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散文随笔
  • 正文内容

此刻最美的风景

棋牌电子网站:240 次 作者:傲__雨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8-12-27 15:32:41
基本介绍:

  无聊就像一杯高度白酒,无色却其味深蕴,易使人醉,如果你就这样端着这杯酒细品慢饮,你会发觉,饶有趣味——题记。

  一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像一只迷了路的麻雀,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然后找到一座不算宽的亭子里坐下,庆幸的是里面有一对陌生的老夫妇陪着我,使我看起来不那么无聊、孤寂。

  我静静地凝望着对面的这对老夫妇,尽量不让自己成为一只烦人的麻雀,不得不赞同他们和我一样作了一个明智的选择,炎热的夏天,来这里乘凉是个好地方,虽然谈不上避暑,我这样想着,也这样望着……直至入迷。

  老爷爷左手轻摇着纸扇为老伴温柔地扇开那些不礼貌的蚊子,右手拿着一副好牌,耐心地等待着老伴还没抽出的纸牌,直到老奶奶考虑妥当以后。她出了一张很小的牌,然后笑着看看老伴。老爷爷慢慢收好扇子放在腿上,慢慢地抽出了一张比老伴稍大的牌,然后又拿起腿上的纸扇轻轻打开,为老伴继续扇着。老伴兴奋地拿出自己最大的那张牌做着收牌的动作,老爷爷露出了自己泛黄的牙眯着眼睛咯咯地笑着,故作无奈地说:“太大了,过不了。”然后等着老伴摸牌,老奶奶也笑着,不说话,一张一张地摸着,他们随身带来的录音机里正放着王力宏的歌“脑袋就是你,心里都是你,小小的爱大大城里好甜蜜……”

  我就这样享受着老伴为自己带来的静逸,走出这个朱红斑驳的亭子,我忍不住又转身看了看这对老夫妇,不经意间看见了亭子的支柱上刻着三个被雨水侵蚀得脱了颜色的大字——连理亭

  二

  我慢慢地走在一条静谧的小溪旁,享受着清晨为我带来的清新,愉快。

  我坐在溪边的一颗小石凳上,望着近处小木桥上倒退着蹦蹦跳跳的小男孩,他活像那只调皮的米老鼠,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不小心将桥上的一个小女孩给撞倒了,自己也摔了个倒仰,小女孩突然的嚎然大哭吓坏了这个坐在地上不知道怎么道歉的小男孩,小男孩也不知所措地哭了起来,更像极了那只受了委屈的汤姆猫,就在我想要介入这两个小孩子的世界的时候,小女孩却停止了哭泣,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气呼呼地甩着手走到小男孩的面前,然后用小手指着哭泣的小男孩说:“你哭什么哭,我还没哭呢。”小男孩顿了一下停止了哭泣,呆呆地望着面前的小女孩,头上镶着的绿草被风儿不经意地吹了下来,惹得小女孩把指着自己的小手收了回来捧着嘴一直笑,另一只手跟着伸了出去指着小男孩不停地抖动着,然后小女孩从红着脸的小男孩头上把剩下的小草拿下来在小男孩面前不停地晃悠。小男孩瞥了一眼小女孩然后从草地上站了起来跑到小女孩原来摔倒的地方,胡乱地用手抓了一把草然后又跑了回来面对着呆望着他的小女孩,摊开了小手,小草里簇拥着一个红蝴蝶的发夹,小女孩翻着白眼高傲地从小男孩手里拿出发夹,戴上。然后用一只小手轻轻地拍着小男孩的脏手,直到小男孩手上的小草全部掉落,小男孩傻笑着收回了手背在背后。

  小女孩走在前头,小男孩跟在后头………

  三

  我在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徘徊,这个角落里充满了水泥未干的气息,钢铁扭曲的声音,机械杂乱的轰鸣,对于这个并不繁华的城市,我想选择路过,可是我路过了,再路过,又路过,还路过,一直路过着,就真的路过了,直到……

  我走到铁皮包裹的厂区大门门口,一首熟悉的手机歌曲高调地震动着,对厂区里的机器轰鸣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厂区里还未冒出头的砖块装饰的楼房正被耸立着的钢条镶嵌着。到处是移动着的土黄色安全帽,有一顶帽子下护着一张平凡的面孔,平凡的面孔下安放着一颗平凡的心。

  只见他两只手快速地按着号码,然后左手拿着手机紧紧地贴在耳朵上,右手不停地擦着自己脸上的汗,还不时地护住自己耳朵上贴着的手机,怕一不小心给掉了线。他张大了嘴汗水一滴滴往嘴里流,浸着那焦黄的牙齿,喘着粗气,带着憨笑十分激动地叫着:“喂!喂?老婆啊?我是顺强。”一口纯正的重庆方言。

  “不会,不会花太多话费,我省到起的!你看…今天是妇女节!我听大瓜讲的,嘿嘿……”

  “怎么会哟!妇女节为什么不能过嘛?”这汉子的责怪里面透着一丝心疼“我就瞅着这个活跟你打个电话,你看你…”

  “想!也想!怎么能不想儿子哟?想死了,你看今天是妇女节,是你的节日,老婆,你听我的哈,我给你打了一百块钱过来,你今天休息一天不去干活了,去买件新衣服穿。”汉子脸上堆满了自豪,连汗水也跟着骄傲了起来,一颗颗地浸了出来。

  “不浪费,不就一天嘛,碍不到,你听我的。”

  “不累,我干这个还划得着,下个月老板说跟我涨工资,你不用担心。”

  “啊?你过年买呀?回来穿给我看,嘿嘿嘿嘿!好!你存起嘛。”汉子脸上满是朴实的笑容,微微地挤弄着额头上的皱纹,沧桑得浪漫。

  <“顺强,偷懒给老婆打电话不是?给上板了,快点”远处传来工友的催促声,烦躁而紧迫。>

  “来嘞!老婆,你看,我要去板上了,你给挂了吧!”汉子一副不舍的表情,两个眉头就快挤到了一块“记得啊,一定记得今天给休息一天,让幺儿给你做饭,一定给记得。”汉子终于从耳边拿下了手机

  “嘿嘿嘿嘿!”他盯住已挂断的手机,右手扯出自己陈旧的外套里面的泛黄的衬衫仔细地擦着手机屏幕,转身,边擦,边走,边笑。手机里还是那首熟悉的歌声“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又美丽……

  我望着那橙黄色的天,听着货车不满的喇叭,嗅着汽油嫌弃味道,边走,边看,边笑……

  四

  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一个宁静的夜晚,我不得不很小心地拨开窗户,却意外地看见了对面屋顶上的两个并坐的黑影,风儿很不礼貌地迎面掌嘴:“让你偷看,让你偷看。”我一把将这调皮的风儿拉近了屋:“嘘!安静点。”于是黑夜为我做了掩护让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对情侣,与其说偷看,不如说偷听。

  “阿雅,生日快乐。”男生拿出一个像是布绒娃娃的礼物,不算大。

  “呵呵,卡通猫,谢谢你,我最喜欢猫了,猫很温柔,也活泼,还聪明,很会粘人呢!”女生显得很高兴,将布绒娃娃紧抱在胸前。

  “像你!”男生的声音很生涩,像是一个偷了东西被抓住的小孩。

  女生安静了一会儿:“这还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过……不,是两个人,是一个人陪我过生日啦。”女生有些慌不择言,尽量地不去看他“你喜欢猫吗?”她很小心地问道。

  “阿雅,你等会儿。”男生站起来转过身走下楼,女生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羞涩中,傻傻的坐在那里什么也没说。过了一会,男生手里抱着一个圆圆的东西来到了楼下那条安静的过道,放好了位置,然后点燃,引线开始燃烧,男生一股劲冲上了屋顶,女生正望着天看着天上微微亮着得那两颗星星。

  “阿雅,你看那边。”男生在女生身旁坐下,右手指着刚才他放东西的地方,女生像一个从美梦里惊醒的孩子,傻傻地望着男生指着的地方。“砰”的一声冲破了浓黑而单调的天际,然后在天空绽开成红色的星星点点,就连窃窃私语的星星也按耐不住喜悦蹦蹦跳跳了起来,这个夜晚一下子便装满了浪漫。

  “哇!好漂亮,好漂亮啊!”她惊喜地抱着男生的手臂来回晃悠着,男生一把将女生揽进怀里。女生呆望了他了一下,继续指着五彩的天空……而这一切就像被导演删份许多,很短,但——很美。

  “阿雅,你知道吗?”男生指着天上那两颗星星笑着说:“你头上那颗星星喜欢我头上这颗星星”

  “什么呀?不对,是你头上那颗星星喜欢我头上这颗星星啦”女生弱弱地争辩着。

  “哇他们在说我们呢!”一颗星星得意地说:“他说你喜欢我”

  “不对,她说你喜欢我”

  <“不是……”两颗星星继续着他们的吵吵嚷嚷。>

  “阿雅,你知道吗?每一个男生都会为他喜欢的女生化身为她的守护星。男生尽量不去看她。

  “那我头上那颗是不是你?”女生怯怯地问。

  “嗯……嗯!”男生故意拖了很长。

  “那你头上那颗呢?”

  “是被守护星!。

  五

  我骑着自行车游走在这个城市的末尾,这里是工业区,一间工厂连着另一间工厂。有时,我不得不憋着委屈沿途呼吸着那肮脏的空气,听着那胡乱捣弄我耳鼓的噪音,迎着那一层层的放肆得悸动的灰尘……

  终于,老天还是眷顾我这个文弱书生模样的人。用诗人的话来说便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拐弯进入了一条小道,进而融入了一座小村,小村的入口有一个篮球场,它的周围是树荫,树荫下有若干的黄石凳,石凳上有被风吹落的枯叶。

  我轻轻吹开石凳上的枯叶安静地坐了下来,望着那空旷的篮球场,我的心情无比压抑。就在我心绪混乱的时候,一辆自行车改装的微型电动三轮车吸引了我的注意,三轮车上是一个中年残疾妇女,她靠车上的护栏维持平衡,她只拥有自己的上半身。车子缓慢的进入篮球场围着它转着圈,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是为她的安全着想(因为,她看上去并不需要别人的帮助。)我是在想,她是怎么愿意活下去的,是意志?可意志的来源呢?我一直没有答案,而在寻找答案许久之后我才意识到她在等待什么,而那也许也是我寻找已久的答案。

  不久,她将三轮车开到了一个临近的站牌,不一会儿便在站牌停靠了一辆幼儿园的接送车,从车上蹦蹦跳跳下来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他甜甜地叫了一声妈妈,她伸手熟练的将小男孩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开着车围着篮球场转了几圈,小男孩在她的怀里很是高兴,之后她把小男孩放到石凳上,然后从后框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袋中有一个刚买来的汉堡包,我不知道她需要积累多久的救济金才能买得起这个汉堡包。只见小男孩满脸新奇地凑近了袋子,出现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是一个愿望。她满是欣慰的将汉堡包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接住看了一眼然后将汉堡凑近妈妈的嘴边想要让妈妈先咬一口,她说自己吃不惯这个,让小男孩吃,小男孩美美地咬了一口,过路认识他们的人问她:“是你给你儿子买的还是你儿子带回来给你的呀?”小男孩还没咽下口中的汉堡就抢过了话高兴地说:“是妈妈给我买的,是妈妈给我买的”。

  我和路人笑了笑,对他们,我们没有鄙视,没有不屑,有的,是祝福,是敬佩,是同情。我享受地、多情地望着这一对母子,可我的眼神永远没有她那样痴醉,她看着儿子美美地吃着自己买来的汉堡,眼神里满是幸福、期望。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