很难理解你,为什么会真的不在意这些。”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因为我见过……更重要的一些东西?”

“比如?”

“……生死。”

……

……

生死之外,皆是闲事。

死生亦大矣。

人生无大事,唯生死系之。

这些都是前人典籍里的话。

陈长生通读道藏,记得很多,但都不需要,他只需要记住生死二字便足够。

对普通人来说,生死在他们的百年之后。

对修道者来说,生死在他们的数百年之后。

对陈长生来说,生死一直就在他的眼前,在他的一念之间,让他念念不忘。

生死在前,他又如何还会对生命里的那些附属物感兴趣,至少,在他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前,不会太感兴趣。

唐三十六不知道陈长生的问题,但在听到生死二字后,不知为何,忽然觉得窗外的雨带来了一阵不属于夏天的寒意。

陈长生接着又想起别的事。

他想着病中的主教大人、国教内部的那些纷争以及苏离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说道:“这个世界真的这么不堪吗?”

唐三十六说道:“至少不会像我们期望的那样干净,就没有人理解你为什么能够当上国教学院的院长。”

即便在天书陵和周园里,接连为国教与大周立下大功,以陈长生十六岁的年龄,也没有任何理由成为国教学院的院长。

在唐三十六以及很多不知道内情的人们看来,这件事情必有蹊跷,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交易或者说内情。

陈长生不认为那些事情不能见光,至少可以对唐三十六说。

“我的老师是教宗大人的师兄。”

他的视线穿过窗户,落在国教学院满是青翠的校园里,说道:“他就是以前的国教学院院长。”

唐三十六很震惊,比刚才听陈长生讲故事讲到苏离,讲到浔阳城里那一段时更加震惊。

十几年前的国教学院血案,直接或者间接地改变了整个人类世界,就连远在南方的长生宗与离山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前任国教学院院长,那是谁都无法忘记的大人物,虽然他的名字早就已经被国教典册划掉,在京都更是被严禁提及。

“难怪你只是个乡下的少年道士,却能够通读道藏,教宗大人让你做国教学院的院长,要培养你做他的继承人……难怪周通会对国教学院下黑手。”唐三十六看着他,喃喃说道:“原来你竟是那位大人物唯一的传人。”

陈长生说道:“不,我还有位师兄。”

离开西宁镇时,老师交待过他些事情,所以他在京都很少会提到师兄,到现在为止,只在徐有容和唐三十六等寥寥数人面前承认过。

唐三十六问道:“你还有个师兄?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长生想了想,发现余人师兄真的很难用言语来形容,或者是因为师兄从来不说话?

“师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多了不起?难道比我还了不起?”

“师兄比以前的你了不起一万倍,你现在开始勤奋之后,师兄也要比你了不起一百倍。”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没有刻意嘲弄轻蔑,而是认真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

唐三十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看来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陈长生说道:“是的,他是我的偶像。”

唐三十六忽然问道:“你老师究竟想做什么?”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唐三十六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应该非常明白我的意思。”

既然计道人不仅仅是计道人,还是前任国教学院院长,是反对天海圣后的领袖人物,那么他做的所有事情都值得仔细地想一想。

他应该很清楚,陈长生的来历不可能一直是秘密,通过梅里砂与教宗大人的态度,甚至可以确认,在陈长生到京都之前,他就已经联系过离宫。那么他更应该清楚,天海圣后或迟或早,总会知道陈长生的来历,这也就意味着,陈长生的处境将变得极其艰难,甚至危险无比,但他依然坚持让陈长生进京赶考,并且没做任何交待,这是为什么?就因为那份与徐有容的婚约?

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只不过陈长生一直没有想过,或者说,他刻意不让自己去想这个问题。

直到唐三十六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

……

“禀报大人,寒山郡那边传来最新的消息,确实有个行医的计道人来过,但侦骑赶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无踪。”

“像商院长这样的人,娘娘当年都没能杀死他,又岂是我们这些人能够找到的?”

周通坐在桌后审看着昨夜前院送来的十几分审案笔录,不曾抬头。

那名下属站在桌前,低声说道:“按照西宁镇那边的说法,我们查实,计道人……商贼确实还有一个徒弟。”

周通正在翻页的手指顿住,然后抬起了头。

……

……

(回家之后的状态真的要好很多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