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二十四章 比海更深 (二十二) 文 / 尼卡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欧阳灿愣了下,脑海中闪过那几张照片。

    像吗?她像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子?

    此时正在通话中,她不能马上把照片翻出来确定一下……但她本能的在心里否定了田藻的这个看法。

    “……她好像是蛮矮的。”她说。

    “身高可不是唯一相似处。发型,眉眼,轮廓……都很像。我猛一看还以为那就是你,真的吓一跳。反应过来自己骂自己傻子,明明是我婚礼上拍的,而且也是很久以前的了。”田藻说。

    “哪里,搞不好我是穿越了呢?”欧阳灿干巴巴地开着玩笑。

    田藻却很没心机的笑了,“还别说,我刚突然就有这个念头,这些素材捏吧捏吧就够一个小说的框架了。现代穿越还都蛮搞笑的,大概作者都存了一颗想要把自己的人生‘拨乱反正’的心吧。”

    “真有这么个机会的话我就回古代。”

    “为什么?”

    “《洗冤录》说不定就是我写的了。可以留名青史那多好。”

    “算了吧。带着现代的科学知识回到古代去,不小心反而变成布鲁诺,那就坏事了。在蒙昧的时代不要做那个惊醒沉睡的大多数的人,否则代价就可能是付出生命。”

    “你是这样想的呀?”

    “保命要紧。要是不小心真的穿越了,回现代无望,在那么个黑暗时代,我宁可去死也说不定。有得选的情况下,总要趋利避害,对不对?”

    “挺像你。”

    “哎,这不像是夸我哎。”

    “反正你也不指望我夸你。”

    “倒也是……话说,曾悦希后来结婚,对象可不是这位。”

    “嗯。”欧阳灿应声。她心说要不然你大晚上的也就大惊小怪起来了?不过她没出声。她何尝不是看了照片也大惊小怪起来了呢?

    “……可惜婚礼当天太慌乱了,人客又特别多,敬酒绕得我都晕了……如果当时从从容容的,我肯定对那女孩子有印象。曾家一家都是很漂亮的人物,很引人瞩目的。你看照片里,齐齐整整的。”田藻叹道。

    “看照片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气质也很棒。现在想想,司马默不是没说过曾悦希的事,不过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家庭关系很复杂什么的,我当时还在想,这有什么新鲜的呢?谁家不是关系复杂呢?司马家里算是人口少的,那也是明面上和和气气、私下里谁也不服谁都咬着一口劲儿呢。谁有空关心外人!我就知道他前妻跟他那关系很冷淡的。司马默说他的心思没在家里,我就以为他说的是曾悦希只顾忙工作……所以后来知道你跟他交往,我想起那些话来,就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要让我说出具体的不是来,我又说不出;要真心赞成,可也不太愿意。”

    “啊,所以你就不鼓励我吧?”

    “是不想鼓励……如果是真的特别的合适,别人鼓不鼓励也没关系的,总归会在一起的。”

    “哼。”

    “别在意这个嘛,反正过去了,是不是?”

    “你也知道过去了,还拿过去的照片来给我看。”

    “又不会导致翻盘,看看如何?说实话我真想打听打听去……”

    “跟谁打听,司马默吗?”

    “是呀……也只有他了。可我真不敢招惹他。他家的亲戚和朋友,我们离婚后差不多联系方式都被我删了。就是存着的几个,也不方便去问这个,显得特别莫名其妙。”田藻说。

    “有什么好打听的?当没看到就好了。”欧阳灿说。

    “也是。不过好奇心嘛,总归是有点的。等我空下来,慢慢琢磨,迂回地找找线索,说不定能得到点儿什么消息呢?到时候告诉你。”

    欧阳灿沉默着,没有出声。

    “你真不想知道?”田藻问。

    “要说一点不好奇,那肯定不是真话。可那是另一个人的过去,别说我跟曾悦希现在没什么联系了,仍然在一起也不好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搜索他生活里每一处空间的。就算是我自己,我也希望不必跟任何人包括有亲密关系的人交代所有的细节。再坦荡的人,也需要空间。”

    “有道理。那是我考虑不周了。我开始是太吃惊了。”

    “没关系。其实我也是啊,不然我为什么想打给你?”欧阳灿轻轻摸着石头的背毛。石头似乎是睡着了,一动不动的。哼哼却在它妈妈的肚皮边隔一会儿翻滚一下。欧阳灿忍不住拍了它一下,让它老实一点。

    “好吧,你的自制力强大。”田藻笑道。“这也蛮好理解的。你像我啊,要是以后谈恋爱,一准儿不希望人家追问上一段婚姻的细节……”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欧阳灿说。

    “说不定曾悦希的情况更特殊呢?啊……太好奇了。”

    “瞧瞧,职业病又犯了不是?别怪我不提醒你啊,‘好奇杀死猫’可不是白讲的。”

    “算了算了,怕了怕了,随缘吧。不过我以后要是偶然间的、不是我有意追问的,听到了他前任的消息,那可不能怪我哦。”田藻补充道。

    欧阳灿笑了,说:“得了吧,哪有那么巧,被你知道?很晚了,休息吧。”

    “我写完这段就睡……啊,说好了请吃饭的哦,一定要安排上。”

    “行吧,忙过这一阵。最近虽然说不是特别的忙,可是琐琐碎碎的事情特别多。”

    “比如见家长?”

    “你怎么知道?”

    “哇,我跟阿姨是互相关注、差不多天天聊天好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八卦,真八卦。”

    “这是关心……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

    “大侠很难得的。”

    “知道。晚安啦。”

    “晚安。”欧阳灿挂了电话。

    她深吸了口气,靠在床脚。在地板上坐了这么久,身上有点酸痛。她转过身来,枕在石头背上,控制着力道不要压到它。石头没动,哼哼爬到她身上。她一手搂住哼哼,一手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放大些,直到整个屏幕只剩下那女孩子一张脸——田藻自然有她的超乎寻常的直觉和敏感性,这是她的优点。可是……她盯着手机屏,盯了好一会儿。

    “哪有相似之处?除了矮。”她自言自语地道。

    她从地上爬到床上去,把手机放在枕上。

    夏至安还没有发睡前消息给她,应该还在跟外祖父谈话吧……她把他们最近的聊天记录翻了翻,看了会儿他的自拍照。看到一张哼哼趴在他肩头朝着她吐舌头的照片,她忍不住微笑。想到许久以前,哼哼还很小的时候,他们也拍过一张这样类似的照片。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她心一动,马上在通讯录里找到曾悦希的头像,点了一下。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