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
  • 正文内容

蚁居人生

棋牌电子网站:195 次 作者:心有波澜 来源: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2019-04-09 17:58:28
基本介绍:

  太阳透过鹅黄色的窗帘,温柔地洒进卧室,仿佛母亲的手一样轻轻抚摸着,微风也不甘寂寞地从窗户的缝隙间挤了进来,逗弄着窗帘,空气里飘荡着慵懒的惬意。

  苏琳睁开朦胧的睡眼,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尤其是那个鹅黄色的窗帘。鹅黄色是苏琳最喜欢的颜色,像春天新生的柳叶,像中秋时节玉蟾初上时的月光,尤其是当风轻轻吹起的时候,总会勾起苏琳许多梦想。

  窗外那棵高大的合欢树随风轻轻摇曳着,在地上床上窗帘上筛下斑驳的影。

  那里曾是她年少时的乐园。

  小时候,她最喜欢趴在树下,看着那一群蚂蚁忙忙碌碌地进进出出。偶尔她会撒下一些食物,然后看着蚂蚁们兴高采烈地爬出来往窝里搬运,心里就会漾着满足的惬意。或者扬起脸来,任由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洒满全身,感受着一种暖暖的宁静。

  每当有蝴蝶飞过,她就会浮想联翩,就会奇怪为什么蚂蚁不肯像蝴蝶那样生活。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渐渐长大了, 再也不来树下看蚂蚁,然后终于有一天她离开了这样,只留下合欢树寂寞地站在那里,像是等待着什么。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样熟睡过了,苏琳翻了个身,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在梦里,她变回了小女孩,趴在合欢树下看着那一群忙忙碌碌的蚂蚁,却怎么也找不到食物给蚂蚁投放。

  渐渐地她自己也变成了一只蚂蚁,不停地寻找食物,不停地往一个巨大的巢里搬运着,但是这个巢却又不是她的。她似乎变成了一只蝜蝂,不停地寻找,不停地搬运,不停地把遇到的东西放在身上,直到这些的东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还是不肯罢手。

  忽然间,她却找不到家了,路还是那么熟悉,似乎很早就来过,而且经常来,但是怎么都走不出去,她背负着越来越重的负担团团地转着。几只蝴蝶飞过去,她想喊蝴蝶来救她,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苏琳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这样的梦已经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每当这时候,她就再也难以入睡。

  眼前的屋子又渐渐地陌生起来,似乎是家,却并不是她那间宽敞的卧室,也不是她那张宽大的双人床,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老家,虽然已经离家十几年,而且搬迁了几次,然而每次妈妈都会把旧家的陈设搬过来,然后按照她最喜欢的方式重新摆设起来。

  那张熟悉的小床同那棵合欢树一样,寂寞地等了她这么多年,等得她都已经陌生了在这张小床上的感觉。

  其实这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跟了她好多年了,似乎他乡变成了故乡,而故乡却仿佛成了他乡。

  饭桌上,妈妈依旧像往常那样唠叨着,好像家里的一切都不如她的意,有时候会让苏琳觉得自己这些年越来越坏的脾气就是来自于这样的遗传,或者这样的环境。爸爸依然坐在那里看报纸,不同的是,他戴上了一副老花镜,而且不再同妈妈争吵。

  他们都老了,老到了都懒得再争吵的地步。

  这让苏琳常常会怀疑自己当年到异地谋生的意义,当最初的新鲜感和兴奋早已消失殆尽,然后又发现所谓的事业不过是一天天重复地做着同样的工作过着同样的日子的时候,苏琳常常会觉得有一些不知所措。

  在异地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然而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寻,这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时时地浮在心头,让她无所适从。

  然而要找寻的东西,并不在异地,却也似乎不在故乡。

  这次回来,本就没有太多好心绪的。

  苏琳漫无目的地推着购物车,随意地把货架上一件件有用或者没用的东西放上去,直到购物车满到再也盛不下东西,却仍不想罢手。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只要到商店,就会不由自主地买个不停,似乎买东西只是为了满足一种要强的欲望,而并不是因为生活的需要。

  然而每次购物之后,内心深处却感觉到空荡荡的没有着落。

  街头鳞次栉比的商店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让苏琳难以自拔,却又力不从心。在异地的生活也仿佛变成了在各个商店和各种公司间不停地变换,压力越来越大,满足感却丧失了。

  苏琳提着一堆东西,站在街角,心中怅然若失。

  以前她就很喜欢这样站在街角,数着人流和车辆,如同看着合欢树下的蚂蚁一样,看他们忙忙碌碌地奔波,内心却是欣悦而满足的。

  在异地,她常常会这样站在街角,或者立交桥头,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看着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却再也没有那种惬意和逍遥,而一种越来越重的陌生感却常常涌上心头,让她觉得自己似乎也成了那忙碌奔波的蚂蚁中的一个。

  她像蝴蝶一样飞了出去,却不得不如同蚂蚁一样的生活着。

  虽然在异地生活了很多年,然而内心深处仍然不肯把那里当故乡,故乡仍然是那个遥远的小城。

  小城变化很大,有了超市,有了专卖店,也有了私家车,越来越像苏琳谋生的异地,但是又仿佛什么都没变,仍然有着苏琳熟悉而留恋的悠闲而慵懒的气息。这里记载了她太多回忆,让她每当茫然的时候就特别的思念这一座小城,可是回来了,又让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时时萦绕在心头的愧疚。

  又一辆出租车经过,苏琳却仍然没有一点想拦下来的意思,她并不急着回家,因为回去了也是一样的无所事事,似乎站在这里看一下熙熙攘攘的人流,总还算是有事做,还要多一些充实,就像她去上班似乎只是为了有事做而已,工作不过是无聊生活的一种寄托,以至于在下班之后,往往还要在单位耽误一些时候才肯回去,那个巨大的城市仿佛是一种威压,常常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些整日忙忙碌碌的蚂蚁,是不是也因为内心没有寄托?

  站在这里,感受着家乡的气息,没有了那种距离感和压迫感,这让她的心情变得轻松而惬意,可惜这样的轻松只能持续很短暂的时间,她就必须回到她谋生的异地了。

  如果当初不离开小城,她现在应该也是这样开着车悠哉游哉地逛街吧?

  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停在了她的身边,打断了她的思绪。

  一个男人下了车,一脸的错愕,然后渐渐地,笑容浮了上来。那张面孔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仍然是那样暖暖的笑容,却早已褪去了原先的青涩与幼稚,变得成熟而坚毅了。

  苏琳忽然觉得呼吸有些急迫。

  “嗨,叫不到车?我送你吧!”

  男人不由分说,从她手里接过东西塞进车里,又把她半推着也塞进去。

  许多年前也是这样,不过那时候,他穷得连自行车都骑不上,每次都是苏琳从背后赶上来,摇着铃铛,他就会这样不由分说地接过她的书包挂在背上,然后驮着她到学校。

  记不清什么时候,她开始揽着他有些细瘦的腰,靠着他的背,感受着他肌肉的扭动,内心漾着幸福的满足感。也记不清什么时候,父母开始极力反对。然后直到她毕业分配,但是却已经分不清是为了不得不到异地而离开他,还是为了离开他而到异地,或者两者都有。

  有什么分别呢,结果都是一样。

  一首《化蝶》在车里若有若无地飘荡着,很惬意,惬意得让苏琳隐隐的有一些妒意。

  “很久没见面了。”苏琳说。

  “十六年。”男人微笑着回答,眼圈却微微泛着红。

  是啊,十六年,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长到足以改变很多东西,又是一个太短的时间,短到不足以彻底改变一切。

  “自己回来的?”男人问。

  “嗯。”

  气氛仿佛又凝固了,似乎没有什么可说,也似乎什么都不必说。

  “还好吗?”男人似乎是解嘲,打破了沉寂。

  “还好,你呢?”

  “也还好吧,每天都很忙,”男人吸了口气,“也不知道忙什么,又不敢闲下来。”

  又是蚂蚁,苏琳微微闭上眼,一只巨大的蚂蚁在眼前晃来晃去。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男人表情轻松了一下。

  “我接电话。”男人说,“喂,什么事?……嗯,我早点就回去了……你要吃什么?……好。”

  “爱人?”

  “女儿。”男人一脸的温柔。

  苏琳轻轻摇了摇头,心头的妒意更甚了,问:

  “叫什么?”

  男人脸色扭曲了一下:“哦,那个,叫……若玉……”

  若玉?苏琳忽地想起来,他当年就一直说喜欢女儿,说要给他们的女儿起个名字,叫若玉。

  回忆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她想起了他如何宠着她,让她觉得自己会像蝴蝶一样的生活。然后忽然间这一切都变了,变得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苏琳忽然明白了这么多年她压力的来源,她一直想证明离开他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在她内心深处竟然是一直把他当作一个对手,她时时想战胜。生活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让他在不能回头的时候才明白。

  可是,如果当初回来呢?而现在,还能回来吗?

  “明天可以送我一下吗?”苏琳鼻子有点发酸。

  “我……尽量吧。”男人有些犹豫。

  阳光洒在地上,闪闪地有些晃眼。他驮着她,肩上背着她的背包。阳光把两个人的身影印在地上,仿佛是一只飞舞的蝴蝶,又仿佛在四处寻觅的蚂蚁。那个背包仿佛是一种压迫,又仿佛是一个隔阂,将两人分开。

  到车站的路很短,短到她还来不及把回忆接续到一起,却又仿佛走了很久,仿佛走过了半生,仿佛他们开始就是这样走着,又将这样走下去一样,似乎她的记忆就像这条路一样,断断续续地接续着,向前去,却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一个终点。

  “保重。”

  “保重。”

标签:小说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