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拙于剑者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7    作者:猫腻


在那草草数笔间,关白看到了周自横孤舟一剑天外来,气势果然磅礴。

但他更能够清晰地看到陈长生的那一剑。

那一剑就是一字。

就是一字。

仿佛大堤,仿佛铁链,仿佛崖石,仿佛横剑自刎。

关白的胸口隐隐作痛。

如果师弟能够明白这一剑的道理,万事取直,那么怎么会有现在这个下场?

他看着面露困惑之sè的同窗们,说道:“这一剑,陈长生至少练了一万次。”

天道院的学生们不解,问道:“这就够了?”

“据我所知,陈长生习剑至今不过一年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把如此简单的一剑,便练了万次。”

关白面无表情说道:“如此拙于剑之人,既然答应与周自横论剑,周自横的剑,又哪里有胜的可能?”

说完这句话,他摇了摇头,起身向室外走去。

天道院里风景如画,无论怎么走,都是风景,比如迎面的那片湖山。

湖畔站着一个身影很落寞的中年人。

他便是天道院的院长,庄换羽的父亲。

他转过身来,对关白说道:“你对陈长生的评价很高。”

关白说道:“既然注定会是对手,所以评价更应该冷静客观。”

庄院长看着他说道:“如果让你知道陈长生学那一剑最多不过三十天的时间,你对他的评价会不会更高些?”

听着这话,关白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我不管您怎么想,换羽终究是我的师弟,我总要替他做些事情。”

庄院长叹道:“看来煮石大会你是一定要参加了。”

关白说道:“是的,因为我想知道,再给陈长生三百天的时间,他的这一剑能够到什么程度。”

……

……

国教学院门口,周自横的剑挟着满天风雨而来,气势逼人。如果不是离宫教士昨夜便提前布置好了阵法,只怕外围观战的人群,都会被他的剑势所震伤。

正如关白通过那张草图看到的一样,陈长生只出了一剑。

当然,不可能真正就只有一剑,这里的一剑指的是他把那一招剑法不停地重复使用,从周自横的剑挟风雨而来,再到狂风巨浪之势已成,他始终都是用那一剑。

在关白眼中,他是个拙于剑之人,那么他用的剑自然也有些拙。

正是苏离当初教他的第三剑。

这一剑有个很蠢的名字:笨剑。

这一剑看上去也很笨,有时候像是挑担,有时候像是牵马,有时候像是准备自刎,总之,就是不像出剑。

剑锋从不向外,剑身始终平直,就在他的身前。

这看似简单的一剑,实际上很不简单,因为就连苏离都没有练成,事实上,陈长生是第一个学会笨剑的人。

要练成这一剑,什么都不需要,天赋、悟性,都不需要,只需要不断地练习,笨拙地重复,以及坚定地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周自横的剑真的很强大,剑势如海浪一般,不停地拍打而至,却无论如何,过不了这一剑。

陈长生手里的剑,变成了被巨舟拉直的铁链,变成了倔强的杨树。

周自横的剑如孤舟而至,便被拦住。

周自横的剑如风雨而至,还被拦住。

周自横的剑招无论再如何jīng妙,却始终无法突破陈长生的防御,剑锋无数次地刺在陈长生的剑身上,激射出无数火花。

两剑相遇,放射无限光华,绝大多数观战的民众都被刺得遮住了眼睛,震撼想着,周自横果然不愧是聚星境强者,剑出如风,只是瞬间,便把陈长生压迫的节节败退。

普通人看不懂场间的局势,自然有看得懂的人。

就在陈长生出剑的那一瞬间,凉棚里骤然响起一阵惊呼,那位来自天机阁的画师在画第二幅画的时候,笔尖竟开始颤抖起来!

百花巷里的那间茶楼上,薛醒川坐在窗畔,看着那片炽亮无比的剑光,默然想着弟弟的来信,心想此子的剑法居然又进步了。

剑光令人无法直视,仿佛无数道闪电。

其间伴着无数声雷鸣。

轰隆般的剑击声,在下一刻,骤然停止。

周自横收剑,看着已经退到院门之前的陈长生,心情有些莫名骇异。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陈长生居然能够防住自己这么多记剑!

要知道,他的风雨孤舟剑,首重气势,最是霸道无双,更不要说他是聚星境,而陈长生只是通幽境!

就算陈长生的剑法jīng妙无双,但以他的境界修为,凭什么能够硬接自己这么多剑,还没有被震伤,甚至就连握着剑的手都没有颤抖!

下一刻,他眼神里的震惊便被狠厉所取代,有些受损的信心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因为陈长生退了。

他没有让周自横的风雨孤舟剑落在自己的身上,但他也没有办法站住脚步。

他毕竟只是通幽境,哪怕浴过龙血,拥有堪比聚星境的身体强度与力量,终究有无法弥补的差距。

尤其是他的经脉断裂,能够输出的真元数量不要说与周自横相比,就连与同境界的修行者相比,都远远不足。

周自横回忆先前战斗里的细节,通过每次两剑相交时,剑身传回来的震动,确认了这个事实。

茶楼里的薛醒川,凉棚下的某些大人物,同样都把这个事实看得很清楚。

陈长生的剑法确实很jīng妙,他的力量更是强的匪夷所思,但他的真元数量不够。

他的真元数量不足够支撑这种层次的战斗。

这些人的境界并比关白弱,甚至像薛醒川这样的人物,更是远胜关白,但他们毕竟不是剑道中人。

他们无法从陈长生的剑法里看懂他的自信。

周自横是剑道中人,但却是局中人,所以他也没有看懂。

他以为自己看穿了陈长生的弱点,于是信心重生。

他看着陈长生,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准备说几句话。

陈长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这时候的国教学院门口很安静,仿佛是黎明前,又像是暴风雨前。

在这种时候,往往都会有一声鸟鸣,或是燕子低空飞过,然后晨光来临,暴雨倾盆。

这是一种节奏。

陈长生的这一剑,很简单地打破了这种节奏。

无论是周自横,还是观战的民众,都因为节奏被打破而感觉非常不舒服。

晨光来得太快,暴雨忽然落下。

太突然了。

凉棚下骤然响起桌椅倒下的声音。

茶楼里薛醒川霍然起身,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在战斗里,打破对方的节奏是很常见的事情。

问题在于,很少有人能够做得像陈长生这样自然。

令他们震撼的真实原因便在于此,因为这极有可能表明,这场战斗的节奏……其实一直都处在陈长生的掌握之中。

聚星境与通幽境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在这样的的战斗里,后者可以苦战、血战,可以天赋暴发,甚至像王破当年那样,于战斗里奇迹般的破境,但身处弱势的一方,居然从始至终都掌握着整场战斗的节奏,完全以强者的心态面对自己的对手,这是何等样的自信!

他凭什么这般自信!

凉棚里的有些人看懂了,所以他们震惊无比地丢掉了手里的茶杯,踢翻了面前的桌椅。

茶楼里的薛醒川也看懂了,所以他霍然起身,震撼的无法言语。

陈长生的自信就在于他的剑。

他的这一剑。

他向周自横出的第一剑。

这一剑妙到天成。

这一剑避无可避。

这一剑已经算死了周自横的所有退路。

……

……

当陈长生出剑的那一瞬间,如果周自横以最快的速度后退,或者他还能有一线机会,但他没有。

因为他是聚星境,陈长生只是通幽境,他代表宗祀所挑战国教学院,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以强凌弱,很瞧不起他,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被陈长生一剑逼退,他会更丢脸。当然,他知道陈长生的这一剑肯定很强,无论是传闻中他是教宗大人的晚辈,还是说他与那位剑道大师同行多日,这一剑必然不简单,所以他也没有选择硬接,而是准备避。

然而他震惊地发现,陈长生的这一剑竟给自己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

这究竟是什么剑?

便在最危险的时刻,周自横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执念,回归了剑者的本心,一声清啸,长剑破空而起,于身前连斩数道。

一道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屏障,随着他的剑势而生,把他与陈长生隔绝开来。

在那道屏障上,隐隐流淌着美丽的星光,那些星光来自他的剑,源头却是更高远的的地方——天空。

这便是聚星境强者最强大的手段,也正是聚星境之所以称为聚星境的道理。

聚星境强者,能够将真元强行转回星光,仿佛命星入体,自成领域,是为星域。星域自成世界,其间星辉源源不绝,近乎完美,可以说是坚不可摧,只能凭借更高的境界、或者更强大的真元碾压。

坐照境的修道天才越境战胜通幽境还有一线可能,比如像落落的血脉天赋极其霸道,在坐照境便能横招普通的通幽初境。但通幽境想要战胜聚星境,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便是因为有星域的存在。

不到万不得已,周自横绝对不想动用星域,因为那会显得太难看。

但这时候他不得不用,因为陈长生的剑实在是太可怕了。

国教学院门前,星光辉映,仿佛要与日争辉。

人群里响起一片惊呼,隐约能听到辱骂的声音。

凉棚里,有人重新坐下,尤其是那些支持天海家的大人物,更是露出了微笑。

薛醒川却没有坐下,依然看着场间。

星域里,周自横的脸sè很难看,就算今天这一场战斗他胜了,也胜得太难看。

不过,胜利总比失败更好。

隔着淡淡的星辉,看着陈长生的剑,他很想告诉对方,虽然你不可能战胜我,但你能逼得我布出星域,也值得骄傲了。

——这句话不错,有些前辈高人的风范。

周自横这样想着,准备稍后待陈长生的剑被星域挡住,自己出剑轻易获胜之后,就当着众人的面这般说。

然后,他听到了噗哧一声轻响。

这是什么声音?

那是剑刺进身体的声音。

那是陈长生的剑刺进他身体的声音。

陈长生的剑,毫无停滞地刺破了他的星域,刺进了他的胸口!

他的脸sè瞬间苍白,在心里不可思议地震惊狂喊道:“这怎么可能!”

凉棚里响起数声震惊的喊声:“这是怎么回事!”

……

……

(还差一千五百字,我会尽快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