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叙事散文
  • 正文内容

历史的风吹过长安

棋牌电子网站:176 次 作者:王小侠 来源:长安宣传 发布日期:2018-11-28 13:29:02
基本介绍:庆祝改革开放40年征文作品展示。

  长安是西安的古称,是历史上第一座被称为“京”的都城,也是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长安,顾名思义,长治久安,从古到今也因地名的祥和及历史文化的厚重使人们对此地充满了向往。

  我生在长安的少陵原,每当我漫步少陵原总觉得这片土地充满了灵性和仙气,我的脑海中仿佛就浮现出了许多古代文人墨客的影子,诗圣杜甫生前在长安一直居住于此,自称 “少陵野老”,留下了许多熠熠生辉的伟大诗作。就一个司马村就与许多历史名人有关联,司马村是长安少陵原上一个古老的村落,人杰地灵,交通便利,新雁(塔)引(镇)路从村东而过,有关该村子的来历,据说是西汉时的大司马霍光曾在此居住而得名,而此人是西汉当时可以决定储君人选的显赫人物。村东有汉宣帝许皇后陵,即少陵,相对于埋葬汉宣帝的杜陵较小,在古代少小通用,少陵原便因此陵而得名,汉宣帝因一道最有浪漫情怀的“故剑情深”的遗诏被誉为历史上最痴情的皇帝。除此以外,据历史考证,司马村埋葬着四位唐代的伟大人物,其中有位居“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还有唐代长安杜氏家族墓,著名宰相杜如晦、杜佑,晚唐诗人杜牧等均埋葬于此,而杜氏,在唐代是极其显赫的家族,曾有“城南韦杜,去天尺五”的说法,据说目前有文人雅士提建议要保留这些文化遗产。而与司马村紧挨着的庞留村就是唐玄宗的贞顺皇后武氏惠妃的敬陵了。庞留井村还有最为有名的石人石马,尽管在历史的风尘中有过损毁甚至被盗,但还是大部分依然矗立在一片麦田中,见证着历史的沧桑。

  庞留井村是“九井十八寨”里的一井,而关于“九井十八寨”的历史,历史文献中有着详细的记载:其他“八井”分别是大府井、二府井、三府井、四府井、五府井、康王井、简王井、世(十)子井。“井”在此处并不是指水井,而是指墓葬。

  明制藩王、诸王出生后二岁,开始修建陵墓,修好后只留一个天井,死后才封葬,讳避墓,称为井。还有另一种说法,因为高大的陵墓形状像“鼎”,所以当地人就以“鼎”称之,然而长安的方言中“鼎”读“井”音,所以,临近王陵的村落多以“井”命名。

  每个井就是一处藩王家室陵。其历史跨越二百四十多年,而这些古老的地名,最早的距今都已有六百年的历史了。而简王井正是因为村北有明秦藩王墓中的简王墓而得村名。包括简王墓在内的大明秦王墓,为明朝240年间镇守西安府的秦藩王的家族墓地,墓前的甬道依然站着石人石马,有文官有五官,而区分文官武官有明显的标志,文官胸前抱着用来上奏的“笏板”,武官则是抱着一把威风凛凛的宝剑。2006年5月25日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研究明代墓葬,礼制,石刻艺术的重要资料。此外,护陵的军营逐渐形成许多村寨,如东伍村、南伍村、胡家寨、大兆寨、甘寨、查家寨、常旗寨、南高寨等。这些古老的地名,距今都已有六百年的历史了。

  历史风云变幻,长安这个有着如此厚重历史的地方,如今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园会主题曲《送你一个长安》中唱到:“送你一个长安,一城文化,半城神仙,送你一个长安,李白杜甫司马长卷,送你一个长安,古都花开,春满家园,绘一幅蓝天,还有祥云一片……”长安区东南有座杜公祠,是纪念诗人杜甫的祠堂。祠堂座落在一个黄土坡上。而黄土坡上面就是一片平整的田地。在这片高高的田地里,相距不远,有两位唐朝名人之墓,一位是当朝太史令李淳风,另一位便是当朝国师袁天罡,当时二位都是有名的占卜风水大师。如今有长安的恩主何稳利先生在朱坡半原重新翻修了淳风观,现如今被一帮诸如张军峰、左明心等仁人志士打造的淳风观窑洞文化艺术村更是盛名远播,到此一游如临仙境,每到周末,就有一帮文人雅士开坛“洞见”,邀请有名之士或讲座或雅集,是一处闹市中难得的清净之所,向晚,沏上一壶茶,看终南之上岚气氤氲,或提笔作画,或埙音缭绕,就连孔雀也学会了倾听,鹅也懂得了沉默再也不发出令人聒噪的声音,它们或许觉得那些噪音和这里高雅的环境格格不入,仿佛懂得了人语,具备了世间只有人才具备的察言观色。不觉发出感叹:“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地铁2号线的修通,无疑将长安和大西安紧紧连在一起,从龙首原到地铁南站也就半个多小时,每当我坐在地铁上回家乡就觉得这地铁仿佛是为我修的,太方便了,而地铁南站周边的柳青广场以及潏河湿地公园,尤其是公园上的诗歌长廊更是充分彰显了长安的文化气息。

  特别是2002年6月2日,国务院批准(国函[2002]45号):撤销长安县,设立西安市长安区后,乘着西部大开发的东风,大学城纷纷落户长安,使以前韦曲镇只有几条老旧街道的面貌焕然一新,樱花广场、区政府大楼等成了长安地标性建筑,如今人们以在智慧城、万科城、雅居乐等较大的楼盘里拥有一套住宅而感到无比欣慰。

  经过十几年的变迁,如今走在长安广场的步行街上,一只如檩似梁的巨笔直插云霄,诺大的广场每天人头攒动,不论是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时,还是晨晓微露时,这里的人们都是一派歌舞升平、无忧无虑的幸福景象,有鹤发童颜的耄耋老人每天提着水罐罐手里拿着一只大毛笔一直从广场的南边写到北边,再从北边写到南边,那种飘逸潇洒的神态令路人叹为观止,广场走廊橱窗常年都有书法、绘画、摄影作品向路人展示,每年还不定期举办书法、绘画、摄影展等。甚至炎热的夏天还有长安的好人给你送上一瓶免费的矿泉水,还有除了刮大风下大雨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挡的摆着家伙什儿在此引吭高歌的业余歌手,仔细一听,那唱腔和专业的水平几乎相差无几,还有东一摊、西一摊的各种诸如健身操、广场舞、拍打操、太极拳、水兵舞、羽毛球、柔力球等健身项目应有尽有,而且差不多都是统一服装,这不,正当我欣赏太极拳刚柔相济的空档,一股有节奏的穿着红色秧歌服,打着花伞的秧歌队迈着有节奏的步伐从我身边走过,还有专业的领唱和指挥呢!那个场面简直是喜庆热闹,和我们如今的世界大国形象极为匹配,听业内人士说,她们才从昆明参加完“我要上春晚”的演出,并且获得了两个奖项,在昆明电视台黄金时段滚动播出一个星期。说真的,我走遍西安的每个角落,只有长安的文化氛围最为浓厚,长安人的幸福指数最高,我不禁在心中发出一声感叹:“厉害了!我的长安”。

标签:历史文化,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