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052章:她欺负我 文 / 禅心月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叶臻这一撞撞得很用力,而且她是找好角度去撞的,刚好就撞在了叶凝涵的腹部。

    她不是不怕她手上的刀,而是她在看到刀的时候才意识到一件事。叶凝涵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让她活下来,她一直想要自己死。

    她就算是签字也无用,她若是真的签字了,反而死得更快。

    叶凝涵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了,叶臻竟然还能反击。没防备的她身体退后了好大一步,手上的刀也掉在了地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叶臻一把捡起了那把刀,不顾身体还在晕眩,双脚还被绑着失去了自由,一把将刀反客为主的抵在了叶凝涵的脖子上。

    她刚才晃了那许久,这会身体无力。做完这番动作,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叶臻,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叶臻冷笑,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以刀相抵:“你刚才想对我做什么,我现在就想对你做什么。”

    “你——”

    “怎么?你妈都坐牢了,也没让你学会点教训?”叶臻说得相当的不客气:“小三的女儿就是上不得台面,连手段都一模一样。”

    说话的时候,她将手上的刀又往里面抵了几分。锋利的刀片将叶凝涵的脖颈给划出一道口子。

    “叶臻,你敢,你杀了我,你也跑不掉——”叶凝涵大叫了起来:“你们给我进来,杀了她,杀了她——”

    叶臻根本不怕。要死也是叶凝涵先死。

    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还有由远及近的汽车引擎声。

    叶凝涵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听到没有?我的帮手来了。你真的敢杀了我,你也讨不了好。我告诉你。你也一样要完。”

    可是冲进来的人,却不是像她以为的那样对叶臻动手。

    一个高大的身影上前将叶臻抱了起来,把她手中的匕首给抽走。将她腿上的绳子解开,最后她的身材被牢牢的搂进那人怀里。

    那熟悉的清冽气息,让原来还绷着神经的叶臻放松下来。

    她的身材发软,无力的靠丰了李峻生怀里:“你来了?”

    身后不断的有警笛声,引擎声,人声响起,她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只有眼前的李峻生,只有眼前这个怀抱。

    “我来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李峻生抱紧了她,将下颌紧紧的抵在她的颈窝里。他眼眶都是热的,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她的心都跟着悬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叶臻摇了摇头,刚才全凭着一口气在撑着。要是外面来的人真的是叶凝涵的同伙,她就真的是死定了。

    毕竟,她没有叶凝涵那样狠,没办法真的杀人,

    “李叔叔。”

    “我在。我在。”

    “不要放过她。”叶臻是真的很晕,她一直在撑,撑到现在:“她好坏,她把我吊在那上面,把我晃来晃去。李叔叔,我吓死了,我真的好害怕。”

    李峻生的心都疼了,将叶臻紧紧的抱在怀里:“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

    “她还故意把我往地上放。我真的好晕,我好累,我的手好疼,脚也好疼。她还要杀我。李叔叔,她要杀我。”

    “不会的。不会的。有我在,她不要想伤你分毫。”

    “李叔叔。”叶臻这会终于撑不住了,眼睛开始闭起来了:“赵离,还有赵离。李叔叔,你要去救……”

    “臻臻?臻臻!”

    李峻生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感觉,他抱紧了叶臻,飞一般的往外面去了。

    叶臻在他熟悉的怀里,放任自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李峻生上车之前,看了眼被倒扣双手抓起来的叶凝涵,眼神阴冷无比。

    他看了眼陈秘书,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狠意:“别这么快送她去警局。既然她喜欢吊着人玩,那就让她也尝尝那个滋味吧。”

    “……”陈秘书嘴唇动了动,有心想说这样不太合适。可是对上李峻生的脸色时,生生把后面的话给咽下去了。

    李峻生交代完了,便匆匆的带着叶臻去医院了。

    让医生给她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确定叶臻没有大碍,只是被吊的时间太久了,有些脱水的症状。

    李峻生看到叶臻手腕跟脚踝上的红痕。他整个人都透出一股想杀人的阴鸷。

    打了个电话给陈秘书,让他告诉陈局长,没有把叶凝涵吊上一个晚上,不要把她带去警局。

    他要为她的小姑娘出气,哪怕会被人指摘,他也顾不上了。

    …………

    叶臻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守在她床边的李峻生。

    “李叔叔?”

    她刚打算起来,李峻生已经快一步扶着她:“你别急着起来,你还很虚弱。”

    他拿过一旁的温水小心的喂她喝了。又为她把枕头放在腰后,让她靠好。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没有?”

    叶臻眨了眨眼睛,想起晕倒前的事:“李叔叔,叶凝涵,她——”

    “她被抓起来了。”李峻生想到叶凝涵,脸色就不怎么好看:“昨天我让人把她给吊了一个晚上,今天早上送警局了。你放心,故意谋杀罪,她是跑不掉了。”

    叶臻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叶凝涵确实是想杀了她的。不过:“李叔叔,赵离怎么样了?”

    “她没事,她被打晕了扔在路边。也是她底子好,醒得早,不然我还没办法那么快找到你。”

    李峻生说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你,你不是要出差吗?”

    “没有。叶凝涵骗你的。”

    李峻生将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捏紧了:“我一直在青城,她是故意骗你。”

    叶臻明白了,叶凝涵从头到尾都在说谎:“可是,可是她是怎么做到的?我——”

    “你们公司秘书办那个小秘书,就是给你们订盒饭的那个,她是陈婉的人。”

    “什么?”叶臻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

    她还以为,她进公司之后,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公司都清理得差不多了。

    还有,陈婉是怎么插手公司内务的?

    “你冷静点。”

    李峻生捏着她的手,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她。

    那天,叶凝涵去看了陈婉。陈婉被控谋杀,知道自己轻易出不来。

    可是这事最大的问题是在叶臻身上,陈婉心知,自己就算是没办法脱身,也要把叶臻给拉下水。

    她养尊处优多年不假,但是陈婉在嫁给叶南山之前,还曾经在青城的平房区住过了十几年。

    在那十几年里,陈婉为了不两头落空,一边跟叶南山暗度陈仓,一边却又勾上了另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最初只是一个混混,后来被他攀上了展家的一个旁支,慢慢的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块势力。

    陈婉长相不错,又会小意温柔,擅于迎合。

    在没有叶南山的日子里,陈婉依附着那个男人,过得算是不错。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陈婉没有嫁进叶家之前,还能过得很滋润的原因。

    李峻生调查得陆绘的死因时,就发现了陈婉有这一条线。他甚至有理由怀疑,陆绘的死,都有可能是在这个男人的示意下。

    陈婉跟这个男人,在她嫁给叶南山之后,就很少来往了。

    一是陈婉一心想当贵妇人,恨不得把过去那些不好的岁月都抹去。二是她不希望叶南山对她哪怕有一丁点的怀疑。

    展家后来局势动荡。家主从展烈换成了展昊泽。那男人依附的展家旁支也依附不下去了,但还有底子在。

    这次,陈婉也是急了。一是她怕自己真的坐牢。到时候叶凝涵跟叶建豪都将无所依靠。

    二是她也怕叶南山再次输了官司,到时候,那股份的大多数都要落到叶臻手上,那她的孩子能得到什么?

    思来想去。陈婉决定让叶凝涵再次联系那个男人,铤而走险,把叶臻给灭了。

    当然,在把叶臻弄死之前,要让她签下转让股份的协议。只等叶臻把协议签了,那男人的手下就会把叶臻弄死,到时候把尸体随便一扔,弄个意外。

    神不知鬼不觉的。

    “不对。”叶臻这会缓过来了,她本来伤也没有多重:“那个男人,为什么那么听陈婉的?要知道,这可是杀人的罪啊。”

    万一被抓到了呢?再说了,看那个男人一直隐忍,从来不曾出现,怎么陈婉一求他,他就答应了呢?

    “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帮陈婉,还有一个理由。”

    李峻生看着叶臻,有些事情若不是真的用心去查了,只怕根本不会知道。

    “什么理由?”

    “他是叶建豪,也就是你那个便宜弟弟的生父。”

    “……”叶臻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怎么可能?陈婉她疯了吗?”

    “她没疯。”李峻生想着自己查到的资料,再想到一无所知的叶南山,脸上忍不住就染上了几分嘲讽。

    “她跟林哥,也就是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段时间林的生意不顺,需要大笔的金钱周围,那陈婉就想出一个主意。”

    “她告诉林哥,他的生意多数见不得光。却不如像是叶南山那样,可以光明正大。后来她就怀孕了。是林哥的孩子。她就跟林哥说,她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嫁给叶南山。”

    “叶南山骨子里重男轻女。嘴上虽然说疼女儿,事实上一直想要儿子。偏偏你妈妈生完你之后,身体变差,又一心扑在公事上。所以没有再怀孕。”

    “叶南山心里还是想要儿子,这个心思让陈婉知道了,她利用肚子里的孩子,让叶南山逼着陆绘离婚。可是叶南山这个人,再想要儿子,有些事情他也清楚。若是陆绘跟他离婚了,他只怕要分掉大半的家产。他不愿意。所以一直没答应。”

    “那陈婉本来想让你爸爸动手,把你妈妈弄死。不过可能怕叶南山觉得她狠毒,所以没在叶南山面前提。说起来,这陈婉确实是厉害,一直在你爸面前保持着她白莲花一样的形象。

    再后来,那林哥给她出主意,让她给你妈妈下毒。她们于是就找到了王春花。给了王春花一大笔钱,让她给她男人治病,同时给你妈妈下药。

    那王春花也是个蠢的,又没什么见识。最后答应了。”

    李峻生说到这里,看着叶臻已经呆掉的脸色叹了口气,将她的身体再次搂进自己的怀里。、

    “你妈妈中毒之后,陈婉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也才有了后面的,她一心想着怀孕,然后好借机嫁给你爸。

    说起来,她倒也不蠢,知道这事如果是真的,倒是好说。所以她一边吊着你爸,一边又吊着林哥。”

    最后陈婉怀孕,陆绘重病之后身亡。她刚好利用这个孩子,成功的嫁给了叶南山。

    孩子是林哥的不假。林哥知道自己的儿子以后会成为有钱人家的少爷,所以答应了陈婉的要求,不跟她再来往,也不再见面。

    陈婉就这样,利用一个孩子嫁给了叶南山。

    叶臻已经呆掉了。她根本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转折。

    “那,那叶凝涵呢?她——”

    “她确实是你爸的女儿,你忘记了?之前你们给她跟你爸做过亲子鉴定的。”

    叶臻也想起来这事,她点了点头,记得上次她只知道叶南山出轨陈婉,却没有让叶南山跟叶建豪也去做亲子鉴定。

    如今看来,那陈婉把叶南山给骗了。

    “我爸,还不知道吧?”

    “是。”李峻生勾唇,神情是难掩的嘲讽:“他现在还在想办法找律师,想重新上诉。还有,他也不知道陈婉骗了他的事。现在,更是不知道叶凝涵昨天的事。”

    “呵。”

    叶臻这会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

    叶南山心心念念的想要一个儿子,结果陈婉生出来的孩子,还不是他的。

    不知道叶南山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陈婉进了看守所,你爸却没有丝毫动静,你爸那个人,也凉薄得可以。”

    叶臻突然从李峻生怀里退开,她退后盯着李峻生的眼,有件事情,她执着要一个答案。

    “叶南山跟我妈妈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看叶南山那样,根本不在意陈婉的死活。他可以现在对陈婉凉薄,又有没有可能,当年对陆绘也一样呢?

    说不定陆绘的死,也有他的推手在里面。

    “我已经查过了,应该是没有关系的。”李峻生想到他那个名义上的未来岳丈,也是相当无语。

    就算是没有关系,陆绘死在陈婉手上,也算是他间接害死的。

    “你确定吗?”

    如果没有关系那就最好,她就怕有关系。

    “确定没有。”李峻生给她肯定的答案:“你知道的。如果他真的参与了,陈婉进监狱,他应该多少会有点紧张的。”

    叶臻沉默,这样的结果,虽然不在她意料之内,但也在情理之中吧。

    “陈婉会有罪的,是吧?”

    “是。”

    “叶凝涵,也会有罪的。是吧?”

    “当然。”

    叶臻点头,她需要的,就是李峻生的鼓励,还有肯定的答案。

    “我要出院,我想去找叶南山。”

    “你想办什么事,跟我说,我去办。你好好休息。我看你虚弱得很。”

    “我没事。”

    她只是昨天被吊得太久了,又吓了那一吓。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

    “可能是我小心眼吧。”叶臻的唇角扬起了讽意:“他如果不费尽心机跟我妈在一起,我妈也不会死。他出轨,背叛我妈是事实。现在一点股份还要争夺。”

    “他重男轻女,所想无非是把公司,把股份,都给叶建豪,我那个便宜弟弟。我是真的想知道,他发现叶建豪不是他生的之后,要如何自处。又会怎么面对陈婉跟叶凝涵。”

    “李叔叔,我是不是很可怕?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叶臻发现,她竟然一点也不介意,让李峻生知道自己这一面:“我觉得,我也挺恶毒的。可是,我就是不甘心。”

    “乱说。”李峻生捏紧了她的手,他看着她,神情带着怜惜:“我的臻臻一点也不恶毒。”

    “你若是想让他付出代价,我陪你去就是了。不管是公司,还是财产,或者是其它,你想要他得到什么样的惩罚,你只管说。”

    “不用。”叶臻摇头:“我不要惩罚他,我只是想把一切告诉他。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曾经相信相爱的那个女人,有着什么样的真面目。”

    李峻生点头,牵起了她的手:“你确定你不要再休息几天?”

    “真的不用了。”叶臻眼中有一闪而过的玩味:“说不定我把这口气出了,我也就好了。”

    还能开玩笑,李峻生放下心来。让陈秘书办好出院手续,带着她一起离开了医院。

    车子靠近叶家别墅,这里叶臻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回来过了。

    事实上陆绘死后,她根本不愿意继续住在这里。可是她不能走,她走了,反而便宜了陈婉母女。

    进了门,今天是周末,叶建豪刚好不上学,在家里,由保姆带着,在玩变形金刚。

    看到叶臻回来了,他眼皮也不抬一下。他从小就被陈婉教着不要亲近她这个姐姐。

    幸好,幸好,她并不真是他的姐姐。对于不在意的人,叶臻可以淡然,可以无谓。

    那叶凝涵一个晚上没回家,叶南山也不见得有多少担心。

    陈婉去坐牢了,也不见他有几分牵挂,真心说起来,这个男人确实是凉薄得很。

    而现在,这个凉薄的男人,还在书房里跟丁律师沟通,怎么把股份要回来。

    叶臻听到他在哪之后,直接就上了楼。佣人不敢拦她,这大小姐以前被夫人压制,并不尖锐,今天却一脸煞气。

    竟然就这么让她一路走到了叶南山的书房。

    “丁律师,你就直接告诉我,保住股份的胜算有多大。你要是不行,我就只好换律师了。”

    “叶先生,协议是你自己签的。我们现在能保住百分之五已经是不容易了。实话实说,就算是你再上诉。我估计也只能是维持原判了。”

    叶南山脸色难看,想了想,他又说了一句:“对了,陈婉的官司,你有多少把握?”

    到底是叶建豪的生母,他也不想让陈婉太惨。至于陆绘,死都死了。死无对证,自然是先保住陈婉要紧。

    叶臻站在门口,她说错了。原来以为叶南山凉薄,现在看来,倒不是一无是处。

    敲了敲门,叶南山惊了一下。不等他允许,叶臻就跟李峻生进了门。

    “你还来干嘛?”

    叶南山看到这个女儿就来气,要不是她,他又怎么会被拉下董事长的位置?陈婉又怎么会坐牢?公司的股份他又怎么会拿不回来?

    叶臻面无表情地看着叶南山,掌心被人微微用力捏了一下,温热的触感让她转身看向李峻生。

    对上他眼中的神情时,她冲着他摇了摇头。

    时至今日,叶南山的言行已经伤不了她分毫。她既然已经不把他当成是父亲,那么不管叶南山做什么说什么,都伤不了她分毫。

    “我怎么不能来?”叶臻的神情淡淡的,她看了丁律师一眼:“你这是在让丁律师给你准备再次上诉的材料吧?不过我觉得,没有用。”

    “叶臻,你给我滚出去。这个家里不欢迎你。”

    叶南山愤而起身,手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你以为你不欢迎,我就愿意来?”叶臻嗤笑一声:“我不过是来跟你说几件事而已。说完我自然就走了。”

    她看着坐立难安似乎不想再呆下去的丁律师一眼:“丁律师也别急着走了。我说完那些事,说不定叶先生会需要用到你。所以别急着走。”

    “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南山脸色难看,这个女儿越看就越像陆绘一样,只会给他难堪,让他难受。

    所以哪怕明知道叶臻攀上了李峻生,明知道得罪了叶臻没什么好处,但是他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更何况,李峻生早就被他得罪了,就算是他现在想讨好也来不及了。所以,叶南山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叶臻转身看了眼李峻生,李峻生将手上的文件袋递到她手上。叶南山不明所以,看到叶臻将那份文件递到自己的手上。

    “这是什么?”

    “是什么,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