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剑如其人(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4-27    作者:猫腻


陈长生的剑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刺进了周自横的胸口,仿佛那道星域并不存在一般。

懂得聚星境意味着什么的人们非常意外,无比震惊。

陈长生自己并不意外,他很平静,就像薛醒川和那些大人物们先前震惊的那样,从始至终,这场战斗的节奏就是在他的控制之下。

对人类修行者来说,能够凝结星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过程,只有成功聚星,拥有了极强大的防御,才能与身体条件堪称完美的魔族强者平等对战,人类世界甚至一直有种根深蒂固的看法:拥有星域的修行者,在没有星域的修行者面前天然处于不败之地。所以说当周自横结出星域之后,所有人都认为陈长生肯定输了,以为他继续出剑,只不过是一种jīng神上的自我安慰,只是随意一剑。

周自横也是这样想的。

但陈长生从来不这样想,因为他的剑是自学的,从来没有律条,从来都不认为、或者说不知道,相对低境界的剑,无法破掉星域。

后来他跟着苏离学剑,更加没有律条,甚至,苏离教他的第一剑,就是如何破掉聚星境强者的星域。

这自然就是他在荒野上随苏离学的第一剑:慧剑。

前些天的那个清晨,天海牙儿来国教学院门口破口大骂,周自横站在轮椅边沉默不语,其后几天皆是如此。

陈长生什么都没有做,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在忍耐,在等待离宫出面,后来又以为他是在等着唐三十六从天书陵里出来。

是的,他确实是在等待,但同时也是在准备,尤其是在知道那两位圣堂大主教针对国教学院,再次提出诸院演武一事之后。

为了这一剑,他准备了很长时间,他通过辛教士,掌握了很多周自横此人的信息。当国教学院门前污言秽语不断的时候,他在藏书楼里读书,读的就是折冲殿的历史,宗祀所的故事,还有那套名为孤舟风雨剑的剑法。他知道了周自横的人生经历,知道此人冷漠、贪婪、自私、好名。他找到了周自横的七次战例,知道此人左肩受过一次重伤,还知道了此人最喜欢吃澄湖楼的螃蟹。

无数关于周自横的事情,都在陈长生的脑海里,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方面,他比周自横还更了解周自横。

这些信息在他的脑海里汇总,然后开始梳理,分门别类,继而开始计算推演。

他要找到周自横剑法里的弱点,更要提前找到周自横星域的弱点。

夜空里的真实星域,都在随着运动而不时留出空间,更何况是人的星域。当初在荒野上面对薛河还是梁红妆时,于剑将及身之时,他都能找到对方星域的弱点,这一次他在国教学院里推演计算了这么长时间,破掉周自横的星域不足为奇,破不掉那才是真正奇怪的事情。

所以他找到了,然后破掉了。

慧剑不是剑,是一种计算推演的战斗方法。从前期的沉默,到昨日的忽然同意,再到先前的笨剑,直至退在石阶前,再于鸟鸣之前现熹微晨光,于燕低飞之前落暴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慧剑。

他真正用的剑招,则是国教真剑里最普通的一招,名为夜雨声烦。

周自横的星域,其形华美,其实不固。

这便是陈长生推算出来的弱点。

至于具体位置,便在他的脚前。

夜雨声烦一剑出,剑如雨落,直刺周自横的膝下青衫,却没入了他的胸口。

噗哧一声,鲜血飙射。

周自横脸sè苍白,眼中满是惊恐与不可思议的神情。

厉啸声中,他化作一道风雨,向着百花巷深处疾退。

陈长生的剑没能完全没入他的胸口,他认为这是因为对方真元数量不够的原因。

他虽然已经受了重伤,但还有一战之力,只要能够摆脱陈长生的这一剑,便有机会反击。

狂风骤起,周自横面临着死亡的危险,竟暴发出了难以想象的能量,强行撞破了离宫教士布下的阵法,退到了大街上。

要知道,这里距离国教学院的院门,足足有百余丈的距离!

然而,他依然没能摆脱陈长生和他手里的剑。

周自横忽然想到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情。

在这场试剑之前,天海家为他准备了很多陈长生的资料,他虽然因为自信只是随意看过几眼,但也记得,这位少年不知因何机缘,竟是学会了魔族的耶识步。虽然不是真正的、完美的耶识步,但已经可以让对方的速度提升到一种很可怕的程度。

如果是平时,就算如此,周自横也有无数方法可以应对,但现在,他慌乱之下只顾着疾退,哪里还想得起来这些。

周自横就像汪洋里的一艘船,不停地起伏,退让。

陈长生就像汪洋里的海水,始终跟着他,一步不离。

慌乱的喊声中,人群散开,然后向着长街两头退去。

风静时,陈长生和周自横站在街中央。

凉棚里的几位大人物散出气息,避免这场战斗的气息对冲,伤害到普通民众。

不过不用了。

陈长生的剑已经穿透了周自横的胸口。

鲜血顺着剑,不停地往下滴。

在茶楼里看到这幕画面的薛醒川,再次无语。

周自横的判断没有错,陈长生能够运用的真元数量太少,所以剑势不盛。薛醒川自然也看得明白这一点,所以哪怕已经确认陈长生的剑法果然来自那人,也不认为他的剑在破开周自横的星域之后,还能拥有多大的威力。

陈长生的剑,再一次推翻了所谓的常理,明明不强,却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贯穿了周自横的身体。

为什么?

……

……

“不是浔阳城里那种燃烧生命真元的暴烈剑法。”

在街的那头,一辆幽暗的马车里,一名官员在纸上快速地记着些什么东西。

隔着窗口,看着那边的画面,他想了想后在纸上继续写了一句话。

“可能是那把剑有古怪。”

……

……

一声细微的轻响。

陈长生收剑。

周自横捂着胸口,跌坐到了街上。

早有青矅十三司的人在旁候着,赶紧上前替他治伤。

周自横很痛苦,又很惘然,看着他问道:“这是……什么剑?”

街上一片安静。

四周的人群,凉棚下的人们,还有茶楼里的薛醒川,都在等着陈长生的答案。

陈长生看了眼手里的剑,鲜血顺着剑身淌落,不留一滴残余,剑身重新变得明亮起来,纤尘不染。

这把短剑是余人师兄给他的,现在里面有当年陈玄霸那把龙吟剑的剑魂。

但他终究不是陈玄霸,他终究要拥有自己的剑意。

从周园到雪原,从浔阳城到京都,他的剑意终于大成。

那么这把剑也该有个自己的名字了。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就叫它……无垢吧。”

……

……

(好长时间没有三更过了,真是不习惯,累,好在完成了,大家明天见。)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