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wdwxtg@qq.com 论文发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文化 教育文化 艺术教育
  • 正文内容

“爱乐传习”活动共走进10所学校 艺术启蒙有讲究

棋牌电子网站:395 次 作者: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发布日期:2018-12-16 13:10:00
基本介绍:

  “一团和气灯,和合二圣灯,三阳开泰灯,四季平安灯……”临近下午16时点,暮光初现,北京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小学的校园里隐约可闻一段喜庆的《报灯名》。日前,本周(12月12日下午),北京京剧院的艺术家们走进这所学校,为300多名一至三年级的小朋友带来了一场生动活跃的京剧课。至此,由北京中艺艺术基金会主办、北京保利紫禁城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2018年“爱乐传习——中艺名家进校园”活动在孩子们稚嫩又带着满满好意头的京剧念白里圆满落幕。

  “爱乐传习”把艺术带给更需要它的孩子们

  从今年9九月开始,来自中国爱乐乐团、WOTAN木管五重奏、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北京京剧院等专业院团的艺术家们走下舞台,离开剧场,来到孩子们中间。近至二环内的景山学校、徐悲鸿中学,远至大兴区的蒲公英打工子弟学校和密云区的巨各庄中学,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艺术家们奔波辗转了10所学校,他们希望能让更多正在读中小学、处在人生关键成长阶段的孩子了解到艺术的美好。

  孩子们需要艺术的引路人

  “我们听京剧,跟听国外的歌剧不一样。听歌剧的时候,一整场下来可能都很安静,最后艺术家谢幕的时候,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来了,但中国京剧不是这样。”。北京京剧院演出培训中心主任富博洋略作停顿卖了个关子,孩子们好奇而纯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听京剧的过程中,观众只要觉得好,就叫出来,这是我们自己的特点。”富博洋话音刚落,老旦演员王中女便带来了经典的《打龙袍》选段。短短一段唱下来,孩子们热情的叫好几乎就没停过,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一旁的老师们和北京京剧院的几位艺术家,大家也跟着这300多名认真的小戏迷鼓起掌来。

  “孩子们非常聪明,一学就会。我10岁开始学戏,他们比那时候的我还小,但只要你告诉他们,马上就记住了。”,从2014年开始,富博洋带着京剧走进了许多小学。很多孩子此前并没有接触过京剧,可一旦“触了电”,立刻就喜欢上了。“今天老师们的讲解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一堂京剧课过后,正在一师附小读二年级的小姑娘曹艺馨就被这门古老的国粹艺术吸引住了,“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也要学京剧。”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正如富博洋观察到的,孩子们并不是不喜欢京剧,而是没有足够的去接触和了解它的机会,——到底怎么才能给孩子开好头、怎么先引领他们走进一门艺术的殿堂,许多艺术家和演出机构都在为此努力。“中山公园音乐堂有暑期的‘打开艺术之门’,我们做了很多年,每年报名的孩子都特别多,但其实还是不够的,比如那些住在密云的孩子,他们来不了市中心的剧院。”,北京保利紫禁城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坚说。于是,今年4月,平时只在暑假举办的“打开艺术之门”尝试着离开剧院,走进学校,“我们能感受到孩子们的热情,他们真的有这种需要。”也是在这时,同样致力于把艺术带进更多中小学校园的北京中艺艺术基金会“爱乐传习”项目看到了合作的可能。

  把艺术带进更多中小学校园

  艺术启蒙有讲究

  9月26日下午214时刚过,几辆大巴车陆续停在大兴区西红门镇的蒲公英学校门口。车轮带起的微尘散去,一位位身穿整齐正装、背着大小琴盒的演奏家走下车来。在常任指挥夏小汤的带领下,中国爱乐乐团近90名乐手来到了这所有些偏远的打工子弟学校。从这里到乐团位于北京展览馆的驻地,往返一趟就有50多公里。——那一天,北京中艺艺术基金会和北京保利紫禁城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带来的“爱乐传习——中艺名家进校园”活动在这里正式开启。

  不到四个月,中国爱乐乐团、WOTAN木管五重奏、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北京京剧院等院团的艺术家们先后去往了全市10所中小学,用讲演结合的方式,把交响乐、民乐、京剧等各种艺术形式展示给孩子们。而除了蒲公英学校,“爱乐传习”还特意选择了位于密云区的巨各庄中学和太师屯小学。“车从市区开出去一个多小时,艺术普及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跟着参加了不少场次的徐坚深有体会。尽管与中心六区相比,这些学校的教学条件并不差,但欣赏艺术的机会还是太少,甚至连老师们也几乎对一场音乐会需要用到的音响设备全无所知。在徐坚看来,这里的孩子,其实是最需要艺术启蒙的。带队前往密云的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团长张高翔也对孩子们的反应非常感慨,。“有这么多孩子还从来没有听过现场专业的音乐演奏,我看见他们聚精会神地在听,还有的会激动地叫好。”张高翔说,“我们一直在关注艺术的普及,将来一定要坚持下去,还得让艺术的影响力扩展到偏远地区。”

  考虑到音乐会面向的观众是孩子们,艺术家挑选的曲目大都是门类中最为经典和优秀的,但结合不同学校的情况,现场演奏和讲解的内容又做了更细致的划分,比如,蒲公英学校的音乐会上,在指挥中国爱乐乐团带来芭蕾舞剧《天鹅湖》选段、电影《蒂芙尼的早餐》中最著名的插曲《月亮河》等最为人熟知的曲目的同时,夏小汤还请乐手单独演奏,向孩子们介绍交响乐团中的每一种乐器;北京京剧院的艺术家们面对的是还不到10岁的孩子,于是他们选择演唱京剧《红灯记》《锁麟囊》中最“吸粉”的经典唱段,富博洋还给大家讲解了京剧的四个行当和梅兰芳大师“蓄须明志”的故事,以点带面,“浅入浅出”。相应的,针对艺术积淀相对深厚的学校,艺术家们准备的内容更有深度。在西城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里,著名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告诉民乐团的孩子和家长,艺术的学习不要攀比,要循序渐进,万不可在盲目的“考级”中迷失自己……

  虽然学校的场地比不上专业级的音乐厅,有的舞台还是露天临时搭建的,但艺术家们都从中感受了不一样的快乐和满足。“比起平常的演出,不管孩子们还是我们,都更自由了。”WOTAN木管五重奏的长笛演奏家侯成宇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提问,我们解释得也会更加明确。我相信这些近距离的接触,对孩子欣赏古典音乐会有很大的帮助。”

  “现在很多艺术教育已经成了挣钱的产业,有一点很可怕,如果这个老师没有足够的教育和演奏经验,那可能会误人子弟。”,徐徐坚觉得,艺术教育最重要的,是要让孩子们感受到它的美好。接下来的一年,“爱乐传习”将继续走进远郊学校,让更多迫切需要艺术的孩子感受到它的力量。(记者 高倩)

标签:艺术教育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