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三百八十二章 棋盘上 文 / 烽火戏诸侯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陈平安返回客栈,发现不但裴钱没睡,额头贴着符箓正在吹着玩,画卷四人齐聚一屋,同样在等着文武庙的结果。

    陈平安有些奇怪,他们一行人从桐叶洲中部走到宝瓶洲东南的青鸾国,生死大战都经历了那么多场,照理说不该对小小县城的文武两庙感兴趣,即便小地方有那么一阵妖风妖雨,却注定掀不起大的波澜,陈平安很快想明白其中关节,极有可能今晚是自己的学生崔东山第一次“出手”,想必魏羡隋右边他们都比较在意。

    落座后,朱敛已经递上茶水,陈平安坦诚道“确实是有人对文武庙动了手脚,崔东山会处理稳妥,不会耽搁明天的行程。”

    隋右边的性子最为直来直往,直截了当问道“这个崔东山,真是你的学生?”

    陈平安摸了摸裴钱的脑袋,要她先去睡觉,裴钱却说睡不着,怕鬼,还说自己睡相不好,喜欢踢被子,到时候给额头那张符箓蹭掉了,鬼魅妖怪有了可趁之机,岂不是保护不了隋姐姐。

    因为陈平安关于符箓一事,对裴钱提及过些规矩和忌讳,比如符箓既是跋山涉水的护身符,能够震慑邪祟,让一些末流山水神祇、鬼物心生敬畏,可同时又是一盏明灯,容易引来某些不惧阳间罡风的厉鬼的额外觊觎与仇视。

    陈平安便没有强求裴钱立即去隔壁睡觉,对隋右边道“虽然一开始是崔东山死皮赖脸凑上来的,可如今他确实是我的学生,这一路上,你们应该大致了解他的脾气,是个挺自负的人,只要你们不招惹他,崔东山就不太会主动设计你们。许多行走浩然天下的条条框框,例如先前我跟裴钱所说的欺山不欺水,入庙拜佛之时、人多不必等,这些其实是当初我跟他一起游历的时候,崔东山跟我讲的。”

    其实陈平安没有把话说得太直白,大概在少年皮囊的大骊国师眼中,从藕花福地走出的画卷四人,还不值得他动歪心思。

    只是这种大实话太伤人,陈平安就没好意思说。

    就像重逢那天,崔东山开门见山就先说了杜懋那副仙人遗蜕一事,嘴上求着陈平安慷慨解囊赠予遗蜕,崔东山心里未必如何看重。

    崔东山愿意纠缠他陈平安,真正的视野所及,可能都不在他身上,一直在极其遥远的阴影中和帷幕后,是已逝的齐先生,是没了身躯体魄,画地为牢与整座浩然天下“合道”的文圣老秀才,是已经飞升去了天外天、跟道老二掰手腕的阿良,是如今坐镇白玉京五城十二楼的道家掌教陆沉。

    大骊能够建造出那座仿制白玉京的剑楼,就已经有阴阳家和墨家的身影,加上真武山和风雪庙作为宝瓶洲的兵家祖庭,尤其是前者,早就与大骊牵连颇深,加上最南端那座商贾繁荣的老龙城,三教之外最有实力的诸子百家当中,除了法家、纵横家尚未露面,大骊王朝其实已经获得许多一洲之外许多势力的青睐。

    这才是大骊宋氏吞并宝瓶洲半壁江山的底气所在。

    大骊铁骑,藩王宋长镜,是表面上打江山的,而如何守江山,更考验大骊王朝的手腕和底蕴。

    这些事情,是陈平安在藕花福地见过一段段历史岁月、一截截光阴长河后,自己琢磨出来的,离真相可能还有些差距,但是大方向应该不会有错。

    而大骊王朝南下这一整盘棋,牵涉到那么多复杂势力,具体筹划、帮助大骊宋氏“万事俱备”之人,正是那个留在武庙的“白衣少年”。

    如今回头来看,陈平安在宝瓶洲的游历,北方的大隋和藩属黄庭国,中部的彩衣、古榆和梳水国,再到最南边的老龙城,每一步,其实都落在了国师崔瀺的棋盘中,就没有走出过棋局,只是崔瀺和崔东山这魂魄分离、各披皮囊的一老一少两国师,没有再搭理他陈平安而已。

    卢白象笑问道“这位崔先生,是一位修为高深、返璞归真的修道之人?”

    陈平安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说道“曾经是正儿八经的儒家门生,家乡在宝瓶洲,后来去中土神洲求学,以前修为境界……比较高,不过后来跌过境界,如今是练气士第几境,我看不出来,也没有问他。”

    朱敛笑眯眯道“之前听闻少爷说那世间大修士,体魄坚韧,丝毫不输炼神三境的纯粹武夫,不晓得这位少年面相的山上神仙,拳法如何?若是有法宝傍身,不知能否破得了魏羡的那副甘露甲。”

    陈平安笑道“丑话说前边,你们谁愿意去试探崔东山,我肯定不拦着,只不过后果自负。”

    裴钱小声道“我可不敢跟他争开山大弟子,以后就喊他大师兄好了。”

    崔东山推门而入,气呼呼道“小妮子,你咋背后骂人?!谁是你大师兄,你才是大师兄,好好说话!”

    崔东山莫名其妙的兴师问罪,吓得裴钱脸色发白。

    陈平安问道“武庙那边?”

    崔东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笑道“已经摆平了,文武庙和幕后主使,我都见过了,双方都算好商量,学生我与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嘛,若非着急赶回来给先生通风报信,说不定这会儿文武两庙的老爷都要拉上土地公,拿些深埋地底的几坛陈酿美酒,与我把臂言欢到天明呢。”

    陈平安疑惑道“是谁在捣鬼?”

    崔东山笑道“是位当地土财主惜命,想要多活个二三十年,恰好家里有子孙在青鸾国一个仙家门派修行,好的不学坏的学,学了些歪门邪道的皮毛,就想要擅自更改命数,以祸害一地气数作为代价,转为个人的阳寿增长、以及阴宅的风水提升,自然就与当地文武两庙起了争执,修道之人,学成了仙术,小门派里头那些个年纪轻轻的所谓天之骄子,自然脾气不太好,一不做二不休,那个年轻修士差点连金身都想要一并夺了。据说如今青鸾、庆山国一带的山水淫祠神祇,整个宝瓶洲东南方,给各国朝廷打杀得差不多了,金身碎片却仍是供不应求,文武两庙若是香火出了问题,当地修士出手,吃相是难看了些,可好歹不至于给书院贤人追究到死,若是年轻修士和背后靠山运作得当,直接就在青鸾国御书房了解此事,消息都传不到观湖书院那里……”

    听到这里,陈平安心情沉重,喝了口小炼药酒。

    崔东山神色如常,好似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家先生的异样,继续满脸笑意说道“山水神祇,各有各的缘法,也有自己的善恶之报,不过是提前一些而已,等到将来大骊王朝真正吞并了一洲之地,关于这禁绝淫祠一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手法只会更加狠辣,如今中部观湖书院以北,就已经有礼部官员联手钦天监,专门开始‘按图索骥’,先生不在宝瓶洲的这两年,光是黄庭国以南、彩衣国以北,地底下那条走龙道上边,大大小小六十二国,不合规矩、违反礼制的淫祠,就被销毁了四千多座,这还是大骊礼部官员几乎个个油光满面,拿人手软,有所收敛了,不然数量最少要再往上翻一番。观湖书院对于禁绝淫祠,自然是乐见其成,哪怕再不愿意跟大骊朝廷打交道,仍是派遣了副山长领衔的数十位君子、贤人,帮助大骊勘验此事,以及给大骊朝廷划定界线,大骊在这件事上,很给观湖书院面子了。”

    絮絮叨叨说完这些,崔东山放下茶杯,环顾四周,笑眯眯道“干嘛,早睡早起身体好,你们自己不晓得养生之道,难道还要耽误我家先生休息?”

    裴钱第一个起身跑开,画卷四人神色各异,都没有说话,先后离去。

    崔东山最后起身,作揖拜别先生。

    陈平安需要栓门,跟崔东山一起走到屋门口,一个在门槛外,一个在门槛内,陈平安问道“你如果背着我,暗中掺和青鸾国这场佛道之辩,你最好事先跟我讲清楚,大不了我绕过京城,在最东边的仙家渡口等你,省得到时候你我反目,你崔东山再做一次欺师灭祖的勾当。”

    崔东山一脸裤裆上沾黄泥巴的委屈表情,“先生胸怀磊落,如光风霁月,当年师生二人游历大隋,学生时时刻刻如沐春风,怎的也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崔东山扼腕痛惜道“知道了,必然是那四名扈从不上道,先生与他们长久相处,难免沾了点市井气,不打紧,明儿学生就……”

    陈平安关上门,没好气道“滚。”

    一袭白衣飘飘若出尘神仙的崔东山,在廊道里边一圈圈旋转远去,应该算是横着滚。

    路过隔壁裴钱屋子的时候,崔东山稍稍停留,一边在原地转圈一边善意提醒道“裴钱啊,你我有师门之谊,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只要不打开窗户,就肯定见不着吐舌头倒挂的吊死鬼,只要不把脑袋钻出被窝,也就看不到趴在床头那边,身穿鲜红嫁衣、嫁给乱葬岗鬼王的绣娘女鬼,只要大半夜不口渴了起床喝水,就肯定瞧不见溺死水中后一大肚子水草的脸色惨白水鬼……哦对了,有些枉死的长发少女,喜好蜷缩盘踞在小女孩脚边,不用怕,横看竖看怎么看,都只是一大团头发而已……”

    裴钱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双手使劲捂住耳朵。

    到了画卷四人屋子那边,身形旋转不停的崔东山,只是在卢白象门外出声笑道“听我家先生说你棋艺高超,明天我跟你学学如何下棋。”

    正在屋内挑灯打棋谱的卢白象,笑道“若是崔先生愿意,不如手谈一局再休息?”

    崔东山已经渐渐远去,“今晚就算啦,学棋这种事情,得挑时辰,看心情。”

    小小客栈外边。

    有两位肉眼凡胎看不见的金身神人,一左一右,一文一武,板着脸好似两尊门神,守护着客栈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