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散文
  • 正文内容

灵魂的舞者

棋牌电子网站:190 次 作者:张晓波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3-16 15:00:39
基本介绍:文章于2011-4-21刊发于原问道文学论坛散文天地。

  小云是学校有名的“冰美人”。

  “美人”者,是颇有些可商榷之处的,然而“冷傲”却毫无争议。国人的习惯,女子若能“冷若冰霜”,即使并不“艳若桃李”,只须有三分姿色,也是要冠以“冰美人”的称号的。

  据人说,小云自小便爱舞蹈,且极有天分,然而由于种种机缘,最终流落到这样一所中学教舞蹈,于是大有“明珠投暗”生不逢时的遗憾了,国人又多有些“不遇”情怀,且听说她的丈夫又不如何懂得艺术,便常常有些抑郁,对人也冷冷的,不见丝毫热忱,且常常并不与人交往。

  对于这样的人物,大多人是敬而远之的,我自然也不例外,日常偶见,不过微微颔首而过了。

  有一晚,自修下课,在办公室看书,不知觉中竟有些晚了。

  这晚的月色却很好,如洗一般的洒在路上,白日里喧闹的校园也仿佛突然间入梦了一般,笼在一片寂静中。

  我缓步走着,享受着这难得而偶得的宁静。

  远处若有若无地传来乐声,细细一听,竟是我很喜欢的《梁祝》,而我暂时也并不着急回家,于是循声找了过去。

  乐声是从舞蹈练功房里透出的,而且又有隐隐的灯光泄出来,我便以为大约是有学生晚间了仍不休息,觉得有制止一下的必要,便轻轻地推门而入——毕竟惊扰了人是有些不甚礼貌的。

  一进门,却让我一愕,原来是“冰美人”。

  她似乎并未觉察到有人进来,或者觉察到了,却浑不在意,仍是轻轻地舞着。

  乐曲渐渐的欢快起来,而她的身躯也渐渐地变得灵动了,飞舞的水袖如轻烟般游走在她的周围。她的脸上洋溢出欢快的笑容,神采愈发飞扬起来,眼神随着身姿的变化,或顾盼,或凝视,或轻轻睨过,宛如两汪跳跃的泉水。

  似乎那个古青娥的魂灵复活在了她的身躯里,她仿佛变成了那个怀情的少女,徜徉在无边的春色中,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那么鲜活,而她,是如此的天真烂漫而又自由自在。冰雪化作了潺潺的溪流,冷寂的大地绽放出生命的光彩,春色在天地之间荡漾,在苍穹中弥散,花飞莺舞,草色尽染,那飞舞的水袖仿佛得了生命一般,如同舞动的精灵,在天地间飘荡,飘荡。

  乐曲愈发的欢快了,她的舞姿也更加的灵动了起来,时而高高跃起,水袖在她的身后,如流星的尾翼一样滑过;时而疾速旋转,水袖幻化做层层云烟团团环绕;时而双臂回环,水袖便又变作了流水,变作了细浪,忽起忽落,忽涨忽消。笑容在她的嘴角荡漾,在她的脸上洋溢,她的双眸变得闪亮如星辰一般。她遇到了她的王子,爱情滋润着她的生命,人生在她的眼里充满了美好的情愫,一切都是如此的欣欣然。

  然而,她终于要暂别她的情人,回到深闺,回到高墙,回到那封锁她青春的所在,离愁在渐渐的弥散,乐曲变得低沉而悲伤起来,她的舞姿也渐渐的凝涩,乐声如泣如诉,舞姿如咽如怨,似乎在叮嘱,似乎在倾诉,又似乎在盟誓,水袖不再飞舞,而仿佛拖了泥沙,惊疑不定地等待着什么,悲戚渐渐的涌上了她的脸庞。

  乐声渐渐地悲壮而激昂起来,水袖也重新舞动起来,却不再柔曼,而是疾速的飘动着,似乎在抗争着命运,抗争着不公。她终于没有逃脱俗世的纠葛,没能挣脱世俗的罗网,美好的憧憬化作了泡影,又沉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完全沉醉在音乐里,如同与乐声融为了一体,忘情地舞着,忘记了烦恼,忘记了自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似乎天地间只剩下了音乐和她的舞蹈!

  突然间,乐声戛然而止,“冰美人”身体扭曲着,仰面倒在了地板上,洁白的水袖散在四周,宛如一朵盛开的水莲花。

  良久良久,她一动不动地躺着,任由泪水肆意地爬满了脸颊。

  我不知道是那晚的月色触动了她的心事,如同我一样,还是乐声激活了她的回忆,我只知道,我从来没有欣赏过如此纯粹的舞蹈,不加任何雕饰,不为取悦于人,而只是舞给自己,舞给自己的灵魂,如同我的许多文字一样,而我,也是偶然的见证了一个舞者,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了自己无尽的人生。

  此后,她仍一如既往的冷冰冰,偶遇,也仍只是颔首,仿佛一切都从不曾发生过。

标签:散文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 上一页:茶花未开
  • 下一页:雨中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