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亲爱的,别说永远

棋牌电子网站:256 次 作者:冰德芙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8-12-29 14:11:07
基本介绍:

  我一直都迷恋这样的生活态度-没有时间,没有工作,没有钱。我可能会连续睡上三天三夜,醒来以后带着“DJ”去酒吧。“DJ”是一种加了香料的烟,我不抽别人给我的烟,我只抽草莓味的“DJ”,我身上从不带钱,因为像我这样成天混在男人堆里自来熟的所谓的美女,根本不愁混不到饭吃,运气好了,还能挖两件流行款穿穿。这种生活不是无故找上我的,三年前,我离开家乡到远方读书,还是个烟酒不沾,感情白痴的青豆瓣,还执着的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而这一切,终究还是毁葬于一个叫谭磊的男人手里。我想这就是命,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

  我认识谭磊是通过一个叫薛娇的女孩,这个女孩其实和我并不熟,是我和谭磊恋爱以后才和她成为所谓的好朋友。我们是在大学城里的一个酒吧碰到的,那时候的我根本不懂酒是什么滋味,是宿舍里的几个疯丫头为了“缘分”硬拉着我去庆祝。我还记得那个酒吧的名字叫Fever,我们在这里举杯同庆:“永远是朋友。”就是在那一次,我喝下了人生第一杯酒,就是那一次,我突然很想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也是在那次,我被一个叫薛娇的女孩狠狠的撞了个跟头。我记得那时别人都在喝酒,我在一旁欣赏一把古典吉他,那吉他是棕红色的,上面的漆有些岁月的痕迹,斜靠在荧光绿的墙上,像个失恋的老男人。我正看得入神,突然听见“啪”的一声,是打耳光的声音,没等我转过头去看,她就冲了过来,明显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却歪打正着的挡了她的路,她一个猛劲撞在我的身上,我坐在地上蒙了头,她竟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我第二次见到她是在一家茶餐厅,我刚坐下,她便向我走来。“上次撞到你没来得及道歉,不好意思哦。”我先是愣了一会,接着很有礼貌的回应了她。只见她右手捏着半支香烟,很随性的在我面前的烟缸上弹了一下,烟尘落下的瞬间发出微微呛人的味道。我不记得那烟的牌子,但我却深深记得,她不长不短的头发正好搭在全裸的肩膀上,那肩膀并不苗条,但很白皙。突然被一个男人的手狠狠的拍了一下,“走啦!”她果然被吓到,嘴里吐出几个脏字,随后便和那男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那以后,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大眼睛,圆脸,嘴唇有些厚。我想,那天他一定没有注意到我,所以我不必对他有任何非份之想。可毕竟是青涩年华,那些对爱情的懵懂和向往不由自主的蔓上心头。他的声音时常会浮现在耳畔,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却占据我所有发春般的思绪。

  再说起那个女孩,还真是越发觉得有缘,那是离我们第二次相遇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她和另外一个女孩来我们宿舍找人,那天她们要找的人不在,不过她和我一样都觉得很巧合,便相互认识了对方。而那一次,我们的相识,引发了之后一系列的悲喜剧。

  只过了两天,她就打电话约我去喝茶。她问我第一次见我时,我为什么会在酒吧,我将当时的情况讲给她,她只浅淡的笑了笑,“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亲爱的,谁都不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这道理我懂,但还是被她这句话说愣了,后来才知道,“亲爱的”是她对所有与她有关系的人的称呼。

  这样的约会有过几次,在我印象中,她总是那么忙,却不知在忙什么。她的圈子里大概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可以耐心倾听她调侃一些有的没的像一堆垃圾一样的话题。也许,她也是只想在我这里寻找一片静地吧。而我与谭磊的正式见面也是与她的第五次“喝茶”。我终于可以仔细的观察他的长相,并不出众,也不帅气,但就是有种无形的东西在他体内,吸引着我。鬼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大概真的开始发春了——我一边偷偷的看他,一边自嘲着。我们没有更多的谈话,不过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也算是告知对方可以常联系。

  他果然每天都会发短信或打电话给我,但我还是不确切他到底想与我建立什么关系。他话很多,有时候让我觉得他像个婆娘,不过他并不无聊,专挑我喜欢的话题说,不知道是之前做了功课,还是真的懂得那么多,我光是听都觉得脑子一阵阵的缺氧。

  “和我说说他吧!”我终于鼓起勇气向薛娇了解这个男人,薛娇像往常一样,点燃一根烟,吸了两口,很平静的回答:“他是我哥的朋友,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我们相互太了解了,所以……”她说话很直接,显然知道我想问什么。“我们俩根本不可能,两个人在一起,不必太了解对方。”“难道不是为了永远在一起而去了解对方的吗?”我白痴的一问惹得她捧腹大笑,“亲爱的,别再追求什么永远这一类的傻帽理想了!”她又吸了一口烟,然后认真的说:“当你真正了解这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再想和他在一起了。”“怎么会呢?”我只是在心里疑惑并没有说出来。也许她讲得有道理,毕竟她在感情方面上比我有经验。接下来她讲了一些关于他的大概,而我却心不在焉起来,也许真的怕了解他太多,会打消之前那些美好的欲望。但有那么一句,我却深深挂在心上,“他刚和一个女孩分手,最近挺悲惨的。那女的都跟别人订婚了,早就劝他不要太认真,他那脑袋也是被门阉了”薛娇又是一阵嘲讽。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打退堂鼓,难道我就这么败类吗,甘愿去填那个刚刚挖出来的坑,先帮他抚平创伤,再转正为真正的恋人。但喜欢他果然战胜了所有不安,我对薛娇说我要和他交往,而且目标是永远的那种,这一次薛娇并没有笑我,她一定以为两个感情白痴在一起,或许真能创造出奇迹来。

  我大胆的住进了他们租的房子里,这种两女一男的合居生活让人觉得很奇怪,但我依然在这样奇怪的气氛中生存了下来,并且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真正的恋爱旅程。

  初恋的感觉让我一时无法琢磨的透。第一次牵着手走路,我感到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我,“放松点,宝贝!”他总是这样提醒我。那时候我还不懂得撒娇,即便他一次又一次的挑衅。我甚至察觉不到有时因为什么惹他不开心,也不懂得怎样以情人的身份去安慰,更不用提吃醋一类在我看来荒唐的表现。也许那时候,我给他的感觉并不是没有谈过恋爱这么简单,而是,根本没有把他当成恋人。

  终于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便匆匆出门。那电话明显是个女的打来的,他为什么这样急匆匆,为什么都不问我一下,他大概也习惯了我对他的宽容,并且把这种宽容当作是不在乎。而当他关门的那一瞬间,我多想叫住他,哪怕只是说一句:“早点回来。”

  果然那天他回来的很晚,我一直在等他,等他的安慰,等他的解释。可是那一晚,他却一直没有看到我沾满泪水的脸庞和一双迷茫的眼睛。

  第二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去问他前一天晚上的事,他很坦白的告诉我,是前女友要见他,因为马上要和那男的结婚,也许以后一辈子都见不上面了。他并没有说道歉的话,只是说要我放心,他心里只有我一个。我没有再追问什么,突然很想依在他怀里,听他说些爱我的话。

  “我会让你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的,我会好好爱你的,我会永远爱你的。”那个晚上,我被谭磊抱着,等他说出同样的情话。“我也会好好爱你,但是我不能承诺永远。”他的这句话却给了我无形的打击,难道我爱他不够深吗,虽然我没有别的女孩那样会爱,但他是我第一个爱的人,是我的唯一啊。而他,却不想保证我们的未来。这种恋爱让我惊恐,让我没有安全感。难道真如薛娇所说,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永远,就算是海誓山盟的爱情也一样。我开始陷入矛盾中,一面想努力的去爱他,一面却担心自己的付出最后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矛盾,因为害怕,我变得敏感起来,我总会因为他不经意说出的某些我不想听的话而掉眼泪,甚至莫名其妙和他吵架,我这样歇斯底里的态度,让他抓狂。就在他实在忍受不下去的时候,居然与我提出了分手。他简单的一句话就像地震一般凶猛而毁灭性极强,我被压在所有碎渣下面,快要窒息。我抱他,求他,劝他,虽然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要和我分手,但明显表露出他对我的不耐烦。是我的弄巧成拙让我们的爱情走到这种惨烈的地步,怪的了谁呢。

  恋爱的季节总是恒温的,却不知我们在一起走过了四个春夏秋冬。毕业证就这样稳稳当当的落在我们每个人手上。因为没有分配工作,谭磊和薛娇决定先回老家。我很平息的面对他们的决定,我想我将成为他生命中的过客,至少在他想起我的时候,我依然是宽容的。直到送他上车的那一刻,我都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我想最能缓解我暗藏心底的疼痛的方式,只有伴着火车开动的轰鸣嚎啕大哭。

  我结束了自己的初恋,我想我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男人都是怕给女人承诺的,哪怕只是小小的约定。我再不会要求他们说出“永远”两个字,因为没有人会像谭磊一样在我心中存留那么长时间。不过,我还是证实了薛娇说的那句话—在你彻底了解那个男人之前和他分手吧,这样,他的所有优点连同他的人会一直陪你到老。

  凌晨两点钟,酒吧里的人都走光了,我坐在门口的阶梯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香烟,那本来香甜的烟草味渐渐让我恶心,终于昏倒在地上的我,被那个一直说爱我的小酒保送到了宾馆。早上醒来,看着趴在床边的他,却没有一丝感动。“彤彤,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永远爱你的!”就在他拉我的手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咬伤了他的手腕。

  我离开了那座城市,没有告诉他去了哪里。不管他会不会一辈子都记得我,但我希望他能够记住我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亲爱的,别说永远。

标签:小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回首时年
  • 下一页:独自醒来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