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455章 终于等到你(结局篇) 文 / 蔚然语风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霍子翼是早知道夏婷婷的为人的,却没想到婚礼都要举行了,还被爆出这样的丑事,也忍俊不禁。

    “子翼啊,是不是你做的?”霍妈妈笑够了问道。

    “没,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呢,一定是他们两人惹了感情债,人家来报复了!”

    霍子翼一想,就觉得自己知道是谁做的了王芳!

    何凯拿了亚泰好处,王芳也脱不了关系,霍子寒没和何凯计较,却没放过王芳,次日在招标之前,就把王芳叫到了办公室,当着沈副总的面把王芳拿了好处,勾搭何凯出卖霍氏的事说了。

    霍子翼说给王芳一个机会,只要王芳承认拿了好处,并退出脏款,自己辞职就不追究。

    王芳开始还抵死不承认,霍子翼笑了笑道:“你不承认也行,今天的招标你把标底也泄露给了亚泰那边的人,我们报警,让警方来查吧!我不怕告诉你,你泄露标底的事我们都知道,今天准备了两场招标会,一场就是给你们设的局,另外一场才是正式的招标,你是聪明人,自己想吧!”

    王芳一听脸色瞬间就白了,想了一会承认了。

    当天王芳就辞职了,沈副总按正常的程序招了标,亚泰那边没中标,在场上就气急败坏,还算有眼色,没敢闹事,离开后就去找王芳和何凯算账去了。

    霍子翼还等着看热闹,结果亚泰那边和何凯这边却悄无声息,让他当时就忍不住怀疑,亚泰吃了亏,怎么还放过何凯呢?

    在婚礼当天暴露一下何凯的**?这算报复吗?

    霍子翼想着王芳一个女人,能做出这样的事也不奇怪。

    可亚泰的老板却不是什么善类,就这样咽下去了?

    霍子翼寻思着,觉得有些蹊跷。

    之前亚泰拿到的项目,是和霍氏签了合同的,就算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拿到的,霍氏也不能反悔。霍子翼没出面,是霍子寒去谈的,项目继续给亚泰做,只是霍氏要派质量监督员监管。

    亚泰那边被揭穿了有些灰溜溜的,可还是答应保证质量完工。

    霍子寒回来还和霍子翼说过,亚泰这边要想继续做生意,就不会再耍花样,但还得盯紧点。

    霍子翼一直关注着这个项目,还有一个月就完工了,他盯得更紧,看这边都按霍氏的要求进行着,也没放松。

    可想到何凯和亚泰的帐还没算清,他还是提着心,就怕结束前,亚泰或者何凯给自己出个什么幺蛾子。

    当天,何凯和夏婷婷的婚礼没举行成,就成了所有亲朋好友的笑柄。

    按霍子翼的想法,这婚事就此作罢了,可没过几天,就听到母亲说,夏婷婷还是和何凯住到了一起,逢人就解释说那天是有人故意使坏,他们已经报警,抓到使坏的人会依法处理。

    “这不过是遮人眼目而已,私下大家谁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都笑话他们,婚礼那天闹成那样,还住到一起,这以后日子怎么过啊!”霍妈妈嘲讽道。

    霍子翼也无语了,霍妈妈随即又道:“我琢磨着能让何凯咽下这口气,也许是夏婷婷有孩子了吧!否则你姨妈这关也过不了!哎,妈当时真是瞎了眼,还觉得她好,还好你没听我的话,否则妈这辈子都内疚的不得安宁。”

    霍妈妈感慨了一番,就抛开何凯的事,转过来关心霍子翼和夏莜的事。

    霍子翼无可奈何,道:“妈,我们不急,这次重新开始,先相处了解对方,等水到渠成会结婚的,你就别操心了!”

    霍妈妈吃过夏婷婷的亏,也不急了,想着自家老公说的,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让时间来磨砺,反正夏莜现在正在康复初期,站立不稳,就算成了,婚礼也无法举行,就让霍子翼和夏莜慢慢相处,自己也好看清夏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日子就这样沉淀下来,霍子翼和夏莜正常的约会着,夏莜不方便,每次约会霍子翼都开车过去接,约会完又准时送回来,风雨无阻。

    夏司令和夏妈妈和他相处久了,也转变了看法,都喜欢上这个懂事的小伙子,两人就放心把夏莜留下来,该回去上班的就回去上班。

    夏莜每周去四次康复室训练,霍子翼问了时间,每到时间都开车过去接送。

    两人在相处中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多,感情也稳定发展。

    一个月后,亚泰这边给霍氏做的项目完工,沈副总做了验收,都合格就打了尾款,两家的合作就到此为止。

    这事才了结几天,霍子翼有天去找夏莜,就听她说何凯头天晚上被抓了。

    “额,他犯什么事了?”霍子翼惊讶地问道。

    “我不是奉城警局的人,不好过问,等案子定性再问吧!不过我猜测,他这次最少也得坐几年牢上次毕青汐的案子他参与了一部分,听说是夏婷婷招出来的!对了,夏婷婷那孩子也没了,估计觉得和何凯过不下去,自己偷偷跑去外地流了才回来。何凯知道后打了她一顿,鼻梁都打断了。我姨妈嫌丢脸也不说,还是我姨父和我爸通电话说出来的。我姨父想让我爸帮夏婷婷把婚离了,说何家要赔偿,数字太大,他们给不起!”夏莜苦笑。

    “那何凯打了她,她不会起诉婚内暴力吗?”霍子翼不以为然地道。

    夏莜冷冷笑了笑:“我爸和我说了,让我帮问问,能帮夏婷婷的就帮一把。我找朋友打听了一下,夏婷婷只说想离婚,一点起诉何凯的意思都没有。何凯那边也坚持不离婚!我感觉这里面还有内幕,等他们审讯何凯看看能抓出什么吧!”

    隔了半个多月,何凯的案子被移交给检察院,霍子翼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夏婷婷也被抓了,夏莜说是何凯供出了她。

    “你还记得你们公司有个女的,之前她家人报失踪的案子吗?”夏莜问道。

    霍子翼回想了一下,的确有这么回事,那女的和夏婷婷,王芳一起被提拔上来,可一个多月前却无缘无故没去上班,公司里的人打电话去问,她家里人才知道她不见了。

    亲朋好友同学都找过,没人看到她,这才报警,可警方查了几天,都没她的行踪。

    “她失踪前对家里人说有个男朋友,年底就结婚警方当时查了,她失踪前联系最多的异性就是何凯,可何凯一口咬定,他们只是公事来往。而其他人也查不出什么嫌疑,这事就暂时放下了。这次何凯出事,起因也是这女的,警方在查一桩偷盗案的时候,无意中从监控视频中发现了这女人曾经和何凯出现在附近

    ,何凯把这女人带了进去,却一人出来了。这女人从进去就没出来过,警方翻了时间,发现他们进去的时间正好是女人家里报她失踪的前两天。也就是说,何凯还有他们去的这家人是最后看到这女人的人!”

    “他们去哪?”霍子翼忍不住问道。

    “亚泰的老板家!”夏莜耐心地解释道:“你前段时间不是还怀疑亚泰的人没找何凯的麻烦很蹊跷吗?这女人就解释了其中的关键!”

    “怎么说?”霍子翼困惑。

    夏莜微微一笑:“警方根据何凯的口供,在这小区后面的人工湖里找到了这女人的尸体,经验尸,这女人生前受了不少虐待,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被掐得窒息而死!而亚泰老板的儿子,在此后几天,就被送出国去了。”

    “你是说是他儿子杀了这女的,何凯知道这事,这也成了亚泰老板的把柄,所以就算竞标失败,亚泰老板碍于把柄在他手上,也不敢和他算账!”霍子翼惊讶地问道。

    “嗯,何凯知道这事,还拍了亚泰老板毁尸的视频,他本来估计是想着和亚泰井水不犯河水,结果这视频不知道怎么被夏婷婷知道了,夏婷婷从你们公司出来,找了几份工作都没人要,她花钱又猛,再加上准备婚礼捉襟见肘。就动了歪念,拿这视频找亚泰老板勒索了五百万,据她招供,本来想要二千万的,那老板不买账,拿了五百万买下了视频。这也是何凯打她的另一个原因,何凯觉得她卖亏了!何凯也不想想,能拿到五百万也是运气好,否则真要拿两千万,他命都没了!”夏莜摇摇头道。

    “那亚泰的老板呢?被抓了吗?”霍子翼问道。

    “他推给自己的儿子,却不肯说他儿子现在在哪个国家,警方还在查呢!”

    霍子翼听完一阵心凉,他放过了何凯,何凯自己却把自己送到了绝路,这该不该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呢!

    何凯被抓,夏婷婷也被抓,两家人都乱套了,夏婷婷的父亲去求夏司令帮忙,夏司令拒绝了,夏婷婷的父亲就翻脸了,当着夏妈妈的面就和夏司令吵起来,说父母当年偏心,才让他越过越落寞,最后还扯到了夏司令住的院子。

    言外之意就是夏司令不肯帮忙,那院子就该给他。

    夏司令被气得浑身发抖,不是他计较一套院子,实则当年父母给弟弟的算价值的话已经多出给他的十几倍,是弟弟不争气才经营不善倒闭了。

    如今弟弟不提当年的价值,一口咬定他就该拿。

    夏司令被自己弟弟的势利弄得心灰意冷,刚想张口说给他,夏妈妈就阻止了,夏妈妈也不客气,把警卫叫来直接把人撵了出去。

    她对夏司令道:“我知道你不在乎那院子,可凭什么他说要你就给呢!这知道内情的会说他贪得无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占了什么便宜呢!咱们要给,也得给的名正言顺!当年你父母去世前分家,你表叔主持的,表叔现在还健在,回头找他来给你们主持公道,咱们说清楚算了!”

    夏司令还怕家丑说出去丢人,夏妈妈却不在乎,周末回奉城,就去找表叔说了这事,把表叔也气的够呛,直接就道:“别给,一分都别给,你把房子给了他,他转身就卖了,就算卖再多,这不够填他家的无底洞”

    表叔就给夏妈妈说了一些事,原来夏司令的弟弟这几年不但败完了当初父母给的钱,还和人家合伙开矿山,打着夏司令的名头到处借钱。

    “这事我给老夏提过醒,他没在意,估计是太相信自己的弟弟了!就不知道他现在欠的已经不是几百万,是上千万啊!你把房子给了他,最多缓解一下燃眉之急,能彻底帮他吗?”表叔劝道。

    夏司令在一旁听着,都汗颜了。

    站在哥哥的立场,从表叔家出来,他还亲自去找弟弟,想劝劝他,结果去到,弟弟家都没人了,房子墙上被追债的涂抹的五花八门,还有几个人手拿棍棒等着。

    夏司令气愤不已,上前和人家讲道理,那些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一言不合就动手,任是有警卫跟着,夏司令身手也不错,都吃了亏,被人家一棍子打在头上,当场就昏了过去。

    还是警卫见势不妙,赶紧鸣枪示警,才吓得那些人逃了。

    夏司令被送到医院,颅内出血,还好抢救及时,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可就这事却闹大了,警方都被惊动了,夏司令所在的军区也过问了这事,弄得夏司令虽然是受害者,却毫无面子。再加上受了伤,更是对弟弟的事心灰意冷,再也不想过问。

    等出院,夏司令请了病假,就在家里休养。

    霍子翼每天过来陪他下棋解闷,他摸透了夏司令的脾气,该和他争就争,倒深得夏司令的欣赏。这样一个月后,夏司令的病假满了,要回去上班,索性就让霍子翼把父母都叫来,说一起吃顿饭,把他和夏莜的婚事定下来。

    霍子翼一听大喜,他和夏莜都相处两三个月了,除了抱抱吻吻,也没敢进前一步,都有些难以忍受了。

    一听夏司令的话,这是认自己这个女婿了,哪会不高兴呢,就怕到手的鸭子飞了,回家就赶紧和父母说了。

    霍妈妈一听也高兴起来,虽然她之前去给夏妈妈道过歉,夏妈妈也表示不计较之前的事。可她在和夏莜接触过程中,发现这丫头的确不错,心里还是担心夏司令反对。

    这一听夏司令请自己全家过去吃饭,言下之意就是首肯了两个孩子的婚事,哪会不高兴呢!

    霍妈妈还是有点怕夏司令,第二天过去吃饭,直接把霍子寒和季苒也请了去,刚好天天也回来了,一大家人都涌到夏司令家。

    女人去厨房帮忙,男人坐在客厅里闲聊。

    夏莜开始有点懵,不知道怎么都来了。悄悄问自己母亲,夏妈妈才把夏司令的意思说了。

    最后怕女儿多想,还道:“我们也是观察了子翼很久,觉得他人不错才这样提议的!今天把他家人叫来就是想让你们先定下来,婚礼就年底再举行吧!夏夏,你爸这也是为你好,我们两都在省城工作,子翼经常来照顾你,家里就你们两孤男寡女,定下来以后他来也名正言顺。”

    夏莜虽然还不想急着定下来,可也能体会父母的苦心,再看霍子翼开心的样子,拒绝的话就更说不出口了。

    就这样,饭桌上,在众人热心关怀下,夏莜和霍子翼的事就被摆上了桌面,霍妈妈帮霍子翼提亲,夏司令一口应允,还大度地说夏莜的婚礼没必要办的兴师动众,意思一下就行了。

    霍妈妈一看,更觉得这门亲事说对了,虽然霍家不缺这个钱,可是人家能说不在意就是没把钱放在眼中。

    众人你一语我一语,讨论婚礼的日子。

    霍子翼见夏莜坐一边不说话,隐约觉得不对,想想就道:“我觉得婚礼的日子就让夏夏定吧,她说哪天就哪天!”

    众人一起看向夏莜,夏莜看了霍子翼一眼,霍子翼赶紧陪笑:“你定,不管什么日子,一定是良辰吉日!”

    天天哈哈就笑起来,嘲讽道:“小叔一看就是怕老婆”

    霍子翼给了他个白眼,挥挥手:“我这是和你爸学的,你敢告诉我,你爸不怕你妈吗?”

    霍子寒顿时无语,季苒笑着问他:“子寒,我怎么不知道你怕我?你真怕我吗?”

    天天就笑的更大声。

    霍子翼眼见话题歪了,赶紧拉回来,期待地看着夏莜:“夏夏,说啊,哪天?”

    夏莜看着他,想到两人认识都一年多了,霍子翼对自己的心她也明白,这要是不说,霍子翼会心冷吧!

    她沉吟了一会道:“要不就一月一号吧!新的一年开始的第一天”

    霍子翼就会意地点点头:“这日子好!那就定一月一号吧!”

    霍妈妈刚想反对,哪有结婚不看日子的,还好霍爸爸坐旁边,看她想反对,就拉了拉她:“这日子好,就这天吧!我们也有时间准备!新的一年开始的第一天寓意深远啊希望两个孩子,以后把日子过得天天都是新开始!”

    霍妈妈一看丈夫这样说,就没话说了。

    日子就这样定下来了,一群人边吃边聊,一顿饭吃到九点多才散场。

    季苒赶着回去看孪生兄妹,就和霍子寒先告辞了。

    霍妈妈和霍爸爸也跟着告辞,霍子翼把两人送到家,还兴奋着,忍不住给夏莜打了个电话。

    夏莜接起来,他就道:“半小时后你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做什么?”夏莜奇怪。

    “你先出来吧,我过来了!”霍子翼神神秘秘的,说完怕夏莜不答应,赶紧挂了电话。

    他开车过去时,夏莜已经杵着拐杖站在她家门口了。

    霍子翼停了车,把她扶到车上,边轻声问道:“你爸妈没问你这么晚为什么还出去吗?”

    “问了,我爸还嘀咕说你刚才是不是有话没说完!我妈倒是笑眯眯地说去吧,你和我妈是不是串通了?”夏莜问道。

    “哪有,肯定是我们订婚了,你妈就放心我把你带出来了!”霍子翼笑道。

    夏莜看了他一眼,转了话题:“带我去哪?”

    “有点远,你要累了就休息一会!”霍子翼道。

    “嗯!”夏莜淡淡点点头,就闭上眼。

    路还真远,夏莜开始只是想休息一会,随着车摇动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感觉车停了,远处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

    “这是哪?”她困惑地坐直左看右看,都分不清到了什么地方。

    “醒了?来,喝点水!”霍子翼体贴地递了瓶水过来。

    夏莜喝了几口,才道:“这黑漆漆的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回去吧!”

    “不急,来,我们先下去,一会你就能看到好玩的!”

    霍子翼先下车,走到这边把夏莜扶了下来,把她扶到车头就让夏莜等着,自己去行李箱取东西。

    夏莜站着,隐隐听到前面有海浪的声音,空气里也有海水的味道,就知道霍子翼把自己带到海边了。

    一会,霍子翼过来,让夏莜惊讶的是,他抱了一大箱什么东西。

    “这是烟花,我听爸说,过年你想看烟花,结果被我气走了!我这是弥补你的!”霍子翼把纸箱放在地上,拿了几只烟花出来:“你挑,喜欢什么我就放什么!”

    “不会被警察来抓吧?”夏莜取笑道:“又不过年过节,私自在违禁区放烟花是违法的!”

    “未来的老婆,你能不能暂时忘记你的身份?再说了,我是警察的家属,怎么能让你为难呢!自然选的地方是允许放的!”霍子翼抢过她手中的烟花,拿过去远处,一一放好,才走过来。

    他点了引线,火花就顺着引线窜了起来,一会一只烟花就点燃了,飞到天上,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很漂亮。

    “夏夏,今天订婚的事没事先告诉你,让你有种被卖了的感觉吧!”霍子翼贴着夏莜的耳朵说道。

    夏莜愣了一下,霍子翼呵呵一笑,转到她前面,单膝跪下,掏出了一枚戒指:“我知道你不喜欢张扬,本来想布置个大型的求婚仪式,可感觉太浮华我希望就这样简简单单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好吗?这一生,我会爱你护着你,不管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

    夏莜看着他,他身后的烟花一个接一个绽放,此起彼伏,很美很美

    她不禁有些恍惚,和霍子翼认识的点点滴滴争相浮现在脑海里,有平淡有感动,有争吵也有对彼此的宽容

    这些就是一个家庭组成的基础吧!

    这些也是两个相爱的人都该经历的吧?

    她想想霍子翼这些日子对自己的照顾,要是一辈子都会这样体贴,那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想了多久,醒过神看到霍子翼还跪着,车灯照在他脸上,没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夏莜突然就释然了,霍子翼早已经学会了等待,这个一开在两人关系中表现的毛毛草草的男人成熟了!

    “yes,i do!”夏莜笑着伸手给他。

    霍子翼顿时就开心起来,把戒指套在她手上,才起身一把抱住了她,迫不及待就吻了上去。

    夏莜看着他身后那些美丽的烟花,含笑着抱住了霍子翼的脖颈。

    “找个爱你的人就想托付终老,能陪我走一程的人有多少,愿意走完一生的更是寥寥,是否刻骨铭心并没那么重要,只想在平淡中体会爱的味道,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夏莜闭上眼时,眼前闪过的就是第一次和霍子翼相遇,那人对着她叫道:“这里”

    原来他们的缘分就从那一刻注定了

    阴差阳错的平平淡淡,却成就了这一程的缘分那是否刻骨铭心,轰轰烈烈重要吗?

    no,想到霍子寒和季苒那近乎八年的折腾,夏莜觉得,她更愿意这样和霍子翼相遇相爱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